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80:领领出名,景召打人进局子(二更)免费阅读

180:领领出名,景召打人进局子(二更)
    下午,景召送商领领回华城。

    翌日是周一,商领领要去殡仪馆上班,景召又回了帝都,年底将至,工作室有些工作要收尾。

    陆女士问景召要在帝都待几天,他说小年前会回去。商领领上了四天班,从二十七号开始放年假。

    城市里年味不足,除了满街的红灯笼之外,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车水马龙,一样的忙忙碌碌。

    七楼的靳女士会做家乡的小吃,把麦芽糖熬得浓稠,凝薄薄的糖饼,再在黑芝麻里滚一圈,做成香香脆脆的芝麻甜饼。

    五楼的萧女士腌了很多腊肉腊鱼,送给了关系好的住户,陆女士还在她那里学会了做红酒香肠,只是肠衣里塞得太多了,不够好看,味道是很好的。

    隔壁七栋的有位会剪纸的老太太,在楼下摆起了摊,五块钱一个花样图案,很便宜,算是只收了红纸钱。陆女士跟着学了半天,只会剪缺腿的猪宝宝。

    商领领网购了毛线,给景召织围巾之余,还给景倩倩织了一条红裙子,针脚不怎么整齐,但很喜庆。

    织好后,她给景召发了视频通话:“景召你看,我给景倩倩织的裙子。”

    半半个镜头里都是景倩倩那条毛线裙子。

    看着似乎有点小。

    景召在工作室的摄影棚里,后面有补光灯,光线将他脸上的皮肤照得很白,灯后的背景是一片黑色。

    黑白相衬,被衬得最好看的是黑白两色里的人。

    景召回头说了一声稍等,然后问商领领:“它穿得下吗?”

    “穿不下就让它减肥。”小姑娘在那边抱怨,表情很生动,“它太胖了,我抱它一会儿手都会酸。”

    这会儿商领领正坐在厅的地毯上,景倩倩趴在她脚边打盹,偶尔舔一舔肉嘟嘟的猫爪子。

    “别坐地毯上,”景召说,“坐到沙发上去。”

    “哦。”

    商领领坐到沙发上,跟景召说了一会儿的话,也没什么主题,东拉一句西扯一句,景召话不多,但有问必答、有叫必应。

    商领领跟他视频了有十来分钟:“你在忙吗?”

    “嗯。”

    “那你忙吧。”

    商领领挂断了。

    景召收起手机,转头对人说:“抱歉,让你久等了。”

    今天的人不是普通的人,是最近大热的方影帝。

    方影帝是第二次跟景召合作,关系还行,能聊上一两句。

    “没事儿,是女朋友吧?”

    “嗯。”

    景召不太喜欢跟人讲自己的私事,但关于商领领,他也不喜欢遮遮掩掩。

    方影帝顺嘴夸了一句:“听声音很可爱。”

    景召回:“谢谢。”

    下午,陆女士出去打麻将了。

    “领领。”

    三点左右,打麻将的陆女士突然冲回了家,很着急忙慌:“领领。”

    商领领在阳台织围巾,转过头来,头上戴着一顶既能遮阳又很保暖的帽子:“嗯?”

    陆女士说:“你上热搜了。”

    商领领上了文娱榜的热搜,#ruby#排在了第七,#小明悦兮#排在了十一。

    热评第一的留言是:这人谁啊?

    第二的留言是:才几个评论,这rs买的吧

    商领领也觉得,这热搜估计是买的,但问题是,谁给她买的?

    留言里有一大批水军。

    又一个明悦兮

    脸都不露,背后肯定有大佬

    as是个什么鬼?

