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203:领领要掉马,自横发现野渡免费阅读

203:领领要掉马,自横发现野渡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景召。”

    景召回神,收回落在那对母子身上的视线。。。

    商领领跑过来,满心欢喜从弯弯眉眼里溢出来:“你等多久了?”

    “没多久。”

    “你这几天很累吗?”商领领盯着景召的脸瞧,“脸色不太好,好像瘦了点儿。”

    “还好,不怎么累,就是生物钟没倒好。”景召问她,“吃午饭了吗?”

    “还没有。”

    他看了一下时间,出去吃有点赶:“两点半回来晚不晚?”

    “不晚。”她可以请假。

    “走吧,去吃饭。”

    景召带商领领去了附近一家私房菜餐厅,离殡仪馆不远,餐厅生意很好,没有订到包厢,他们坐在二楼窗边的位置。

    午后的太阳正好,街上车水马龙。

    菜还没上来,商领领先喝汤:“前几天我们馆长找我,问你有没有时间。”

    景召把瓦罐里的鸡肉剔掉骨头,放在商领领前面的碟子里:“要看什么事。”

    “馆长想请你帮我们殡仪馆拍一个短一点的纪录片。”

    “你问问他,下个月行不行。”景召这个月的行程很紧。

    “你有时间吗?我感觉你很忙,你要是空不出时间,我帮你拒绝掉。”

    是很忙。

    景召说:“拒绝不太好。”

    窗户外面的日头有点晃眼睛,商领领眯了眯眼角:“有什么不好的。”

    景召放下汤匙,把百叶窗放下来一点:“他走的是你的后门。”

    “那也没关系啊。”

    有关系。

    太阳还是有点漏进来,从隔壁桌的窗户,景召起身,坐到商领领另一边去:“你要让人知道,你的后门能通到我这里。”

    商领领被哄到了,脚在桌子下面,悄悄去蹭景召。景召用手按住,让她正经些。

    两点半,景召准时把商领领送回了殡仪馆。

    她磨磨蹭蹭地下车:“我回去上班了。”

    “嗯。”

    景召也下车,送她到了守灵厅。

    他说不进去了。

    她一步三回头,欲言又止。

    景召又走过去:“怎么了?”

    商领领眼里有一点点的幽怨,像极了没吃饱的景倩倩:“这么多天没见,你不想我吗?”

    他点头。

    “点头是什么意思?”

    “想。”

    那怎么不把她摁车里亲一顿?

    商领领腹诽:小别胜新婚,景召的新婚一点都不*辣。

    “我等会儿要去一趟工作室,晚上可能会回来很晚,不要睡太早,在家里等我。”

    “哦。”

    “进去吧。”

    行吧,等晚上再“新婚”,商领领回去工作了。

    景召没着急走,站在不锈钢的护栏那里,看着商领领进去,等看不见她了,才伸出手,按在腹上。

    “景老师。”

    有人过来。

    景召转头,看见一位女士。

    女士穿着殡仪馆的*,是殡仪馆的员工:“我是领领的同事,我叫肖敏。”

    陆女士在家里抱怨过这位喜欢造谣的肖女士。

    景召态度冷淡:“有事?”

    “领领在殡仪馆“你都没”

    “商领领的人缘很好,大家都夸她善良可爱呢。”她话里有话。

    景召的语气算不上客气:“你想说什么?”

    “你也觉得她善良可爱吗?”

    商领领回到办公室,刚坐下,左小云发微信过来。

    左小云:【领领!】

    商领领:【嗯】GIF

    左小云:【肖敏那个小婊砸搭讪你家景老师】

    左小云把偷*的照片发过去。

    左小云:【领领,你放心,我五点零的眼睛看得一清二楚,你家景老师没给肖敏好脸色看】

    商领领回了一个表情包:【仙女咆哮】GIF

    *****

    这大半天,秦响好难,时时刻刻担心*叫陈野渡的名字,每一张化验单她都要藏着掖着,还要把输液袋上写着患者名字的贴纸都抠下来。

    终于,周自横输完液了,也不发烧了,可以回去了。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拿药。”

    “嗯。”

    秦响人一走,周自横从病床上下来,走到垃圾桶旁边,蹲下来。

    隔壁床是一小男孩,三四岁,用超大的声音跟他妈妈说悄悄话:“妈妈,那个哥哥在翻垃圾。”

    妈妈给他使眼色,意思是别说了,哥哥会打人。

    眼色接收失败,小孩咦了一声:“好脏脏哦。”

    周自横回头,眼神凶狠。

    小孩立马捂住嘴,往妈妈怀里缩。

    周自横继续翻垃圾桶,找到输液袋上撕下来的贴纸后,用指甲抠开。

    陈野渡。

    周自横这两天经常听见这个名字,这是他那个夭折掉的双胞胎哥哥的名字。

    他起身,走出急诊病房,随便逮到一个人。

    “喂。”

    是走廊上的一个女孩子:“你……叫我?”女孩露出了受宠若惊的表情。

    周自横一点都没有借东西的态度,语气不友善:“手机能不能借我一下?”

    女孩打量了他几眼,把手机给他。

    “你是陈野渡导演吧?”女孩是沉井cp粉,“能给我签个名吗?”

    周自横刷完手机,头抬起,很凶很暴躁:“老子不是。”

    女孩被吼得一愣:“对不起啊,我认错人了。”但至于这么生气吗?

    周自横把手机还给女孩,调头回了急诊病房。

    今早秦响去洗手间的时候,*来过,她进来就喊:“陈野渡。”

    “陈野渡。”

    周自横是醒着的,跟隔壁床的小孩大眼瞪小眼。

    *走到他的床位:“叫你好几遍了,怎么不答应?”

    周自横阴着一张脸,不搭理。

    *用感应的体温计在他脑门碰了一下:“不烧了,吊完这两袋就可以出院了。”*看了眼输液袋,“我都说多少遍了,输液袋上的名字不能撕掉,万一输错液了谁负责。”

    秦响回来的时候,周自横已经收拾好了,外套也穿了,坐在病床上等。

    “药已经拿了,走吧。”

    “嗯。”

    他起身,跟着秦响回家。

    ------题外话------

    ****

    太卡文了,今天没有二更哈。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581619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