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201:景召归来,自横生病(二更)免费阅读

201:景召归来,自横生病(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十二楼的万女士又乱停电动车。

    趁着秦响去把电动车推出来的空档,商领领偷偷戳了一下前面人的袖子。

    “陈野渡哥哥。”她掩着嘴,很小声,“商量个事呗。”

    周自横回头,眼神不善。

    商领领打着商量说:“我不揭穿你的身份,你也别告诉景召我的身份,你看可以吗?”

    周自横抱着棍子,板着一张冷漠脸:“你认错人了。”

    说完,他走上前,一脚把万女士那辆挡道的电动车踹开了。

    秦响:“……”

    商领领:“……”

    秦响赶紧把万女士的车扶起来,查看一番,好在没有摔坏,她瞥了周自横一眼,意思是:下次不可以这样。

    周自横不当回事,把秦响那辆二手的电动推出来,头盔给她,自己坐上去。

    “上来。”

    秦响只有一个头盔,还是女士的,得要再买一个了。她戴上头盔,上了车,对商领领说:“领领,我们先走了。”

    商领领挥挥手。

    等秦响的电动车开走了,商领领给方路明打了通电话。

    “方路明。”

    方路明有起床气:“睡觉呢。”

    “帮我打探一下,看看陈野渡现在人在哪。”

    *****

    秦响带周自横去殡仪馆对面的早餐店吃了馄饨。

    周自横在殡仪馆的员工墙上看到了秦响的照片,这才放心离开。他已经知道了她住的地方和工作的地方,不用再担心找不见人了。

    他打车回了星悦豪庭,星悦豪庭的后面在建新楼盘,招工的广告贴在了路边的电线杆上。

    他撕下来一张,去了工地。

    “谁是这儿的老板?”

    一个矮矮胖胖的、戴着*安全帽的男人从一楼出来:“我是这儿的包工头。”

    包工头打量着周自横,感觉是*的,还带了根棍子。

    “你谁啊?要干嘛?”

    周自横把广告纸摊开来:“我来搬水泥。”

    包工头把他上下打量,觉得他不行,高高瘦瘦人太俊,看着不是干苦力活的料:“你驮得动一袋水泥吗?”

    周自横被质疑了非常不爽,冷着脸,想打人的表情。

    包工头看那棍子有手臂粗,有点怵:“行、行吧,身份证拿给我看一下。”

    身份证?

    监狱的人没给他。

    “没有。”

    包工头壮着胆:“那不行,没身份证的不要。”

    周自横把招工的广告纸扔在地上,棒球棍抵在上面,杵了杵:“这上面又没写。”

    包工头怕被打。

    “好吧好吧,有身份证三百,没身份证二百,你干不干?”

    周自横:“干。”

    *****

    殡仪馆下班很早,秦响在殡仪馆的食堂找了份*,下班后去洗两个小时的盘子,能有三十块钱。

    她回星悦豪庭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电动车还没开到小区侧门口,老远就看见侧门外面的路灯杆旁边站着一个人。

    是周自横,一手拿着外套,一手拎着棍子。

    秦响停下车:“你在这里干嘛?”

    “看不出来?等你啊。”

    她从电动车上下来。

    周自横走到她跟前,走路的姿势有点怪。华城的二月寒气未消,夜来得早,路灯已经亮了。灯光是昏沉的杏*,打在人身上,像老旧的电影画面。

    “秦响,手伸过来。”

    “嗯?”

    他说:“手伸过来。”

    秦响困惑地伸出了手。

    周自横在她手里放了二百块钱,眼睛眯了眯,表露了他的好心情:“我今天赚的。”

    两张薄薄的纸币,静静地躺在秦响的手心里。

    “你去哪里赚的?”

    他满不在乎的口吻,就好像不是什么事儿:“随便找了个活儿。”

    秦响追问:“什么活儿?”

    他不耐烦:“你问那么多干嘛,怕我去偷去抢啊?”

    秦响不是那个意思,她不问了,把钱递还给他:“你自己留着花。”

    他不接:“我有钱。”

    他没等她,扛着他的棒球棍先走了,棍子本来落在他右肩,他又换到了左肩。

    他肩上有很多灰,手上的外套也很多灰,那双把钢琴弹得一绝的手也脏了。

    秦响在后面叫他:“周自横。”

    他回头。

    他还和十八岁的时候一样,虽然物是人非了,但他一点都没有变,脾气坏坏的,嘴巴毒,爱打架,但人很纯粹,想对一个人好的时候就一股脑地对人好。

    秦响推着车追上去:“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他嘴角小弧度地翘起来了:“香菜肉粥,我还要山药玉米排骨汤。”

    他是个固执又念旧的人,喜欢了就不会变,不管是食物还是人。

    “好,都给你做。”

    之后的几天,周自横每天都送秦响去上班,回来后就去工地搬水泥,收工了就在路灯下面等秦响回来,然后把赚的二百块钱给她。

    他说:“等陈尚清死了,我就回去继承遗产,到时候给你更多钱。”

    陈尚清是他爷爷——一个老不死的东西,周自横借工友的手机查了,陈尚清还活着,所以他暂时还继承不了遗产。

    周四下午,一个工友用剩的老年机给了周自横,他办了张电话卡,通讯录里只存了秦响一个人的号码,连包工头都没有存。

    周四晚上,商领领接到景召的电话,他说明天回来。

    “你几点的飞机?我去接你。”

    景召似乎很累,嗓音很低:“航班还没确定,你要上班,不用来接我。”

    “那你下飞机了给我电话。”

    “嗯。”他没有说很久,“我这边还有点事,要先挂了。”

    “好。”

    这次景召先挂了电话。

    轿车疾速行驶在华都高速公路上。

    主驾驶上的男人看了一眼后视镜:“小九爷。”是请示的口吻。

    景召合着眼,右手按在腹上:“去医院。”

    晚上十一点多,秦响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

    她接了。

    “秦响。”

    周自横的声音听着很没有力气。

    秦响从床上坐起来:“怎么还没睡?”

    “你上我这儿来一下。”

    “怎么了?”

    他不像平时那么凶巴巴,声音很脆弱:“我不舒服。”

    秦响穿好衣服,搭电梯去了五楼,她有钥匙,直接开门进了屋。

    卧室没锁,她拧开门,然后开灯。

    周自横把自己埋在了被子里。

    秦响去到床边,蹲下来:“自横。”

    “自横。”

    一只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掀开一个被子角,然后露出来一张消瘦得过分的脸,很英俊,满头都是汗,他眼睛有点红,潮潮的,有点涣散空洞,慢慢地才聚焦,才看清眼前的人。

    他爬起来,突然抱住秦响,声音很哑:“秦响,我肩膀好疼。”

    周自横发烧了。

    他从来没有干过重活,扛了几天水泥,肩膀磨破皮,反反复复地结痂,反反复复地破皮,已经发了炎,引起了高烧。

    ------题外话------

    ****

    请假:家里人要做手术,周二手术,我要提前一天去医院,所以周一周二的更新保证不了,可能不更,可能晚上更一章。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586838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