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90:女朋友的权利,叫哥哥免费阅读

190:女朋友的权利,叫哥哥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门铃响了,景河东去开门。

    是商领领来了,外面很冷,红色的围巾挡住了她小半张脸,她用手扒下来,笑着拱手,拜了个年。

    “景叔,过年好。”

    “过年好啊。”景河东冲屋里喊:“召宝,领领来了。”

    景召挂了电话,从阳台过来。

    “你们先自己玩会儿,我去下面条了。”景河东又回厨房了。

    商领领今天戴了一对红色扇子的耳环,走动的时候,扇子在转圈圈。

    景召看了两次,她的耳环。

    “怎么没多睡会儿?”

    “今天是大年初一,睡懒觉不好。”

    景倩倩过来挠景召的拖鞋。

    它饿了。

    景召去阳台的置物柜里给它拿猫粮。

    商领领跟着过去:“景召。”

    “嗯。”

    看得出来她心情特别好,嘴角一直弯着:“你微博艾特我,会不会对你不好?”

    “不会。”景召拉开抽屉,把猫粮拿出来。

    “万一你的粉丝脱粉呢?”

    景召在公众前露脸的次数不多,但合作过的顶流男艺人有不少,再加上拿了不少奖,所以从不缺关注度。他除了作品粉之外,还有一批颜粉。

    “我是摄影师,不是艺人,他们脱不脱粉对我影响不大。”

    景召把景倩倩吃饭的小盆拿过来,商领领蹲过去,景倩倩也蹲过去,很乖巧的两只。

    小的那只看他手里的猫粮。

    大的那只看他:“你不是不喜欢把私生活放到台面上吗?怎么突然公开了?”

    “我无所谓,你的意见为主。”

    “啊?”

    她没说过想公开啊。

    “小年那天,我跟记者打招呼不能让你露脸,你不是不高兴吗?”

    她诧异:“你看出来了?”

    景召舀了半碗猫粮出来:“你平时话那么多,那天在商场都没怎么说话。”

    他还要舀第二下,被商领领握住了手:“够了,倩倩要减肥。”

    他把舀猫粮的小碗放回去了,惹得景倩倩不满地喵了声。他没管,把猫粮的袋子放在一边,抬起眼睛,看商领领。

    她把放在她和景召之间的景倩倩和景倩倩的盆都推开,然后自己挪过去:“我那天不是要闹你,你说得也都对,我本来就不想露脸。”

    但不高兴也是真的,女孩子有时候是一种矛盾体。

    她们喜欢明目张胆的偏爱,甚至可以幼稚一点,做一些堂而皇之的、向旁人炫耀的事情。

    这些小心思她都没有说,景召却都注意到了。

    “领领,你有任何想要我为你做到的都可以和我说。”他说,“你可以对我抱有期待,这是你身为女朋友的权利。”

    外面出太阳了。

    光穿过云层,穿过玻璃,穿过阳台的花架,落到他一双桃花眼中,里面的影子漂亮温暖。

    商领领觉得这个时候适合接个温柔的吻。

    但来客人了,楼上老李带着孙子过来拜年,小小李嘴甜,一口一个景召哥哥,商领领调皮,当着一老一小的面凑到景召耳边,也喊哥哥。

    可不是小小李喊的那种哥哥。

    她掐着声音,像昨晚浴室里那样,一口一个哥哥……

    然后景召把她带到房里“训话”了。

    楼下,景见在当苦力。

    昨晚上的风不是刮倒了一棵树嘛,大年初一让树倒着不吉利,偏偏负责小区绿化的老刘前两天把腰给闪了。

    作为星悦豪庭住户总代表的陆女士接下了这个差事,老刘说光把树扶正不行,根已经松了,要重新挖土、栽种。

    “景见,这边再挖深点。”

    景见就是个挖土机器,脚上穿着陆女士给的雨鞋,手里拿着铁锹,站在土坑里,被指挥着挖这挖那,不管身上的荧光外套有多闪、头上的烫发有多飒,那不熟练的挖土姿势依旧很中二。

    “老刘,够了不?”

    老刘戴着个护腰,在旁边技术指导:“够了够了,现在可以把树栽进去了。”

    “景见,”陆女士使唤,“你去把树抱过来。”

    景见根本不想干。

    “杵着干嘛?快点啊。”

    得,亲妈。

    景见从坑里出来,把铁锹放一边,过去拖树。

    老刘说不能拖,会弄坏根。

    景见用舌尖顶了顶后槽牙,把树抱起来,那树比他高,树干有他大腿那么粗,重得很,昨晚上下过几滴雨,草地湿滑,他一下没留神,脚下打滑,眼看着要往地上栽,一只嫩白的手伸过来,从他左肩穿过去,稳稳地撑住了树干。

    景见先看那只手,手腕很细,然后眼皮抬起来,看手的主人。

    听陆女士说,她叫钟云端。

    “给我吧。”

    钟云端一把把树抱过去,横着一个甩动,放进了坑里,轻松地犹如抱一颗萝卜。

    她依旧是是那副装束,帽子、口罩、裹到脚的长羽绒:“可以填土了。”

    景见还没回神。

    “景见,”陆女士叫他,“过来填土。”

    他去拿铁锹,闷不吭声地填土,太阳把某个女人的影子打到他脚下,很小的小团,也不知道她哪来那么大的力气。

    陆女士嘴闲不住:“小钟啊。”

    小钟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过去,似乎很怕生,睫毛乱抖。

    八栋的住户陆女士都有了解,除了这在神秘的小钟:“你老家哪儿的?”

    小钟埋头回答:“很远。”

    “很远是哪儿?”

    “很远很远。”

    陆女士:“……”

    陆女士努力找话题:“今年怎么没回家过年啊?”

    “因为很远。”

    “……”

    有社交牛逼症的陆女士有点聊不下去:“啊,谢谢你帮忙。”

    钟云端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横幅,横幅是老刘拉的,上面有八个大字:“保护环境,人人有责。”

    陆女士:“……”

    土已经填好了。

    陆女士刚想问问小钟吃没吃早饭,要是没吃可以上她家里吃。

    但小钟撒腿就跑了。

    老刘说:“这姑娘真逗。”

    景见嘴角一扯,笑了:是挺逗的,昨儿个打游戏还把自己炸死了。

    ------题外话------

    ****

    卡文卡得头疼,本来想断更,但良心太痛了……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597381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