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209:自横表白,野渡出来(二更)免费阅读

209:自横表白,野渡出来(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所有人把他当陈野渡都没有关系,只要秦响把他当周自横就行。

    “一直没有问你,”他问,“秦响,你结婚了没有?”

    他坐了太久的牢,当年的小矮子已经到了适婚的年纪了。。。

    他问得突然,秦响错愕了一会儿,低下头,红了脸:“没有。”

    “有男朋友没有?”

    她摇头,还是决定抬起眼皮看他:“也没有。”

    周自横手心出了汗,破皮的地方有一点疼:“那你考虑一下我,虽然我有前科,但我也还不错,等陈尚清死了,我就回去抢遗产,让你当阔太太。”

    十八岁之前,他一直被陈家关着,十八岁之后,在牢里关着,情情爱爱说实话他不懂,但他确定,他以后想跟秦响一起过。

    “秦响,我的意思你懂吗?”

    “懂的。”秦响不确信地往前迈了一步,很小一步,很小心翼翼,她慢慢张开手,动作很笨拙地抱住周自横,“不用抢遗产,我可以不当阔太太。”

    周自横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去的,这肯定就是狱友们口中说的飘飘欲仙。

    他太没出息,像一条被养乖了的宠物狗,秦响走到哪里,他就自觉地跟到哪里。

    “酱油用完了,我去把我那边的拿过来。”

    “哦。”

    秦响下楼去了。

    周自横呆呆地站在厨房门口,像中了大奖,下意识地去质疑真实性。

    她的话是什么意思?

    是同意了吗?

    如果同意了,那然后呢?要去补办身份证吗?不补办身份证就打不到结婚证。

    他听到脚步声,以为是秦响回来了,往玄关跑。

    “秦响,你——”

    话戛然而止。

    看见门口的人之后,周自横瞬间变脸:“你来得真快。”

    陈尚清和他的司机站在门口。

    “你该回去了。”

    周自横的那根棒球棍就放在玄关的柜子上,他长臂一伸,把棍子拎过来:“等你死了我就回去。”

    陈尚清是个什么样的人?

    在周自横的印象里,陈尚清永远只有一副表情,他把上位者的优越刻进了骨子里,看谁都像在看蝼蚁。

    “你爸那个养女也住在这里对吧。”

    周自横握紧手里的棍子:“别动她。”

    十六年前,陈家资助过的一个女学生从陈氏集团的总部大楼跳下来,遗书就在尸体的旁边。

    发生这样的事,却没有一家媒体的新闻稿里提到陈氏,一条人命都没有撼动帝都大陈家分毫。

    这,就是陈尚清的手腕。

    “自横,爷爷不会害你,你的病还没有好,要先把病治好。”

    周自横咬紧牙,放下了棒球棍。

    秦响回来的时候,看见门开着,棒球棍横着放在了门口,她把它捡起来,放到柜子上。

    “自横。”

    “自横。”

    屋里没有人。

    秦响放下酱油,拼命往楼下跑。

    天已经黑了,小区广场没有人,外面的人行道上也没有人,有很多车在路上飞驰,她不知道该追哪一辆,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她只能站在最亮的地方,让自己被能够看见。

    “自横。”

    “自横。”

    “……”

    风灌进胸腔里,秦响声音都叫哑了,但没有人应她。

    周自横就这样消失了。

    她失魂落魄地站在路灯下面,怔怔地看着每一辆从她眼前开过去的车。

    “秦响。”

    是钟云端下来了,因为下来得着急,没有戴口罩,她有点怕车流和人群,怯怯地上前:“你怎么了,秦响?”

    秦响眼里空空的:“他不见了。”

    钟云端知道秦响很难过,但她不会安慰人,还有点傻地问:“他去哪了?”

    秦响眼睛红了:“不知道。”

    她不知道陈野渡出来的时候,周自横会被关在哪里,没有人希望他出来,没有人放他出来。

    *****

    西湘天空。

    这是精神病医院的名字,是不是取得很文雅,听说是个精神病取的。

    “野渡。”

    “野渡。”

    耳边有人在说话。

    病床上的人慢慢睁开了眼睛,他没有穿上衣,身上贴着电极片。

    女人唤他:“野渡。”

    他躺在那里,因为太瘦,骨头的轮廓清晰可见,皮肤白得像没有见过太阳。

    他张了张嘴,很渴,声音是干的:“我叫自横。”眼皮好重,合上之前,他说,“周自横……”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拿着注射器过来,往输液管里注射透明药物,全程面无表情。

    “你给他注射了什么?”

    是陈知惠,她是硬闯进来的。

    医生不回答,对她视而不见。

    陈知惠冲到病房外面,大声质问她的父亲:“你对野渡做了什么?”

    陈尚清面不改色:“帮他治病。”

    “他为什么说他是周自横?”

    “他病糊涂了。”

    陈知惠根本不信:“我会给他找医生,我要带他离开这儿。”

    “知惠。”老人口气温和,年逾八旬,浑浊的眼里迸发出的压迫感让人窒息,“你要是不想待在帝国,我可以送你回你母亲那里。”

    病房里。

    病床上的人再一次睁开了眼睛。

    “又是你。”

    医生鼻梁上架着一副厚重的眼镜:“你是谁?”

    他说:“周自横。”

    周自横认得这位医生,十二年就是这位医生说他有间歇性失忆症。

    医生转头对*说:“调高电流。”

    在临床上,电休克疗法对抑制人格有一定的疗效。

    ------题外话------

    ****

    替自横好难过啊。

    除了秦响,没有人希望他出来,没有人放他出来。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575821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