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88:嗷,被景召鲨疯(一更)免费阅读

188:嗷,被景召鲨疯(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帝都公安局。

    魏汝芊从进来起,就开始行使她的沉默权。她在等律师,目光频频看向门口。

    终于,有人推门进来了。

    魏汝芊立马站了起来:“赵姐!”

    她口中的赵姐叫*桦,是热丽传媒的签约编辑,也是魏汝芊的经纪人,不过不是一对一的经纪人,*桦手底下有十几个网络主播。

    *桦后面还有个人,是穿着一身女士西装的胡美静。胡美静是热丽传媒单独配给Ruby的经纪人,魏汝芊有种不好的预感,她再度看向门口,没有第三人,只来了*桦和胡美静两个人。

    “不是让你帮我请个律师吗,律师呢?”

    *桦没回答。

    细算起来,胡美静算是*桦的上司,她走上前,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到魏汝芊面前。

    她今天纯粹是来通知的:“你违反了合约的第三十七条,热丽传媒有权单方面提出解约,这是解约合同,你跟热丽传媒的合作到此为止。至于请律师,那是你私人的事情。”

    魏汝芊正要张嘴辩解,胡美静抬手制止:“我接个电话。”她边接电话边往外边走。

    魏汝芊听见了,胡美静叫了Ruby的名字。

    “赵姐,这到底怎么回事?”

    *桦没跟拐弯抹角,板着脸直接问:“Ruby的那些热搜是你买的?”

    魏汝芊立刻摇头:“不是我。”

    “你还不说实话。”

    魏汝芊环顾了一下四周,刚刚给她做笔录的警察正在盯着她。

    她压低声音:“是顾成风买的。”她问*桦,“是不是Ruby在搞我?她让裴总搞我的对吧?我就知道是他们。”

    “裴总?”*桦笑她,“你可真天真。”

    “不是裴总是谁?”

    “顾成风是被谁打的,你忘了?”

    魏汝芊愣住了。

    摄影师,景召。

    她真想都没敢往那方面想,网红的地位有多低,那位摄影师的地位有多高……

    “当初不是跟你说了吗,你眼红谁也别眼红Ruby。”

    *桦是跟她说过,不过她当时根本没当一回事,她以为Ruby背后的人是裴东海,而她背后有顾成风,她只是想守住一姐的位置,怎么都没想到热丽传媒这座小庙里会有一尊大佛。

    她只是眼红了一次,就要付出这样的代价。

    *****

    除夕那天,商进财出院,不过他伤还没好,走不了路,苏兰兰用轮椅推他,夫妻两个一起来星悦豪庭做客。

    年夜饭景河东围着喜庆的红围裙做了一桌子菜,陆女士说,今天都要穿红色,连一贯不碰红色衣物的景召都穿了件红毛衣。

    窗花、对联、福字,还有寓意大吉大利的橘子树,年味在这套三居室的屋子里处处可见,景倩倩也穿上了商领领织的那条红色裙子。

    年夜饭后,商领领收到了两个红包,一个来自陆女士,一个来自苏兰兰。

    商领领在阳台拆红包的时候,走神了,红包里并没有多少钱,至少称不上沉甸甸,只是拿在手里的感觉很奇怪,她上一次收到压岁钱还是在十一年前,父亲给的。

    景召走过来,见她还在发呆。

    “怎么了?”

    她把红包揣进小斗篷的外套口袋里,还下意识地用手压了压:“我喜欢压岁钱。”

    她喜欢陆女士家的年味,快要超过红宝石。

    民生广场又开始放烟花了,五颜六色、一朵一朵,在黑色的高空炸开。

    景召看懂了她心里所想:“以后都会有。”

    “会一直有吗?”

    “嗯。”

    “那等我不年轻了呢?长辈也会给压岁钱吗?”她睁着比烟火还要明亮的双眼,里面装满了期待。

    她的外套没有扣子,是系带子的,领口的带子埋进了衣领里。

    景召用手指把那根带子勾出来,有点松,他重新绑了个丑丑的蝴蝶结:“等那时候就该你给长辈了。”

    商领领:“……”

    说好的一直有呢?

    她噘嘴:“那我呢?”

    “我给啊。”

    他像变魔术一样,真变出一个红包来:“商领领。”

    他很久没有这么连名带姓地叫过她,没有不亲近,只是更显得慎重。

    他说:“新年快乐啊。”

    红包是用小年那天写对联剩的红纸做的,上面有他写的“福”字,还有落笔日期。

    红包落在她手里,有凹凸不平的感觉,她打开来,里面并不是纸币:“这是什么?”

    “是一种石头,叫赤稞。”景召说,“它也是交易货币。”

    赤稞耐高温,用火烧它,会闪红色的光,很像红宝石。

    红包里装了二十二颗,大小不一。

    “西长海的北边有个岛国,叫阿缇也,阿缇也是个很闭塞的国家,因为地理位置和气候太特殊,即便资源丰富,那里也不会有战争,因为没有一所军舰能开过他们的母亲河,没有一架飞机能越过神秘的威尔齐鲁山脉,阿缇也是唯一一个百年来交易货币没有更改过的国家。”

    商领领从来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国家。

    她摸了摸红包里的石头,并不硌手,边缘都打磨得很光滑:“你是要在表白吗?那你说清楚一点,我笨,听不懂。”

    景召往客厅看了一眼。

    电视里正在播放春节联欢晚会,陆女士和苏兰兰聊得很欢,除夕夜的屋外很吵,他声音刚刚好,不大不小,只让商领领听到。

    “阿缇也是我最喜欢的国家,我去过一次,生活在那里的人幸福指数很高,我希望我能活久一点,希望我逝世后能埋葬在那里。”

    不是表白,是他的新年愿望。

    “领领,我给你赤稞你好好存着,每年给一次,五十年后应该够在阿缇也买两块墓地。”

    商领领有一瞬间感觉心脏被扯了一下,是那种痛痒痛痒的感觉。

    见过山河万里的摄影师,浪漫起来真的很不一样。

    ------题外话------

    ****

    见过山河万里的摄影师,浪漫起来不得了哟

    二更十点半左右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599839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