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202:自横暴露,景召怀疑自横身份(二更)免费阅读

202:自横暴露,景召怀疑自横身份(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晚上十二点左右,急诊室前前后后来了一波食物中毒的患者,都是附近一所高中的学生。秦响和周自横过来挂号的时候,分诊台有人在排队。

    值班*处理完手头的病人后过来给周自横量了体温和血压,他是外伤发炎,要做抗感染治疗。

    “家属先去挂一下号。”

    秦响眉头皱起,踌躇了一小会儿,才跟周自横说:“我去挂号,你坐在这里等会儿。”

    周自横坐在候诊的椅子上,恹恹地嗯了声。

    秦响留下他,去了分诊台。

    分诊台的*说:“身份证给我。”

    周自横没有身份证。

    秦响很小声地和*说明情况:“我们出来得急,没有带身份证,不用可以吗?”

    *说:“医保卡也行。”

    “也没有带。”秦响很焦急,“能不能先挂号?”

    *给了她一张登记信息的单子:“身份证号码记得吧?”

    秦响一脸为难:“一定要填吗?”

    *有点不耐烦:“现在都必须实名挂号。”

    秦响没办法了,写字的时候用手遮着,填了陈野渡的信息,希望*不要念患者的名字,那样她还可以藏着单子不给周自横看到。

    周自横这会儿烧得晕晕乎乎,躺靠在椅子上,眼皮耷拉着。有人过来,坐在了他旁边的位子上。

    那人叫道:“野渡。”

    周自横眼皮动了动,视线里有重影,和灯光一起,晃得他眼花。

    “你怎么在华城?”

    见他不回答,那人问:“哪不舒服?”

    他不想说话,觉得烦。

    “陈野渡。”

    一只手伸到他眼前,晃了晃。

    他毫不客气地推开:“你谁啊?”干嘛一直和他说话。

    对方回答:“景召。”

    周自横不认得,本来就人不舒服,更加没有好脾气了,粗着嗓子说:“你认错人了。”

    “抱歉。”

    景召起身,坐到对面的椅子上。

    秦响挂完号过来,因为心里焦急,也没心思管四周,径直走到周自横身边。

    “自横。”

    他用手枕着趴在椅子上,很不舒服:“嗯。”

    秦响蹲下来,声音很轻柔,像在同小孩子说话:“走得了吗?”

    那倒不至于走不了。

    周自横手一伸,虚弱的语气:“你扶我。”

    秦响扶着周自横去了急诊外科,周自横临走还回了下头,给了景召一记冰冷冷的眼神。

    景召发现陈野渡的电话关机了,他打了几次,无果。

    他给方路深发了一条消息:【醒了打给我】

    他伤已经处理过了,起身往外面走,还没出医院,方路深打过来了。

    “没睡?”

    已经过了零点了。

    “有案子,在局里熬夜。”方路深问,“有事找我?”

    “野渡这几天有没有什么异常?”

    “元宵之后我就没见过他,电话也打不通。”方路深在那边抽烟,声音有点沙哑,“前几天我家那个傻弟弟也来我这里打探野渡的近况,什么情况?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刚才那位手上戴的手表景召认得,陈野渡喜欢戴表带宽一点的手表,因为手腕上有自杀留下的伤。

    扶着那位的女士他也认得,是陆女士的租客。

    景召没有十成的把握,暂时不好说。

    “我也不清楚,联系不上他。”

    元宵已经过了,华城的气温慢慢升高,街上路人脱下了厚重的大衣,树叶也开始抽芽。温度一上来,殡仪馆的防腐工作就难做很多。

    上午九点,殡仪馆接收了一具特殊遗体,往生者被人挖开了肚子,五脏六腑全部遭到了严重破坏,而且身上有多处被砍伤损坏。

    遗体要做修复,难度颇高,由商领领、老裴、冯康、小李四个人负责,将近中午一点才修复完。

    从修复间出来后,老裴问冯康:“家属来了没?”

