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92:领领为回归铺路,请冬的恋情(二更)免费阅读

192:领领为回归铺路,请冬的恋情(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快到十点了。

    何江提醒:“景老师,该过安检了。”

    景召起身,对商领领说:“我走了。”

    这一趟不用去很久,三五天就能回来。

    商领领还是很舍不得:“注意安全。”

    “嗯。”

    景召东西不多,一个行李箱,里面装着他的相机,另外还有一把伞。

    他刚走到安检口。

    商领领在后面喊他:“景召。”

    他放下东西,折返回来。

    “还有要说的吗?”

    她摇头。

    没什么要说的,就是不想他走。

    景召把口罩摘下,牵过她的手,稍微俯身,吻在她手背上:“走了。”

    这次没回头,他走了。

    飞往维加兰卡的飞机十点半起飞,商领领十点四十才从机场出来。

    贺江也还没走:“商小姐,我送你回华城吧。”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回去。”商领领管贺江要了车钥匙,“你回工作室吗?我先送你一程。”

    贺江推辞了一番,最后还是遵从了老板娘的意思,上了车。

    去绿瓦胡同的路上,方路明打了电话给商领领。

    “晚上来不来玩?”

    “玩什么?”

    方路明说:“我组的局,庆祝我开业。”

    又开业,方路明几乎每半年就开一次业。

    人菜,瘾还大。

    “你又投资了什么?”

    “我还在搞共享。”

    他是跟共享死磕上了。

    商领领都懒得问他这次又要共享什么,随口问了句:“几点?在哪里?”

    “七点,唐德。”方路明怂恿,“你来不来?玩玩也好,你好歹露露脸,免得日后你回帝了都没人认识你。”

    “到时候再看。”

    商领领把贺江送回工作室后,没有立马回华城。商进财在家恢复得不是很好,苏兰兰今天送他来康复医院。商领领先回了一趟桐湘湾,下午开车去了康复医院。

    下午三点,关山山官宣了恋情,男友是肝胆外科的医生,圈外人。

    评论里有知情人士爆料,说自己目睹过,关山山经常去深明医院私会这位圈外男友,圈外男友是位天才医生,年纪轻轻就开始主刀。

    肝胆外科……商领领刷微博的时候,想到了商请冬。

    方路明又打电话过来,在电话里嚷嚷个不停:“请冬不接我电话,我敢打包票,关山山官宣的人一定是他。”

    商领领嗯了声,不感兴趣。

    “你都不关心一下吗?”方路明现在都敢在商领领这儿替人抱不平了,“怎么说请冬也算你半个弟弟。”

    商领领语气有点冷漠:“没什么好关心的。”

    有个问题方路明想问很久了。

    “你为什么不喜欢请冬?”

    商请冬刚来商家的时候,日日跟在商领领后头。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商领领就再也不让他跟了。

    方路明猜测,商领领和商请冬之间可能发生过什么,具体是什么他猜不到,商请冬那样好的脾气,怎么会惹到商领领呢?他想不通。

    “方路明,你管得太多了。”

    她语气里有警告的意思。

    要是以前方路明就闭嘴了,但今时不同往日,商领领脾气变好了,他胆子也了。

    “商宝蓝我不敢确定,但请冬绝对不会对你不利。”他着重强调,“请冬是天使。”

    商领领:“祝你跟他百年好合。”

    “……”

    晚上七点,唐德会所802包房,一屋子人玩得正嗨,今晚由方公子买单。

    方路明的人缘不是一般的好,各路公子哥都来了。

    周公子喝着小酒,聊着天:“你这次又是共享什么?”

    包房很大,有舞池、有吧台,是个小型的蹦迪现场。

    调酒师调了一杯蓝色火焰给方路明。

    方路明尝了一口:“伞啊。”

    周公子与他碰杯:“你不是搞过共享雨伞吗?”

    “以前搞的共享雨伞市场太小了,只有下雨天才有人会借伞。”

    旁边的王公子问:“那这次呢?”

    “共享太阳伞和雨伞。”

    一众公子哥:“……”

    方路明眼神里充满了对新事业的憧憬:“下雨天就借雨伞,不下雨就借太阳伞。”

    周公子最近跟一个女明星打得火热,一边微信哄女明星自己在加班,一边问方路明:“那你的共享卫生纸呢?”

    “黄了。”

    “二爷,”周公子说句压箱底的真心话,“别折腾了,回去继承医院吧。”

    “滚,别阻碍小爷创业。”

    隔壁,803包房。

    装修风格和娱乐项目丰富的802完全不同,803更商业,黑色的真皮沙发规整得连褶皱都没有,沙发上只坐了一个人,在正中间,茶几上开了一瓶酒,酒杯是空的,果盘没有被动过。

    隔着几米远,站着一个人,男人。

    男人个子很高,低着头:“何婉林最近和一个人联系很多。”

    “谁?”

    葱白的手指拿起红酒瓶,在倒酒。

    男人说:“那人叫岑永青,他手里应该是有何婉林什么把柄,何婉林给他汇过几次钱,我还听见过他们在电话里争吵。”

    “查查这个岑永青。”

    话落后,沙发上的人放下酒杯,拿出了一张支票,放在了茶几上。

    男人手上靠近虎口的位置有一个硬币大小的纹身,纹的是一朵黑色的花,他收起支票:“谢谢商小姐。”

    他先出去了。

    隔了十多分钟,商领领从803出来。

    她还没走到电梯口,有人在后面大声地叫她:“商领领!”

    还能是谁。

    商领领回头,板着脸,超级不爽:“在外面不要那么大声地叫我名字。”

    方路明以为商领领是来赴他的约的,还挺高兴:“你来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我走了。”

    “行,不叫你名字。”他吊儿郎当,“来都来了,Sunnybaby,过去喝一杯呗。”

    ------题外话------

    ***

    抱歉,迟到了。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595641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