    连网红都这么卷了吗?还要认干爹抢资源

    ……

    小明悦兮是个贬义词,暗讽ruby网红出身,想炒作出道,并和老板不清不楚的关系。

    商领领没什么感觉,陆女士给气坏了,说要打电话给召宝,找人撤热搜。

    商领领不怎么生气,就是有点烦围巾又织错了,她边拆掉毛线:“召宝很忙,不用找他了。”

    陆女士就说自己找人撤。

    “不用撤了,有那个钱还不如捐出去,反正我没有露脸,ruby也不是我的真名。”

    “那怎么行,不能平白让人骂了。”

    商领领放下拆到只剩两排的围巾,打开微博,匆匆浏览了一下,然后拿给陆女士看:“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你看我粉丝涨得好快啊。”

    有时候,黑红也是一种红。粉丝的确涨得很快,陆女士暂时打消了撤热搜的念头。

    商领领微博那边还挺乐观的,前来瞧热闹的人里头有不少看完视频入了坑的。

    这个视频我看过!!!原来原创是你啊@ruby

    一脸懵逼地进来,一脸懵逼地出去

    不懂as,不过这个博主录的白噪音听起来很舒服

    为什么说她小明悦兮?

    什么鬼?自己炒作自己?

    我最近经常刷到这个博主的短视频

    ……

    有个互关的老粉私信商领领。

    一条美少女:你好,ruby,我是你的粉丝

    后面是几张截图。

    这条美少女应该是加了兔子芊的粉丝群,兔子芊在粉丝群里哭诉过几回,很委婉地表示她最近状态不好,原本要给她唱的歌,被公司给了一个新人,还说公司很器这个重新人之类的。总之,就是委婉地说,公司一个新人抢了原本属于她的工作机会。

    群里有人艾特榜一大哥,说兔子被人欺负了。

    一条美少女:ruby你要小心啊,兔子芊的那个榜一大哥很厉害的,听说兔子芊和他还是现实里的朋友。

    商领领回了一条:谢谢。

    之后她下了微博,继续织毛衣。

    晚上有个颁奖晚会,陈野渡被提名了最佳导演,景召也出席了,作为陈野渡的合作伙伴,也作为晚会的颁奖嘉宾。

    和陈野渡竞争的那位导演叫顾永陵。

    最后,顾永陵拿了奖。

    然而,顾永陵的儿子顾成风在颁奖晚会的厕所里被景召打了。

    当晚,整个微博文娱榜几乎被景召、顾永陵、陈野渡、顾成风四个名字承包,网红ruby成功地被挤了下去。

    景召和陈野渡都没有表态,顾永陵声称已报警,顾成风微博上晒了自己的伤。

    对了,顾成风也是个摄影师,但没什么名气,在圈子里全靠他父亲的关系,后来改拍电影,依旧没什么水花。

    这件事在网上的讨论度很高,就是讨论的风向嘛,估计顾氏父子也没想到会这样。

    谁能说景老师和陈导不是真的呢?

    沉井cp又可以了

    虽然打人不好,但我磕到了!

    评论里都是什么妖魔鬼怪,打人还有理了?

    陈导输不起啊,没拿到奖就打人?

    互联网没有记忆吗?顾成风潜他爸剧组女演员的事忘了?

    摄影圈的都知道,顾成风——辣鸡一只

    ……

    颁奖结束后,景召的电话的打不通,他人在警局。

    给他做笔录的值班民警叫小宗。

    小宗是新人,问问题一板一眼:“姓名。”

    “景召。”

    “职业。”

    景召抬了下眼皮,顾成风在另一头做笔录,正在义愤填膺地指控。

    小宗没等到回答,径自写上了摄影师三个字。

    “景老师。”

    景老师目光收回来了。

    小宗语气不要太好:“那个……你为什么打人啊?”

    景老师给警局拍过宣传照,还拍过禁毒视频,大家私下都见过,小宗对景老师的印象非常好,景老师是个优秀但不骄傲的人,工作的时候很专业,私下随性好说话,正直又有信念感——

    “他欠打。”

    小宗:“……”

    终究是错看了景老师啊。

    小宗只好看向坐在景老师旁边的陈野渡,试图从侧面了解情况:“陈导。”

    陈野渡一副犯困的表情:“跟我没关,我就是个看戏的。”

    坐在旁边桌子上的方路深看不下去了,把手铐往桌子上一扔:“你俩干嘛啊,不交代清楚是想留下来过夜?”

    ------题外话------

    ****

    猜猜,景老师为毛打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