    走廊里一位家属都没有,这样的情况并不多见。

    “没来。”冯康说,“我去业务厅问了,这位往生者没有家属,他的同事办理了‘一条龙’,火化间的师傅等会儿会过来。”

    “一条龙”是殡仪馆的一项丧葬业务,从接尸到下葬全权由殡仪馆来负责,家属甚至可以不用露面,一般办理“一条龙”的人群多是失独老人,但今天这位往生者还很年轻。

    情况有点特殊,老裴多问了一嘴:“那位同事呢?”

    “交了钱就走了。”冯康一时嘴快,“我听接尸的师傅说,里面那位是跑码头的混混,跟人火拼的时候被——”

    老裴打断了:“小冯。”老裴神情严肃,“死者为大。”

    冯康立马闭上嘴。

    是他失职了,作为殡仪从业者,在殡仪馆妄议死者,为大不敬。

    冯康和小李去跟火化间的师傅交接了,老裴和商领领一起回办公室

    走着走着,老裴突然开口:“我工作的第二年也碰到过这类似的情况,那位往生者也是跑码头的,也被人挖了五脏六腑。”

    商领领没有接话,安静地听着。

    “过了很多年后,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他的照片。”

    商领领问老裴:“哪个台?”

    老裴回头,看着遗体修复间的方向,表情很凝重:“中央十六套。”

    帝国的中央十六套是社会与法频道,照片能上中央十六套的一般有两种人,罪犯,或者人民警察。

    商领领是学医的,看得出来一些,那位往生者的致命伤在头上,被挖开肚子、被毁坏尸体更像恶意的报复行为。

    回到办公室,商领领先看手机,有三个未接来电,她回拨过去。

    *响了几秒就通了。

    有同事在午休,商领领把声音压得很小,但压不住雀跃:“景召。”

    三个未接里有一个是陆女士打的,另外两个是景召打的,最早的一通在上午十点四十。

    他等了两个多小时:“忙完了吗?”

    “嗯,刚刚从修复间出来。你下飞机了吗?”

    他昨晚说,今天回来。

    “我在守灵厅外面,能出来吗?我们见一面。”

    商领领立刻往外跑:“等我一下。”

    景召站在守灵厅外面的空地上,当初他填写建议的那处不锈钢护栏已经修补好了,尖锐的边角都被磨平了。

    他身后有一对母子,女人很年轻,小孩看着四五岁大。

    “妈妈。”

    女人望着一处,红肿着一双眼。

    小孩去拉她的手:“妈妈,我们不是来看爸爸吗?爸爸呢?”

    女人蹲下来:“小好。”

    “嗯。”

    女人指着远处:“那棵很高的树看见了吗?”

    小孩点头:“看见了。”

    女人眼里的泪在打转,但没有掉下来:“那棵树上有个神仙,如果对着树磕三个头,神仙就能实现你的愿望。”

    “真的吗?”

    “真的。”

    小孩兴奋地说:“那我去磕头了。”

    “去吧。”

    小孩跑向那棵大树。

    女人站在后面,用袖子擦眼泪,但越擦越多,越擦越多。

    殡仪馆里有很多参天大树,有人说树上有不会回家的亡灵,所以不能砍。

    小孩跪在树前,笨拙地磕了三个头,然后站起来,掸掸衣服上的土,跑回妈妈身边。

    “小好许了什么愿望?”

    小孩的眼睛很干净,里面永远有光,永远不会灰暗:“我希望爸爸早点回家。”

    树上没有神仙,也不能帮人实现愿望。

    树的后面是火化间,小好是在给爸爸磕头。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潜伏在黑暗里,周旋在犯罪团伙里,他们不能有名字,不能有身份,不能有家人,甚至不能有身后事。

    他们是人民的英雄。

    在女人的身后,像她一样红着眼的人还有几个,他们也看着那棵大树的方向,但都没有靠近,他们是来送他们的战友的。

    ------题外话------

    ****

    赶上了,今天还好没断更。大家看完就睡觉哈,不要熬夜,身体健康很重要。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583055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