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94:小九爷的排场(二更)免费阅读

194:小九爷的排场(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关山山很爽快:“我提的。”

    方路明觉得有猫腻。

    这样套话虽然很曲线救国,但方路明也没办法,商请冬嘴巴跟焊住了似的,什么都问不出来。

    商请冬对关山山没啥意思,这一点方路明这个做兄弟的早看出来了,商请冬也不是那种会跟人姑娘玩感情的人,更不会闯男人爱闯的祸(比如搞大人姑娘的肚子,这一点参考周小四的哥哥周老三)。

    这时,门被推开,商请冬立马抬头。

    商领领进来了,坐回她原来的位置,离座后留下的啤酒她没要,重新开了瓶新的。

    她喝她的酒,对方路明的游戏不感兴趣。

    几轮之后,又被方路明逮到了套话的机会,这次输的是商请冬。

    “十秒钟,说五个你女朋友的优点。”要是说不出来,铁定不是真喜欢。

    商请冬全程心不在焉,回答也慢半拍:“人挺好的。”

    人挺好?

    要是方路明没有见过关山山骂助理的那个架势,没准他就信了。他敲酒瓶子催促:“要说五个。”

    不如实作答就得喝三杯调酒师专门调的“酒炸弹”。

    除了方路明,关山山也在等答案,她的视线几乎没有从商请冬的脸上移开过,目光迫切,她看商请冬的时候总是有种不顾一切的炙热和赤诚。

    她没有等到商请冬的答案。

    商请冬端起酒杯,连喝了三杯,放下杯子的同时,往商领领的方向看了一眼,没有明目张胆,是悄然而小心翼翼。

    关山山低下头,笑自己傻。

    方路明越看越不对劲,这俩要是没问题,他把方字倒过来写。

    偏偏有人没有眼力见,比如周小四周联邦。

    “从在座的里面挑一位,kiss三分钟。”这是周联邦向关山山提的。

    关山山毫不迟疑地喝了三杯酒。

    那头,商领领一瓶啤酒已经见了底,觉得待着没什么意思,拿了外套起身:“我先走了。”

    包房里很热,她有点微醺,耳根染了层薄薄的红。

    方路明也不玩了,过来问她:“你开车来的?”

    “嗯。”

    “我给你叫个代驾。”

    两人一前一后出去了。

    商请冬也跟着起身,他刚出门口,关山山追出来:“请冬。”

    商领领和方路明已经进了电梯。

    商请冬停下了脚,定定地站了片刻,他回头,波光潋滟的一双眼睛不含情,冷冷淡淡:“我都听你的了,你还要怎样?”

    他的一句质问,红了关山山的眼睛。

    他会答应交往是一场交易,她有他的把柄,她用那个把柄给自己换了一个机会,她要怎样?

    谁都知道她要怎样。

    “我只是想让你看见我。”

    他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她。

    “请冬。”

    关山山走上前,终于如愿和他对视,她一下被迷了魂魄,伸手抓住他的衣服,鬼使神差地踮起脚,想去亲吻她念了多年的人。

    商请冬推开她的手,后退:“对不起。”

    他自己回了包房。

    关山山还留在原地,手垂下,梦醒了,她笑得荒诞。

    *****

    商领领和方路明从唐德出来的时候,门口刚好泊了一辆车,车牌很嚣张。

    会所里立马有人出来迎接,迎接的人站了两排。车上的司机先下来,绕到副驾驶去开门,随后一只左脚先迈出来,皮鞋一尘不染。

    有人上前,低头躬身:“匪爷。”

    男人下了车,着一身黑色西装,他身量很高,五官硬朗,眼角有疤。

    商领领问方路明:“他是谁?”

    她和方路明在会所门口的另一头。

    方路明探头看了看,对方背对他,人没怎么看清,但车牌看清了:“Golden

    World的王匪。”

    商领领知道这个名字,但人是第一次见。

    Golden

    World这几年在帝国名声大噪,主营安全系统和技术,是私营的国际安保公司,和国内很多企业都有合作,往近的说,唐德会所的安保工作就是外包给了Golden

    World,而且国内很多名人商贾都在Golden

    World聘用过私人保镖。

    “听我哥说,Golden

    World的本部在维加兰卡,生意做得很大,涉及范围很广,红三角周边几个国家都或多或少会受Golden

    World的影响,他们的分部这几年在国内发展得很快,帝都的两个后起巨头,一个是岑肆,另一个就是Golden

    World的王匪。”

    商领领往四周看了看,没见着她那个保镖赵守月先生,赵先生就是Golden

    World的甲级保镖。

    这会儿,代驾来了,是方路明认得的人。

    商领领上车:“走了。”

    方路明摆了摆手,刚转身——

    “方路明。”

    方路明弯下腰看车窗:“干嘛?”

    商领领目向前方,别扭得要死:“元宵快乐。”她要回华城,所以提前说了。

    就当还他的新年快乐。

    某人哼哼:“你记不记日子啊,明天才是元宵。”

    商领领直接把车窗关上了。

    蠢狗头!

    回去的路上,景召打电话来了。

    “领领。”

    商领领那点酒意全醒了:“你到了吗?”

    “到了。”

    *****

    维加兰卡国际机场。

    贵宾室门外有人敲门。

    景召起身去开门,边问商领领:“你还在外面?”

    门外的男人叫了句:“小九爷。”

    景召抬手按在唇上,示意安静。

    男人安静,他身后十几人也都安静,全部等在外面,有序地站在门口两侧。

    景召还在打电话:“太晚了,你明天再回华城吧。”

    商领领说知道,对代驾说去桐湘湾。

    景召不放心,又嘱咐她:“你拍一下代驾,把照片和定位发给陆女士。”

    她说好。

    他才反应过来:“领领,你喝酒了?”

    贵宾室外面十几人都在听小九爷打电话,一个个竖起耳朵,一个个噤若寒蝉。

    ------题外话------

    ***

    这两章是在铺垫,景召某一马甲差不多要揭露了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593854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