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208:想求婚被景召发现,自横怀疑自己(一更)免费阅读

208:想求婚被景召发现,自横怀疑自己(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我姓周,叫周自横。”周自横盯着景召的脸,看他什么表情,“认识一下吧,我是陈野渡的双胞胎弟弟。。。”

    景召目光落在了周自横的手腕上:“没听他说过他有弟弟。”

    “估计他也不想有弟弟。”周自横拿开扶着椅子的手,把脚踩上去,“那就麻烦你当做没见过我。”

    景召没有表态,把热水器的外盖重新安好:“修好了。”

    “谢了。”周自横称呼他为,“房东儿子。”

    周自横现在可以确定了,大陈家真有个陈野渡。就是不知道好好的一对双胞胎,为什么要对外说只活了一个,为什么陈野渡可以光明正大,他却要被关着。

    傍晚,霞光披在了阳台的花架上,陆女士在阳台种花,景倩倩用尾巴把锦簇花团里漏出来的光摇成地上的碎影。

    景召刚回来,把伞挂在门后。

    商领领立马跑去玄关:“你见过501的住户吗?”

    她听陆女士说,景召去501修过热水器。

    “嗯。”

    她表面看似平静,问得也随意:“陈导怎么住到这里来了?”

    不会已经说出她的身份了吧?

    景召去倒了杯水,坐到沙发上:“他说他不是陈野渡。”

    商领领懵了一下:“那他是谁?”

    “陈野渡的双胞胎弟弟。”

    陈野渡哪来的弟弟?

    方路明说陈野渡已经失联了好几天,偏偏这个时候冒出来个陈野渡弟弟,商领领觉得很古怪。

    “领领。”陆女士在阳台叫她。

    “嗯?”

    商领领跑去阳台,手机留在了沙发上。这时,微信响了一声。

    消息来自方路明:【你真要求婚?】

    等手机屏幕暗掉了,景召仍然看着屏幕出神,直到他的手机*响。

    来电的号码没有存名字,景召起身去洗手间。

    “喂。”

    是崇柏:“洛克逃狱了。”

    景召说外语:“怎么逃的?”

    “有人帮他。”崇柏猜测,“应该是伽森家族的人。”

    伽森家族是西西戈尔最大的黑手党家族,原本和Golden

    World井水不犯河水,八年前,Golden

    World接了伽森家族上一任头领的委托,从那之后两边就杠上了。

    伽森家族这一任头领是个非常心狠手辣的主。

    崇柏提醒:“小九爷,万事小心。”

    楼下,路灯亮了。

    三号侧门的马路对面,有个中年男人正在东张西望,似乎不想引人注意,但探头探脑的样子格外瞩目。

    他压着声音,悄悄呼叫:“小小姐。”

    “小小姐。”

    一个脑袋从侧门探出来,神秘地像地下接头:“刘秘书。”

    这么神秘,当然是钟神秘了,她身上穿一身白色的隔离防护服,头也被罩住,只有眼睛从透明的护目镜里露出来。

    她今天接了个活,给后面小区的一户人家做整理,所以才穿这一身。

    她是整理师,这是她三个月以来第一回开工。

    刘秘书先张望四周,然后快速过马路,走到侧门,从口袋里递出一张卡:“小小姐,银行卡已经弄好了。”

    钟云端已经用了几个月的现金了,她接过卡:“安全吗?”

    “您放心,非常安全。”刘秘书西装革履,穿得像个精英,“小小姐,您暂且在帝国待着,温特管家来电说了,等家族那边的事平了,会立马派人来接您回去。”

    远处有人过来,钟云端紧张起来:“你快走快走,别被人看到了。”

    刘秘书这就离开。

    钟云端扒着墙,往远处瞄了几眼,是室友和室友的男人从外面回来了。

    室友最近好忙,在202做完饭还要去501做饭。哎,找男人有什么用呢?是游戏不好玩吗?

    她得赶紧回去,游戏出新衣服了,她要买给看看大神。

    “今天晚上我们吃炒粉好不好?”

    周自横心不在焉:“嗯。”

    秦响走在他右手边:“你肩膀还疼吗?”

    “不疼了。”

    “袋子给我提吧。”

    “不用。”

    周自横提着一袋子菜,好像在想事情,走得慢慢悠悠。

    秦响伸手去拎袋子,注意到了他的手:“你手怎么了?”

    他提带袋子的那只手指甲四周有点黑,掌心很红。

    周自横换一只手提袋子,把另一只手揣进了兜里:“没怎么。”

    秦响去拉他的手。

    他躲了两下,又不好对她用蛮力,手就被她拽出来了。

    她一根一根打开他握着的手指:“你是不是又出去干活了?”

    他的手掌被磨出了水泡,指腹也破了皮。

    “就随便干了点。”

    周自横非常嫌弃他自己这副身体,太娇气,屁用没有。

    “你的伤还没好,怎么能出去干活。”秦响轻轻地摸摸了他手掌心的水泡,抬着头看他,眼角有点泛红,“我有钱,你不用这么辛苦。”

    她是心疼吗?

    周自横不确定,没有人心疼过他,所以他没办法分辨她脸上的表情是不是就是心疼。

    “秦响。”

    “嗯。”

    周自横低下头,靠过去,脸离她的目光很近:“我是谁?”

    秦响不懂他为什么会这样问:“怎么了?”

    他盯着她的眼睛,试图看清里面的影子:“我是谁?”

    他很不安。

    他为什么不安?

    秦响抓着他的手,吹了吹破皮的地方:“你是周自横。”她的眼神有种魔力,能让人踏实安定,她说,“野渡无人舟自横的周自横。”

    他笑了,弯着嘴角亲在她鼻尖的痣上。

    所有人把他当陈野渡都没有关系,只要秦响把他当周自横就行。

    ------题外话------

    ****

    二更十一点之后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576321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