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211:醉酒坦白,景召准备婚戒(二更)免费阅读

211:醉酒坦白,景召准备婚戒(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从唐德出来,已经十一点多了,深夜的帝都依旧热闹繁华。陈野渡的助理来接他,景召自己叫了代驾。。。

    代驾还没来,景召走到路边的树下,给商领领打电话,他没找通讯录,直接按的号码。

    商领领很快接了。

    “领领。”

    商领领问他:“你还在外面吗?”她听见有风声。

    “嗯。”

    她问:“在外面干嘛?”

    景召说:“喝酒。”他还说,“和陈野渡。”

    “周自横的哥哥?”会这么问,是想探探风声。

    “嗯。”

    “喝得多不多?”

    景召回答:“有点。”

    商领领又问:“醉了吗?”

    他也回答:“有点。”

    醉了,他站得不太稳,后背靠在了树干上,树叶茂盛,遮住了霓虹,把他藏在了昏昏暗色里。

    “那你赶紧回去,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

    “我在等代驾。”景召低着头,雨伞的伞尖杵在地上,“你要睡了吗?”

    “还没,在刷牙。”

    景召喝了酒,眼睛湿漉漉,目光比平时亮,像雨打桃花,蒙着一层水汽的艳色更迷人。

    他是大五官,浓颜,平时随意淡漠惯了,醉了酒人才懒散了几分,声音听着*,艳绝这个词形容男人不合适,但也没有比这个词更贴切的。

    “你先不要挂电话,我有话说。”

    “你说,我在听。”

    景召喝了酒会变得诚实:“上周你发烧的那晚,是我给你换的衣服。”

    “我知道啊。”

    还有商领领的不知道的,景召告诉她:“我并没有关灯。”

    “那你都看到了?”

    景召有问有答,老实乖巧:“嗯。”

    商领领太喜欢喝了酒的景召了,会乖很多,不那么克制,不那么寡言深沉。

    “领领。”

    商领领答应他。

    “我不是正人君子,”他自我批评,“我是小人。”他还骗过她。

    “你是不是醉得很厉害?”

    “嗯。”

    景召用雨伞的伞尖用力去推树干,树叶哗啦啦飘下来,像下了一场雨,从树荫下飘到路灯下,飘去远方。

    突然想拍照了,但他没有带相机。

    “召宝。”

    景召又不想拍照了,安静地听商领领说话。

    她说:“你叫一句宝贝,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醉得很厉害。”

    如果不是醉得很厉害,正经古板的他叫不出口的。

    “宝贝,”他说,“代驾来了。”

    果然醉得很厉害。

    商领领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外面,嘱咐景召:“你给代驾拍个照,发给我,定位也发给我。”

    “好。”

    代驾过来,问是不是景先生。

    景召说是,把车钥匙给了代驾。

    上车之前,景召问:“先生,可以拍照吗?”

    代驾先生说:“可以。”

    景召打开手机相机,对着代驾先生的脸拍了一张,并解释说:“我不会拿你的照片做什么,不会侵犯你的肖像权。”

    说这些是因为摄影师的职业习惯。

    代驾先生摆手:“没事没事。”客人好像喝醉了,又好像没有。

    客人的下半句是:“我只发给我女朋友。”

    代驾先生心想:没错了,是喝醉了,但酒品太棒了。

    景召坐进车里,把照片和定位都发给商领领。

    他不知道,他根本没挂电话,商领领在那边听见他说:“我女朋友很漂亮,看过不会忘记的漂亮。”

    代驾先生:“啊?”

    代驾先生:“哦。”

    “去桐湘湾。”

    客人闭上了眼,不再说话。

    **

    景召在帝都待了两天,周三回了华城。

    沙塘北街的街尾有一家叫钟记的钟表店,老板钟三很会修机械表。天已经快黑了,钟三正打算关店门。

    有人进来,钟三抬头一看,是那位不管晴天下雨都会带伞的老顾客,老顾客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来过了。

    “手表又坏了?”

    景召走到柜台前:“没有。”

    “今天不是来修手表的?”

    他放下雨伞,把手表取下来,放在玻璃柜上:“今天来拆手表。”

    钟三拿起手表,仔细看了看,确实没坏,还在走:“你不是很珍惜这块表吗?怎么想拆了?”

    这些年,景召来修过好几次。

    “要取个东西。”景召语气很客气,“钟师傅,麻烦你帮我把机芯上的宝石取出来。”

    宝石作为机芯运转的配件,取下来了手表就不会走了。

    钟三研究手表有好些年头,这块手表可不简单,里面还有很精细的定位仪器:“你这手表是定制款,宝石取出来了也很难再装到新表里重新利用。”

    “不装到手表里。”

    景召平时话少,今天多说了两句:“装在婚戒上。”

    钟三一听笑了:“恭喜啊。”

    “谢谢。”

    ------题外话------

    ****

    景老师不可能让领领开口求婚的,他这个细节怪(悄*地要个月票)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574027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