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91:领领红了,景召雪山救援(一更)免费阅读

191:领领红了,景召雪山救援(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年初二的晚上,商领领做了场直播,摄像头没贴上,角度调得很低。

    “晚上好。”

    今晚直播间比以往的人都多。

    【第一】

    【我来啦,Ruby接住我!】

    【占个座,慕名而来】

    【今晚好热闹】

    【冲景老师来的,在这条点赞打卡】

    【景老师在看吗?呼叫景老师】

    屏幕上很多弹幕,还有很多刷礼物的,甚至刷大额礼物。

    商领领做ASMR直播的时候,说话声音很小很小,像是耳语:“不用给我刷礼物,刷礼物不划算,不如拿去捐了。”

    【哈哈哈哈哈哈不差钱】

    【Ruby,今天什么流程啊?】

    【跪求景老师出镜】

    【小姐姐的声音好好听】

    当然,也有说话难听的黑粉。

    【资源咖,都是景召捧火的】

    【不知道为什么,很讨厌网红】

    【女主播没几个干净的】

    【景召是瞎了吗?他的身价完全可以配一线女星好吧】

    商领领禁言都懒得禁言,作为景老师的女朋友,这点诋毁有什么承担不起的。

    她继续她的直播:“今天的主题是风元素。”

    风扇的声音最先传进耳里,伴随而来的还有树叶簌簌声。

    【新来的不懂,树叶声是后期配的吗?】

    【如果是后期配音,Ruby一般都会提前说】

    商领领移了一下摄像头,让干树叶和小型的电风扇入镜,树叶声是通过摩擦、抓握而制造出来的。

    这一段如果再配上蝉鸣,可以当拟音用:炎炎夏季,风扇在转,风吹树叶。

    【小姐姐好厉害!】

    【手好好看!】

    【这就是眠音?好像真的能哄睡】

    【啊啊啊啊我要入坑了,这种沉浸式声音太舒服了】

    商领领把镜头转开,换了工具。

    【这是什么声音?】

    【是风车转动的声音】

    纸风车、塑料风车、金属风车,万物都有声,万物不相同。

    【Ruby是我见过最会玩声音的主播】

    【好治愈,好上头】

    风车的流程大概六分钟左右。

    商领领又进入了下一个流程。

    【是风*!】

    【风扇、风车、风铃,原来风元素是这个意思啊】

    【好喜欢这一期!】

    【姐妹们,我先睡了,明天再来二刷】

    金属风铃、贝壳风铃、还有红宝石风铃,简单的白噪音会催人入眠。

    这才是ASMR,国内打着哄睡的幌子,用嘴巴发出各种擦边球声音的女主播太多了,把这个圈子搞得乌烟瘴气。

    【对不起景老师,我已经爱上你老婆了】

    【小姐姐,求露脸】

    【Ruby不露脸的,三年来一次都没有露过脸】

    【新来的别太震惊,这都是小场面,Ruby最厉害的是拟音】

    最后一趴:是风琴声。

    商领领把镜头稍微转开,俯身靠近双耳麦:“我不会演奏手风琴,这一段是我提前找人录的。”

    手风琴演奏之前,她提前说:“晚安。”

    【晚安】

    【睡了睡了】

    【不睡了,我要去刷Ruby以前的视频】

    【好困,但还想听】

    【Ruby有毒,我已经忘了景老师了】

    【……】

    Ruby9876留言:【晚安,宝贝】

    商领领这个直播视频第二天上了热搜的车尾,留言区里键盘侠也有,但路转粉的更多。商领领不怎么看恶评,反倒是陆女士总忍不住,注册了一堆小号去跟键盘侠打嘴仗。

    商领领的年假休到了大年初七,初八开始上班。

    景召没有在家里过元宵,他订了元宵前一天的飞机票,飞往维加兰卡。

    商领领去帝昌机场送他。

    “我让贺江送你回去。”

    “航班还没到点,我再待会儿。”

    贺江坐在安检外面的椅子上玩手机。

    商领领和景召坐在的贺江对面。

    她看了看放在椅子上旁边的雨伞,问景召:“你的雨伞能过安检吗?”

    “嗯。”

    可以折叠,而且材料特殊。

    年刚过完,机场人来人往,飞国外的还好,飞国内的安检队伍都排到门口去了。

    商领领抱着景召的胳膊,一边玩他的手指,一边数着时间。

    “我去一下洗手间。”

    商领领一起身,景召就很自然地跟着起身了。他在洗手间的外面等商领领,过道人有点多,他把口罩戴上,靠墙站着。

    “景老师。”

    是陌生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景召回头,目光略有疑惑。

    是商宝蓝。

    不过景召不记得,商宝蓝跟他见过。

    “我们在丹苏见过。”

    因为没有被认出来,商宝蓝有些羞窘,她性子总是怯怯的,说话声音也小:“我被困在索菲山的时候,景老师您是当时的救援人员。”

    景召会开直升机。

    留学的时候,他做过一个月的雪山救援。他有点印象,救援过几个滑雪被困的帝国籍学生,但对眼前这个没有印象。

    “抱歉,没有印象了。”

    商宝蓝更拘谨了:“您不用抱歉,是我冒昧了。当时走的匆忙,没来得及好好道谢。”她态度诚恳,“当年谢谢景老师。”

    商领领刚好出来,听见了这一句,因为是视觉盲区,她没看到商宝蓝的脸。

    “景召。”

    商领领走近后才看清是谁。

    商宝蓝比她还诧异:“领领。”

    商领领此刻只想捂住商宝蓝的嘴,不让她说出半句跟商家有关的话。

    “你和景老师……”

    还好,没提商家。

    商领领没跟她寒暄:“我们赶时间,你自便。”她说完后拉着景召走了。

    商宝蓝呆呆地站在原地。

    等回头看不见人了,商领领才问景召:“你怎么认识商宝蓝的?”

    “不认识。”

    “那她干嘛和你说话?”

    景召说:“她以前见过我,我没什么印象。”

    那商宝蓝眼睛挺尖,景召戴着口罩她都认得。

    商领领也解释了一下:“我跟她也不熟,是以前认识的。”

    “嗯。”

    景召并没有多问。

    ------题外话------

    *****

    二更十点半左右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596208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