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84:领领被狗仔拍,恩爱小年夜(一更)免费阅读

184:领领被狗仔拍,恩爱小年夜(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中午十二点整,顾成风发了一条微博。

    顾成风:今天之内如果不道歉,就法院见@景召V

    后面是验伤报告的截图。

    【所以,景老师为什么打人?】

    【蹲一个后续】

    【两人都是摄影圈的,顾成风在摄影圈的名声那么臭,景召估计是替天行道】

    【盲猜一波:估计是女人问题】

    【我没原则,我就站景老师】

    【评论区里都是什么妖风邪气,打人还有理了?】

    【这人怎么又出来蹦跶了?前阵子不是被几个女的捶死了吗?】

    【快来,有人搞你[email protected]陈野渡V】

    【景老师最近的三个作品:云疆非遗宣传照、致幻剂原材料荷兰子、偏远地区老人遗照,摄影作品反应人品,我无条件相信景老师】

    【……】

    下午两点左右,二十四楼的老蒋头请景召过去帮忙拍全家福。

    老蒋头一家搬来八栋有将近两年了,在那之前,老蒋家住在星悦豪庭的六栋,是自己家买的房子,一百四十平的大边户。前年年底,老蒋的儿子小蒋发生车祸,手术和后期复健花了一大笔钱,所以他们一家把房子卖了,搬进了八栋。

    老蒋的老伴周氏想在家里拍,景召带了相机过来,陆女士和商领领也过来了。周氏在泡茶,老蒋穿了件新的中山装,双手交叠着背在身后,心情不错,小蒋催房间里的太太快点出来。

    小蒋的太太叫梅清,是位舞蹈老师。

    “怎么还不出来,你快点。”小蒋催了几次,有点不耐烦。

    梅清出来了,但并没有换衣服,身上还穿着家居的厚睡衣。

    小蒋立马脸色不好看的:“你怎么回事?怎么还不换衣服?”

    梅清脸上的表情非常冷淡:“我昨天就跟你说了,我不拍全家福。”

    “不好意思啊景老师。”小蒋道完歉,铁青着脸,把梅清拉进了卧房。

    小蒋因为车祸后遗症,左脚有点跛。

    夫妻两人在房间里争吵,声音很大,他们还提到了离婚,外面的老蒋和周氏听见后都拉下了脸。

    “那个,”陆女士觉得待着挺尴尬,“我们先回去,等你们准备好拍了我们再上来。”

    周氏很不好意思:“真是抱歉啊,儿媳妇不懂事,让你们白跑了一趟。”

    陆女士说:“没事没事。”

    这全家福大概率是拍不成了。

    没多久,八栋女租客友爱群就有人说起这个事了。

    买保险找张贞玉:【两个人吵得很凶,我在我家都听得一清二楚,梅清离婚协议都打出来了,铁了心要离婚】

    王太太:【为什么啊?小蒋的腿不是恢复得还可以吗?最难的两年都挺过来了,怎么这时候要离婚?】

    月初女士:【不知道,但女人要离婚肯定是心冷了】

    赵桂芬:【梅清的公婆有点……】

    买保险找张贞玉:【梅清和小蒋前几天就吵过,好像是小蒋把袜子乱扔,惹恼了梅清】

    海外代购.庄红:【不可能只是因为袜子,袜子应该只是个导火索】

    最了解已婚的女人的,还是已婚女人。

    下午四点左右,景召帮景河东跑腿,去商场买年糕,商领领也一起去了。

    今天阴天,天气预报说傍晚有小雪。

    景召把车停在了商场外面的路边:“外面冷,你在车里等我。”

    “不,我也要去。”

    商领领推开车门,景召又给拉上了:“先把衣服拉链拉好。”

    广场上熙熙攘攘,人很多,商场的楼顶有一块很大led广告屏,滚动着播放最近热门电影的宣传片。

    下车没走几步,景召停下来,稍微侧了侧身,让商领领走在自己面前:“你带口罩了吗?”

    “没有带,怎么了?”

