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85:景召反杀,捶死渣男(二更)免费阅读

185:景召反杀,捶死渣男(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小区里禁烟火,九点,民生广场上的烟花表演开始了,是民政局统一放的,星悦豪庭离广场挺远,小区里听不见声音,但能看见满天的火树银花。

    楼下很热闹,有小孩在玩摔炮和窜天猴,景召带了相机下去,拍天上的烟火、拍树上的灯串、拍小孩的笑脸、拍玩仙女棒的商领领。

    陆女士抱着景倩倩,边遛弯边跟牌友聊天,小区的万家灯火都亮了,与广场的烟火遥遥相对。

    今天是个阖家欢乐的日子,但也不并不是家家都欢乐。

    梅清拖着行李箱下了楼,她走了小区里人最少的那条小路,想远离热闹,地上铺的是鹅卵石,行李箱的轮子歪歪扭扭,在滚过一块大石头的时候,箱子翻了。

    一只手伸过来,扶了一把。

    梅清抬头:“谢谢。”

    是陆女士。

    景倩倩不知道自己跑哪儿玩了,陆女士在寻它。

    陆女士说:“不客气。”

    梅清年纪轻,每天朝九晚五,陆女士对她的了解不多,只记得她很漂亮,身材纤细,很会穿衣服,因为是舞蹈老师,气质好说话也温柔,不过这两年变了一些,她人憔悴了,也不爱打扮了。

    应该是和家里的变故有关,陆女士心想。

    梅清停下脚步后,就没有再着急走,而是回头,看向八栋的二十四楼。

    是不舍吗?还是不甘?

    陆女士问她:“怎么不等明天再走?”

    梅清把目光收回来,低头拢了拢耳边的头发:“他们家让我早点滚。”

    尽管今天是小年。

    陆女士提议:“不赶时间的话,要不要去那边坐坐?”

    梅清迟疑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她太多话不知道和谁说,她需要倾诉,需要有人听听她的故事。

    她把箱子放在脚边,小小的一个,没多少东西:“陆姐,你也觉得我是因为一双袜子才离婚吗?”

    陆女士摇头。

    肯定不是,一个能照顾卧病在床的丈夫两年之久的女人,不可能仅仅因为一双袜子选择离婚,一定是忍了很久。

    梅清穿得很单薄,但她不冷,眼底有悲哀,也有释然:“前年年底,他发生车祸,医院连下几次病危书,我到处筹钱,能借的人全部借了,我在外面奔波了一天,回到医院,他妈妈说我铁石心肠,眼泪都不掉一滴。”

    可是她哪有时间掉眼泪。

    她掉了个孩子,但没有人知道。

    “医生说后续还需要一大笔钱,我不敢辞职,医院单位两边跑,他过了三天才醒过来,我当时请了半天假,去医院看他。”梅清转头看向陆女士,微光照进眼睛里,有泪花,“你知道我听见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

    “他跟他妈妈说,给医院缴费的钱不能让我收着。”

    那钱是她四处借来的,但他们怕她带着钱走人,他们是一家人,而她不是。

    “我忍了两年,等他康复了才提出离婚,”她哽咽,却强忍着,“我对他蒋家仁至义尽了。”

    陆女士拍拍她的背:“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她以前是那么美丽骄傲的人,蹉跎了两年,耗掉了所有生机。她埋头,哭出了声。

    她的丈夫……不,现在是她的前夫,他在医院抢救的时候她没有哭,现在她要放过自己了,要大哭一场,为自己。

    远处尽是欢声笑语,盖过了嚎啕大哭声。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一条绿化带就能把它们隔绝开来。

    火树银花开得好漂亮,绚烂得像曾经的梅清。

    十点,#等景召道歉#上了文娱榜热搜第三。

    【还不道歉吗?】

    【景老师不会道歉吧】

    【顾成风:律师函警告!三次警告!】

    【景召在摄影摄像圈地位很高,顾成风他爸都不一定搞得赢】

    【……】

    文娱榜第十八,是网红Ruby的热搜,今天傍晚热丽传媒的裴东海亲自下场,公布了主题曲的演唱者,并不是Ruby,也算辟了抢资源的谣,其他的没多说。

    但尽管这样,还是有一些很不好听的声音。

    【大老板都亲自下场了,有点猫腻啊】

    【有两个待播剧的配音演员表里都有这个Ruby,绝对不简单】

    【都上热搜了,还查不到真名,不是大佬本佬,就是背后有大佬】

    【爆照啊,要是长得丑我就相信是靠实力】

    【资源确实不是一般的好】

    【开口闭口就说Ruby是靠大佬靠资源的路人们,麻烦先去了解了解Ruby好吗?看看她的作品,不管是单纯的ASMR、翻唱,还是配音拟音,我们Ruby都实力顶尖,从来不打擦边球,认认真真做声音内容,说她被潜、抢资源的有实锤吗?造谣一张嘴,什么实质证据都没有就在这里杠】

    【我看Ruby的视频三年了,Ruby真的很低调,和在*边缘试探的某兔不是一路人好吧】

    【纯路人,小姐姐的视频质量真的很高】

    【……】

    黑子挺多了,不过Ruby的粉丝也跟着涨得挺快的,毕竟没实锤,但Ruby有声音作品。

    十一点零三分,远在帝都的陈野渡在采访上被记者问道——

    “您觉得景老师会道歉吗?”

    陈野渡语气不善:“问景召去啊。”脸上是关老子屁事的表情。

    记者“……”

    十一点二十七分,一篇小作文上了热搜。

    小作文里详细描述了她作为受害者,被著名导演的儿子顾某以拍*为由,对她实施了侵犯,并且拍录了视频,发到付费app,与人共享。

    小作文后面,还有照片为证,以及对方的转账记录、威胁截图。

    顾成风那边澄清得很快。不过,他刚澄清,又有受害人站出来发声,接着警方通报、官媒下场。

    十一点四十分,方路明给商领领打了通电话。

    “不用你出手了,顾成风已经有人收拾了。”

    商领领问:“谁收拾了?”

    “我怀疑是你的景召哥哥。”

    十一点四十八分,顾成风删除了让景召道歉的那条微博。

    【以前就有人锤他,为什么还让他蹦跶到现在?因为他爹?】

    【*,怪不得景召会打他,该!】

    【我也是学摄影的,就是因为存在顾这种老鼠屎,总被人家说我们圈子水深】

    【物理*吧】

    【……】

    ------题外话------

    ****

    除了殡仪馆的百态人生,八栋租客也有几个小单位人生故事哈,但不多。

    离婚这段有点现实了,因为是现实里别人家的事情,人生有悲也有喜。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603053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