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93:景召的背景身份(一更)免费阅读

193:景召的背景身份(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行,不叫你名字。”他吊儿郎当,“来都来了,Sunnybaby,过去喝一杯呗。”

    Sunnybaby想打他的狗头。

    “清池来没来?”

    “来了。”

    “哪个房间?”

    “802。”

    方路明带路,商领领随他去了802。

    她一进去,有人冲她吹口哨。

    “二爷,”是周公子,语气轻佻得不行,“哪约来的妹子啊?”

    周公子大名周联邦,在家里排行老四。周家在帝都也算有头有脸,周联邦是个妥妥的纨绔子弟,方路明也算个纨绔吧,不过方路明热衷的是吃喝玩乐,周联邦爱好的香车美女。

    “去去去,”方路明一副母鸡护食的架势,“眼神都给我放规矩点。”

    今天来的公子哥有一小半是方路明的发小,因为关系好,也没什么忌讳,明知道被带进来的这姑娘对方路明来说不普通,还偏要调侃几句。

    周联邦带头打趣:“这位妹妹,你……”怎么越看越眼熟。

    商领领抬了抬眼皮,是很轻飘飘的一眼:“周小四?”

    周联邦的眼皮猛地一跳。

    “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吧台那边坐了一排平日里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商领领一眼看到了头,最后目光落在了周联邦脸上,“逢人就叫妹妹。”

    周联邦傻了一阵,儿时的记忆忽然涌进脑里。

    他五年级的时候,走在路上看见前面有个曼妙少女,他喊了声妹妹,妹妹回头,手里捏着一只死老鼠。

    “商……”周联邦比商领领小两个月,他硬生生地扭过来,“领姐?”

    方路明发小圈的这帮子人,基本都不喜欢商领领,也都怕商领领,家里长辈都说商领领随她爸,有精神疾病,精神病杀人不用坐牢。

    包房里突然就安静了。

    商领领没理会那帮人,视线扫过四周然后,停在一处。

    被“盯”上的杨清池站起来,走了过去。

    “表姐。”

    杨清池打小就和商领领不亲,两人之间没什么姐弟情深,来往也不多。杨清池要小商领领好几岁,对她有敬也有怕。

    商领领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对杨清池说:“你坐过来,我有事问你。”

    杨清池跟着坐过去。

    吧台这边,气氛有点微妙。

    “方二。”

    王公子大名王启。

    方路明坐过去:“干嘛?”

    王启用余光暼了商领领一眼:“你跟商领领还有联系?”

    语气里有浓浓的偏见。

    方路明听着不舒服了:“你这是什么口气?跟她有联系怎么了?”

    正经的青梅竹马,怎么就不能联系了?

    “你这是给她当孙子当傻了吗?”王启毫不掩饰他对商领领的反感,“你还跟她来往,不怕那小魔女搞你?”

    方路明顿时拉下脸:“你们背地里骂也就算了,别当我面骂。”

    王启还想说什么,周联邦拉了他一把:“行了,别扫兴。”

    王启灌了杯酒,不再说话了。

    商领领没闲工夫理会从四面八方投过来的那些探究的眼神。

    她过来是有事要问杨清池。

    “你对柴秋了解多少?”

    杨清池的眉眼细看的话,其实和商领领有一两分相似,尤其是骨相,都生了一副美人额骨。

    他回答:“没多少。”

    “你不是喜欢她吗?”

    他很快否认:“谁说我喜欢她了?”

    方路明说的。

    茶几上有开了瓶的红酒,也有空杯子,商领领却拿起开瓶器,轻轻一撬,啵的一声,开了瓶啤酒,黄棕色的泡沫冲出来,沾在她葱白的指尖上,她轻轻一吹,细小的泡沫飞进了五颜六色的镭射灯里。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杨清楚略微迟疑了一下:“她本来是我们学校的体育老师,我爸走后,她带着结婚证和遗嘱来了杨家。”

    “你爸和她什么时候认识的?”

    “不知道,他们在维加兰卡领的证。”

    又是维加兰卡。

    商领领十四岁那年在维加兰卡见过景召,十八岁的时候,景召要逃,要逃去的地方还是维加兰卡。

    她的手伸不到国外,她什么都查不到,景召也什么都不说。

    “柴秋认不认识景召?”

