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204:亲得你舒服吗(一更)免费阅读

204:亲得你舒服吗(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出租车上,车窗开着,周自横趴在窗户上,看外面。

    “自横。。。”

    他在神游。

    秦响拉了下他的衣服:“自横。”

    他回头:“嗯。”

    “你怎么了?还很不舒服吗?”

    从医院出来后,他都没怎么开过口。秦响伸手摸摸他的额头,没有发烧。

    她手刚拿开,周自横伸着脖子又重新自己贴上去。

    他问:“烫吗?”

    “不烫。”

    他盯着她:“再仔细摸摸。”

    秦响手不动,覆在他额头上,仔细判断掌心下面的温度。

    他又问:“烫不烫?”

    “不烫。”秦响确定,“已经退烧了。”

    “哦。”

    额头不烫,周自横烫的是脖子,他把头转开,看窗外,继续思考人生。

    回到星悦豪庭已经两点多了,周自横中午没吃饭,因为胃口不好。

    秦响送他回了501。

    “你饿不饿?有没有想吃的?”

    他往沙发上一坐,无精打采:“你不去上班吗?”

    “我请了一天假。”

    “我要吃饺子。”

    秦响本来就惯他,现在他又生病,她脾气更好了,先去给他倒了一杯热水:“我去楼下拿饺子,你等我一下。”

    她去二楼了。

    周自横开了电视,继续思考人生。

    网上为什么能搜陈野渡?大陈家为什么会有陈野渡?他分明夭折了。

    为什么去医院要用陈野渡的名字?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喊他陈野渡?为什么除了秦响没有人知道周自横?

    电视里八点档的剧在重播,男女主正互诉情衷。

    周自横思考不下去了,他要先看电视剧,虽然导演拍得很烂,但他还是觉得很新鲜,他在监狱里没怎么看过,监狱里都要干活。

    “饺子好了。”

    周自横沉迷电视剧中。

    秦响把饺子端出来:“自横。”

    他嗯了声,坐着没动。

    秦响说:“吃饭了。”

    “哦。”

    周自横起身,坐到餐桌的椅子上,刚坐下,男女主开始亲亲。

    他立马把眼睛挪开,等过了几秒,才悄悄去看秦响。

    秦响根本没看电视机:“蘸料我没放辣椒,你这两天不要吃辣的。”

    周自横搬着自己的椅子,慢慢地挪过去。

    秦响还在调蘸料:“等你肩上的伤好了——”

    他的椅子已经挨到她的了。

    她抬头:“嗯?”

    声音好软。

    她的脸看上去也好软,想碰一碰。周自横向来想什么就要做什么。

    “你不要动。”

    秦响表情呆呆的,一动不动。

    周自横瞥了一眼电视里,然后抬高下巴,把唇压在了秦响右边脸上。

    她睫毛开始抖。

    他把手撑在椅子上,身体起来一点,唇的位置刚好到她眉眼,他印下去,停留几秒。

    然后是左边脸上。

    秦响特别听话,除了眼睫毛,一下都不动。

    像小孩子第一次吃糖,他一点一点地试,等尝到了甜,就开始舔。

    电视剧末尾要卡点,就卡在男主碰到女主唇的那个点上。

    周自横也卡在那了。

    停留了很久,久到秦响把自己的脸都憋红了,他才坐回椅子上。

    他觉得自己又发烧了,好热,眼睛也不听话,盯着秦响的唇,移不开。

    “什么感觉?”

    秦响的脑袋一点点地往下埋。

    周自横低头去找她的脸,非要对视:“问你呢,我亲得你舒服吗?”

    这话如果别人来问,肯定很流氓。

    但周自横不是,他是纯粹的新手上路,纯粹地想得到反馈,以便下次改进。

    “舒不舒服啊?”他追问个不停。

    秦响脸热得能煮鸡蛋了:“饺子冷了。”

    “……”

    谁跟她说饺子了?!

    周自横有点挫败,也有点生气,把椅子拉远了:“秦响,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补办身份证?”

    秦响突然抬头,很惊慌。

    “你这是什么鬼表情?”他对身份证这事很敏感,“你是不是嫌弃我有前科?”

    “不、不是的。”

    她还结巴。

    周自横忽然很烦躁:“不吃了。”

    他起身就回房间了,还把门关上了。

    秦响赶紧追过去,敲门:“自横。”

    周自横就贴在门上。

    “自横。”

    再多叫几句他就出去。

    但后面就没听到声音了。

    他等了好一阵才开门,出去一看,人走了,餐桌上留了一张便签纸:“我回殡仪馆上班了,饺子冷了你就放到微波炉里热一下。”

    后面还画了微波炉的使用图。

    周自横气得对天发誓:再去搬水泥赚钱给她他就是狗。

    下午他去工地,问包工头有没有别的活。

    包工头说可以搬钢筋,三百五一天。

    他说他可以。

    *****

    晚上七点,DJ上台,音浪一波推着一波,舞池里的男男*开始嗨。

    肖敏睁开眼,在八十八号房间。

    “醒了。”

    耳熟的声音让她意识渐渐回笼,她甩了甩晕晕乎乎的脑袋,打量着四周。

    黑色的沙发、五颜六色的镭射灯、坐在沙发正中间的商领领,和上次几乎一模一样,像场景重现。

    ------题外话------

    ****

    二更十点半到十一点哈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580014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