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212:领姐教做人系列免费阅读

212:领姐教做人系列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景召周末有工作,周五下午去了帝都,他这一周很忙,总见不着人。

    商领领周六去帝都找他,她出发得早,自己开车,没让景召去接。。。

    路上,景召打电话过来。

    “下高速了吗?”

    商领领的车还在高速上跑:“快了。”

    “我现在要去一趟机场,大概要花一个小时,你在工作室等我。”

    “好。”商领领减速行驶,“你去机场干嘛,接机吗?”

    “不是,去见一位珠宝设计师,他在帝昌机场转机。”

    景召是摄影师,和设计师有来往很正常,商领领没有多问。

    “你先开车,我挂电话了。”

    “嗯。”

    “开慢点。”

    “哦。”

    下了高速,车拐进路口,开了一百来米,碰到红灯。

    商领领等红灯的时候,看了一下手机。

    方路明一个小时给她发了一条:【怎么样?】

    她回:【不怎么样】

    方路明昨晚发了一箩筐求婚的点子给商领领,上天下海的都有,比如坐氢气球上天、穿潜水服下海,都过于浮夸。

    陆女士在京西城的奢侈品专柜订了一条项链,商领领去绿瓦胡同之前,先去了一趟京西城。

    因为是周末,商场人很多。

    四楼都是餐厅,临近饭点,走廊里人来人往,一个穿夹克的男人穿梭在人群当中,他手里提着一个大容量的黑色行李包,头戴鸭舌帽,面戴口罩,边走边四处张望,行色十分古怪。

    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在走廊里和人追赶,一时大意,朝男人撞过去。

    男人的帽子掉在了地上,他看了一眼那小孩,把帽子捡起来,蹲下去的时候夹克外套往前滑,皮带露了出来,他立马用手压了一下衣服下摆,并把帽子戴上,继续往前走。

    他有一双绿色的眼睛,不是东方人。

    摔倒在地的小孩还愣愣地坐着,保安正好在旁边,过来把他抱起来。

    小孩似乎被吓到了,很小声地说了句:“那个叔叔有枪。”

    安保也看到了,但他只看到了衣服凸出来的轮廓,本来不确定,经小孩这么一说,生了疑心,于是跟了上去。

    男人进了洗手间,换了一套衣服出来。

    保安随后进去,在洗手间的地上发现了一颗钻石,他立刻联系负一楼的保安室:“组长,四楼有情况。”

    京西城的安保工作外包给了Golden

    World,这名保安叫周奎,出自Golden

    World的安保部。

    周奎在四楼的安全出口附近拦下行迹可疑的男人:“不好意思先生,能否让我看一下你的包?”

    男人警惕地看着他,没有动作。

    周奎用外语再问了一次。

    男人推开他就跑。

    三楼。

    兰鑫地产的负责人江总正战战兢兢跟着前面的人,已经用袖子抹了三次汗了。

    “岑爷,”江总紧张得秃头,腰板子都挺不直,仰着头看前面人的脖子,“要是合同没问题——”

    “有问题。”

    江总一口气没上来,至少折寿五年。他真搞不懂这位岑爷,谈合作就谈合作,为什么要来商场谈。

    京西城这块地皮是兰鑫地产的,江总有理由怀疑岑爷看上京西城了。

    江总再次抹汗:“有什么问题,您请说。”

    岑肆扶了下领带,暗红色很衬他这张攻击性十足的脸,给人压迫感很强:“加个条件。”

    江总往前一步,洗耳恭听。

    “商场顶楼的那个广告位,我要了。”

    江总眼皮直跳:“这——”

    简直狮子大开口!

    那个广告位是帝都最贵的位置,能在上面出现的全是当下最潮流、最前端、最一线的大牌,是第一手的时尚资源。

    岑爷开口就是白要,果然像传闻中说的那样,吃人不吐骨头。

    江总深吸一口气,搬出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岑爷,顶楼的广告位是我们商场的活字招牌,已经和很多品牌方达成了长久合作,这一块实在不好分割出来,我们公司也是诚心想和您合作,你有没有其他——”

    岑肆突然停下脚步。

    后面几个人跟着也停下来了,江总以为是自己说错了话,一口气又没上来,又要折寿五年。

    半天,岑肆没有移动,也没有开口。

    秘书邵峰上前:“岑爷。”

    他没反应。

    邵峰顺着视线看过去。

    前面一家奢侈品店里有个熟悉的人影。

    店员是位样貌姣好的年轻女士,脖子上带着青色的丝巾,面带微笑,双手递上袋子:“您的项链。”

    “谢谢。”

    商领领接过袋子,里面是陆女士订的项链,她没有急着走,沿着柜子一路逛到了陈列戒指的专柜。

    店员走过来,笑问:“需要为您介绍吗?”

    “不需要,我随便看看。”

    “好的。”

    店员去倒了一杯水,放在商领领旁边。

    戒指都不好看,当婚戒太普通了,商领领没看到中意的,反而有条项链不错,是红宝石坠子的。

    “这条项链——”

    商领领刚开口,有人抢先说:“这条项链我要了。”

    商领领抬头。

    “这不是商大小姐吗?”

    对方戴了个口罩,身上穿的、背的、戴的都是名品。

    商领领挺礼貌的:“你哪位?”

    季寥寥:“……”

    季寥寥受不了这种不被放在眼里的感觉,就好像她低商领领一等似的,上次在射击俱乐部也是,商领领根本不拿正眼看她,甚至没认出她。

    越想越来气,季寥寥从包里掏出一张卡:“把这条项链包起来。”

    这是商领领先看上的。

    两位客人都是大顾客,店员一脸为难,委婉地说:“季小姐,您要不要看看别的款?这边有*款的新品。”

    季寥寥靠着柜台,眼睛看向商领领:“我就要这条。”

    店员顿感头疼。

    季寥寥是品牌的常客,另一位看上去也不是普通人,得罪哪个都不好。

    不像季寥寥那样咄咄逼人,商领领好脾气地询问店员:“只有这一条吗?”

    “还有一条,但坠子是蓝宝石的,您要看看吗?”

    商领领只喜欢红宝石:“不用了,我家猫戴红的更好看。”

    她是买给景倩倩的,冬天已经过了,景倩倩穿不了毛衣了,陆女士就迷上了编织项链。

    季寥寥一听是给猫买的,脖子都气歪了:“商领领!”

    ------题外话------

    ****

    对不起,迟到了,因为“难产”。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571804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