    景召?

    杨清池反应了几秒:“摄影师景召?”

    “嗯。”

    商领领到现在都没搞清楚柴秋为什么要收购热丽传媒,景召是认识裴东海的,那他认不认识柴秋?

    “我不清楚。”

    关于柴秋,杨清池知之甚少。

    从商领领进来起,包房的氛围就有些不同,今晚来的不止有方路明的朋友,还有几个年轻的女孩子,她们是那些公子哥的女朋友。

    女孩儿都坐一块,正讨论商领领呢。

    “那女的谁啊?”

    “不知道,长得挺好看的。”

    “你看那帮人,都在看她。”

    “男人就是眼皮浅,一看到漂亮姑娘,眼珠子都挪不动了。”

    几个姑娘你一句我一句,半开玩笑半埋怨。

    “我去我男朋友那边。”

    穿皮短裙的女孩拿起自己那杯酒,起身,从茶几和沙发中间穿过去。

    不知是谁的酒倒在了地上,女孩滑了一下脚,酒杯顺势往一边倒了。

    小半杯红酒刚好洒在了商领领的袖子上。

    女孩道歉:“Sorry。”

    听上去并没有歉意。

    女孩站着,看商领领时是俯视。

    商领领起身,拿了外套,身上的毛衣是修身的,杏色显得人温柔,不过她目光可不温柔,悠悠地、轻轻地从女孩脸上掠过,眉眼盈盈处,娇俏又不乏凌厉:“我去趟洗手间。”

    她路过那女孩,往外面走,门一打开,看见两张熟悉的脸。

    “姐。”

    商请冬脚步定住了。

    关山山正挽着他,随他的辈分也跟着叫了一声:“姐。”

    洒了酒的女孩愣住了。

    女孩叫徐荟,是王启的女朋友,和其他随男友过来的女孩不同,她家世不错,父亲是大企业的高管,她想融入这群人的圈子,想跻身进帝都的金字塔,她平时会刻意维系关系和人脉,所以认得商请冬。

    能让商请冬叫姐的人,只有一个,商华国际商领领。

    徐荟在心里把王启骂了一顿,要不是他刚才一直明里暗里地注意商领领,她也不会乱吃飞醋。

    她赶紧追出去。

    商领领已经出去了,商请冬还愣在门口,方路明过来,把关山山好一顿打量,然后一抬胳膊,把请冬“勾”过去。

    “借一下你男朋友。”

    *****

    商领领刚从洗手间出来。

    徐荟上前:“商小姐。”

    不像刚才,眼下徐荟把眼皮放低了,态度谦逊了不少。

    “有事?”

    “刚才对不起啊。”

    商领领靠着墙,不紧不慢地问:“你认识我?”

    “我在商华国际的周年庆上见过您。”

    都改口称呼您了。

    能参加周年庆,那她应该是商华国际某个高管的女儿,怪不得看到商请冬后转变了态度。

    商领领正想问问她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是哪个爹教的,视线余光却看到了两个熟人。

    她立马将抱着的手放好,打了招呼:“两位哥哥好。”

    路过的两位哥哥莫名其妙,一位哥哥是方路深,一位哥哥是陈野渡。

    两位哥哥没给回应,商领领也不生气,转头温柔地安慰徐荟:“没关系的姐姐,就是脏了一点衣服而已,擦一下就好了。”

    徐荟呆滞。

    陈野渡和方路深已经路过了,走远后,方路深疑惑地问陈野渡:“那是商领领?”

    “不是改名叫Sunnybaby了吗?”

    “她变了挺多的。”

    以前可不会一口一个哥哥一口一个姐姐。

    商领领在后面目送两位哥哥走远。

    徐荟纠结了半天,艰难开口:“商……妹妹?”

    商领领冷森森地望过去:“谁是你妹妹。”

    徐荟:“……”

    大小姐的脾气好难搞哦。

    包房里,一群人正在玩游戏,又是真心话大冒险,超级烂俗无聊。

    不打紧,也不是真想玩游戏,方路明是想借着游戏套话呢。

    方路明这把赢了,提问关山山:“谁提的交往?”

    关山山很爽快:“我提的咯。”

    ------题外话------

    ****

    错别字还没查哈,我先去弄点饭吃,十点半左右二更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594277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