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200:我要住你这,自横被领领发现(一更)免费阅读

200:我要住你这,自横被领领发现(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秦响领着周自横到了八栋二楼的202。

    “这里是我住的地方。”

    周自横看了看门口的对联。

    秦响从包里拿出钥匙:“你在外面等一下,我先进去说一声。”

    “说什么?”

    “我要问问她介不介意你进去。”

    钟云端有社交恐惧,秦响不好随便带人进去。

    不过这话听进周自横的耳朵里,就是另外一个意思了——她不仅有贱男人,还处处为贱男人着想。

    好个秦响啊,他在牢里被她弄得快要魔障了,她倒好,在外面谈贱男人。

    他手痒,想打人。

    “他介不介意我都要进去,有什么好问的。”他恶声命令,“开门。”

    贱男人介意就打爆他的头,贱男人不介意也打爆他的头。

    秦响没有直接用钥匙开门,而是按了门铃。

    里面的人问:“谁啊?”

    周自横表情僵住:“女的?”

    “嗯,我室友。”

    “哦。”

    那就不打爆吧。

    周自横把扛在肩膀上的棒球棍放下来,手又不痒了。

    “云端,是我。”秦响凑到门口,说,“你先别开门,我带客人来了,方便我们进去吗?”

    “等一下。”

    钟云端把全身都包裹好了,再来开门,开门后,她隔着墨镜看了一眼:“我回房间了。”

    她扭头跑走。

    从头到尾周自横就只看见了一团黑。

    “你跟她住?”

    秦响把门关上:“嗯。”

    周自横看看屋里:“你们两个人?”

    “嗯。”

    “我睡哪儿?”

    “我等会儿去问一下房东太太还有没有空房。”

    “我要住你这。”周自横的语气听着蛮横,不怎么讲道理。

    “不可以。”秦响解释说,“我不是一个人住,我室友是女孩子,不方便你住进来。”

    周自横理直气壮:“那就让你室友搬出去。”

    秦响还是摇头。

    周自横磨了磨牙,忍着没顶嘴。

    “你饿不饿?要不要吃饺子?”

    周自横:“要。”

    “你先在沙发上坐一会儿,我去给你下饺子。”

    周自横:“哦。”

    他把棒球棍放在茶几上,然后坐下来,在屋里四处打量。

    秦响去敲了钟云端的门:“云端,你吃不吃饺子?”

    钟云端说:“不吃了,我已经吃过了。”

    秦响去厨房下饺子了。

    周自横起身,在客厅转了转,然后去阳台看看,看完阳台又去了洗手间,最后是玄关,打开鞋柜看看,都是女鞋。

    没发现贱男人的生活痕迹。

    他这才心满意足,重新坐到沙发上,等着吃饺子。

    饺子是秦响自己包的,下锅煮起来很快,她加了两次水,等到饺子第二次浮起来再关掉火。

    “饺子好了。”

    周自横自觉地去餐桌上坐好。

    秦响端过来两碗饺子,大碗是给周自横的,小碗是她自己的。

    周自横喜欢吃香菜,秦响去厨房调了一个蘸料,放了很多香菜。

    他往饺子上面叠上香菜,吹凉,一口一个。

    “好吃吗?”

    “还行吧。”

    他眼睛眯了眯。

    他吃到好吃、高兴满足的时候就会有这样的小动作。

    吃完饺子后,秦响收到了陆女士的回复,说二楼没有空房,五楼有。

    秦响问可不可以先入住,再签合同。

    陆女士说可以,还说她那边有新的床上用品和洗漱用品,需要的话可以过去拿。

    秦响过去拿了一双男士的拖鞋,并谢过陆女士。

    五楼的房子里家具和家电都有,秦响铺好床后,给了周自横一个水桶,桶里装着毛巾牙刷等生活用品,还有一双拖鞋。

    拖鞋里有个信封。

    周自横拿出来:“这是什么?

    信封里有一叠纸币。

    秦响说:“我明天要去上班,你有什么要买自己去买,不会坐公交你就打车去。”

    现金是她管钟云端借的,她没有多少存款,她计划着再找个固定的*。

    “你当养儿子呢。”

    周自横只抽出来一张:“别操心,饿不死我。”他把信封直接塞进秦响棉衣的帽子里,“你在哪儿上班?”

    “华兴殡仪馆。”

    周自横拎着桶进屋:“明天见。”

    次日早上八点。

    秦响一开门,看见门口守着个人。

    “你怎么起这么早?”

    周自横七点就来守了,手里抱着根棒球棍:“送你上班。”

    “不用送。”秦响看了看他的棒球棍,担心地皱起了眉头。

    大少爷一副你管不着的表情:“我乐意送。”

    秦响说不过他。

    电梯来了,停在了二楼。

    秦响和周自横一起上了电梯,电梯里有人,秦响打了招呼:“早。”

    是同事商领领。

    “早。”商领领看了眼跟在秦响身边的男人,“这是?”

    秦响介绍说:“他是我朋友,周自横。”

    周自横就看了商领领一眼,然后就当她不存在,老实安静地站在秦响身边,手里抱着他的棒球棍。

    陆女士说,秦响昨晚带回来了一个男人。

    周自横?

    商领领又不眼瞎,这不是陈野渡陈大导演吗?

    ------题外话------

    ****

    二更十点半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587255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