    “有人跟拍。”

    景召不是艺人,像这种被跟拍的情况并不多,应该是因为这两天的事才盯上了他。

    景召将商领领脖子上的围巾往上拉了拉,遮住了她小半张脸:“在这等我一下。”

    他走到路边的一辆车前面,敲了敲车窗

    车上的人硬着头皮开了车窗,尴尬一笑:“你好,景老师。”

    狗仔其实不太喜欢盯景召,一来是因为他口碑好私生活简单,没什么爆料黑料,二来摄影师和狗仔都用相机吃饭,五百年前也算是同行。

    景召语气挺随和的:“我是摄影师,对肖像权会比较敏感,我无所谓,不过我女朋友还请你们多注意。”

    狗仔朋友连连点头:“那是那是。”

    “辛苦了。”

    “……”

    就很心虚啊。

    狗仔朋友目送五百年前的同行走远,看见那优越的背影,手有点作痒,于是举起相机连按了几下快门。

    商领领还在原地等,捂着脸上的围巾,瞄车里的狗仔。

    景召回来,她问:“被拍到了吗?”

    “嗯。”景召很自然伸手去牵她,带她往商场的入口走,“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不会让你的脸暴露在镜头里。”

    商领领从围巾里面抬起头来:“为什么要打招呼,我见不得人吗?”

    “不是这个意思,你不是不想露脸吗?”

    她把头埋下去,声音闷闷的:“哦。”

    她很矛盾,不想露脸是真的,但不能被景老师公开的失落也是真的。

    除了年糕,景召还买了一些零食和水果,商领领沉浸在不能公开失落里,所以话比平时少一些。

    坡道式扶梯的速度很慢,今天是小年,人很多,有点拥挤。

    商领领和景召前面的购物推车上坐着个小宝宝,小宝宝从上扶梯开始,就盯着商领领手里的水果冻。

    他挥着白白胖胖的小手去抓:“呀呀!”

    商领领从袋子里,拿了一个新的出来,正要给那小宝宝,景召说:“小孩子不能吃果冻。”

    正好孩子的母亲转过头来。

    商领领笑笑:“不好意思啊。”

    年轻母亲也笑笑:“没事。”

    于是,商领领把果冻给了小宝宝的母亲。

    “小宝,叫姐姐。”

    小东西看着景召,口水乱飞:“哆哆。”

    商领领:“……”

    扶梯上坡,全程大概有一分钟,景召的脚一直抵着前面推车的轮子,弄脏了脚下白色的板鞋。

    晚上七点,景召和女友逛超市后同回“爱巢”的照片被狗仔放到了网上。

    【还不道歉吗?】

    【顾成风:律师函警告!二次警告!】

    【真有女朋友啊】

    【身高好配,看着像圈外人】

    【景老师牵女朋友的动作好苏!!】

    【居然给脸打了马赛克,太把咱当外人了】

    【沉井女孩绝不认输!】

    【……】

    八点半,陆女士家吃小年夜饭。

    商进财还在深明医院住院,苏兰兰打了视频电话过来。

    陆女士那边有一桌子菜,苏兰兰惊叹:“好丰盛啊。”

    “等老商出院,你们来我家吃饭,我让老景给你们做满汉全席。”

    老景对着镜头憨憨一笑。

    商进财把寡然无味的外卖推开,一颗光头在视频里能反光:“好啊好啊。”

    “领领。”苏兰兰在那边喊人。

    正在吃饺子的商领领抬起头。

    陆女士把手机举过来。

    视频里苏兰兰笑得像朵菊花:“小年快乐!”

    苏兰兰是真不怕商领领了,居然在那边比心。

    商领领:“哦。”

    因为不习惯,这声哦有点冷淡。

    她看了一眼景召,景召也在看她。好吧,她营个业吧,重新看向镜头,比心:“爸妈,小年快乐。”

    旁边,陆女士正在河东狮吼。

    “景见,你倒什么酒,给我喝饮料!”

    景见穿了件正红色的卫衣,最近烫了个头,弄了个脏辫,发带一戴,谁都不爱:“我成年了。”

    陆女士眼神警告:“你还没毕业,不准喝。”

    景河东给自己倒白酒:“喝一点点没事。”

    陆女士一个眼神过去。

    景河东白酒洒了两滴,扭头训斥老二:“听见没,不准喝。”

    景见:“……”

    趴在沙发上“观看”小年晚会的景倩倩:“喵。”

    电视里主持人在拜早年。

    景召的声音有点被盖住:“商领领,你也不准多喝。”

    商领领:“我毕业了。”

    景召把她的酒端走了,她喝多了喜欢背动物世界。

    景倩倩:“喵。”

    呵,吵闹的人类。

    一家五口一只猫,欢声笑语,热热闹闹。

    ------题外话------

    ***

    不好意思迟到了,二更十点半左右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603261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