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83:贫困景见菜鸟金主免费阅读

183:贫困景见菜鸟金主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喵。”

    景倩倩伸了个懒腰,爪子拍到了“二哥”的手机,惹得他不满了,顺手把它丢进了猫窝。

    “喵。”

    呵,人类。

    阳台放了把摇椅,摇椅上铺了毯子,景见躺在摇椅上打游戏。

    有游戏好友戳他。

    一个神秘的女子:【看看大神】

    一个神秘的女子:【看看大神】

    景见看完退出了对话框,不打算回复。

    对方又开始送衣服。

    景见没领,不想对方再送,回了一句:【别给我送东西】

    一个神秘的女子:【可以带我一起玩吗?】

    一个神秘的女子:【我现在没有那么菜了】

    一个神秘的女子:【看看大神】

    后面是一溜的emoji表情。

    景见被她吵烦了,跟队友说:“我拉个人。”

    他已经组队了,队友是杨清池和方路明。商请冬不在,医院太忙,快过年了都没有放假。

    方路明问:“谁啊?”

    景见说:“不熟。”

    “不熟干嘛拉他?”

    方路明以为是男的。

    结果人拉进来,一开口是娇娇软软的女声:“看看大神?”

    方路明诧异:“妹子?”

    景见可是从来不带妹子打游戏的,方路明暼了一眼id:一个神秘的女子。

    听声音,是个甜妹。

    “各位大神好。”钟云端很紧张,她没怎么打过四排。

    “小妹妹,怎么称呼啊?”这吊儿郎当的*语气,当然是方路明了。

    “叫我神秘就可以了。”

    方路明自然熟:“神秘妹妹,待会儿要不要跟我一路?”

    杨清池嘲笑:“就你那点技术,谁给你的自信?”

    “滚,少拆老子的台。”

    方路明话刚说完,人姑娘细声细气地开口:“我想跟看看大神一起。”

    哦,想泡景见啊。

    方路明相当识趣:“行吧。”他转头诚邀,“清池,一起啊。”

    杨清池:“滚。”

    景见点了开局。

    杨清池去了P城,方路明跟着他跳了。

    钟云端已经学会了跟随,和景见去了学校那片房区。

    队伍麦开着。

    方路明刚落地,先找人:“杨清池,你在哪呢?”

    “自己看地图。”

    好冷淡。

    方路明开始想念商请冬了。

    景见和钟云端一路,他也没怎么管她,把一楼二楼的物资留给她,自己上了三楼,等他捡完三楼的下来,看见她拿着平底锅靠墙傻站着,脚下还有把枪。

    “你怎么不捡?”

    “包里已经装满了。”

    “你捡了什么?”

    “捡了好多。”钟云端现在走位已经好很多了,走得很快,还去旁边房子里捡了很多东西。

    景见看了一眼她手里的平底锅:“把没用的都扔了。”

    钟云端还是菜鸡:“哪些是没用的?”

    “你手上那把平底锅就是没用的。”

    “……”

    可是好看啊。

    钟云端有超多平底锅的皮肤,正在用的是一个粉色的,跟她头上的头盔是配套的。

    “哦。”她恋恋不舍地把平底锅放下,捡起脚下的枪。

    方路明那只菜鸡又在嗷嗷叫了。

    “清池清池,有人来了!”

    “清池!”

    杨清池嫌弃得要死:“你声音小点儿,我都听不到脚步声了。”

    “啊啊啊啊清池,有人打我!”

    杨清池:“……”

    钟云端心想,还好她不吵,就默默地跟着——

    砰。

    她被击倒了。

    “看看大神……”

    景见过来扶她:“躲到墙后面去。”

    “嗯。”

    她都不敢站直,趴着挪过去的。虽然不能帮上忙,但她也不想添麻烦,她就默默地趴着,看景见打。

    啊,他好准呐。

    “我过去舔包,你去把车开出来。”

    钟云端站起来,又蹲下:“车在哪里?”

    景见说:“你后面有个车库。”他去对面舔包了。

    钟云端蹲着走路,不太熟练地给身体转了弯,然后看到了车库。

    是一辆有点旧的车。

    她上了车,把油加满,还好捡了两桶油,然后她把车倒出来,前面有围墙,她要把车开出去。

    景见舔完包过来。

    “你在干嘛?”

    “我在倒车。”

    景见:“……”

    就看到她退出来往前开、退出来往前开……在反反复复地往墙上撞。

    钟云端:“诶,为什么我在掉血啊?”

    景见:“……”

    这么撞,血能不掉?

    景见有点心累:“你下来,我来开。”

    钟云端:“哦。”

    一局游戏下来,方路明贡献值0,钟云端贡献值0,但这一把还是赢了,杨清池是淘汰王。

    游戏刚结算完,陆女士在客厅喊人。

    “景见。”

    刚好,景见不想再组队了:“我要先下了。”

    然后他退出了组队。

    陆女士塞给他一个银行存款一亿的贵宾客户才有的帆布袋子:“帮我把这副对联送去202。”

    又是202。

    “干嘛要送?”

    陆女士把他往门外推:“202的小秦是你嫂子的同事,你会不会做人?”

    不会做人的景见去了二楼。

    小秦不在,小秦打工去了,小钟来开的门。

    景见直接把袋子挂在了门上:“房东太太给的。”

    门就开了个缝,钟云端戴着个口罩,手钻出来,用手指把袋子勾进去:“多少钱?”

    “不要钱。”景见没忍住,问了句,“你有驾照吗?”

    “有。”

    钟云端有国外的驾照。

    景见一副你居然有驾照的表情:“哦,会开车啊。”

    那游戏里还开成那个鬼样子。

    显然,人不聪明。

    景见手往兜里一揣:“走了。”

    “等等。”

    他回头。

    “等我一下。”小姑娘噔噔噔地跑进了屋,过了会儿,又噔噔噔地跑回来,她把门再拉开一点点,荧光绿的棉袄袖子下面是一只嫩藕似的小手,手上捏着个鼓鼓的红包。

    她手往前伸了伸。

    景见瞧了眼红包,人没动。

    小姑娘大大的眼睛里闪过慌张,解释说:“这是我老家的习俗,小年当天上门来拜访的人都要给红包的。”

    景见的目光从拿着红包的那只手开始往上移,移到了戴着口罩的那张脸上。

    有点想扯下来看看……

    “啪!”

    门被关上,红包扔在了地上。

    景见:“……”

    他愣了几秒,捡起红包,捏了捏厚度,少说也有一万,这姑娘……奇奇怪怪的。

    他带着红包走了。

    过了好几分钟,耳朵贴门上的钟云端听不见声音了,于是开了一条门缝,看见地上没红包,她捂嘴笑了,心想:应该够他花几天了。

    景见回了十七楼,陆女士在包饺子。

    他把红包往桌上一放:“喏。”

    “什么?”

    “202那个神秘女子的房租。”

    陆女士擦擦手上的面粉,拿起来看了看,里面一沓红票子:“她的房租不是一直结给小秦吗?”

    景见摊摊手,不管。

    陆女士转头去联系秦响。

    半个小时后,钱退回了钟云端的微信,她抱着那个存款一个亿才会发的帆布袋,再次陷入了迷茫:该怎么接济贫困的恩人呢?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难题。

    ------题外话------

    ****

    临时有点急事要处理,今天没有二更哈。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604951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