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76:正经的景老师还是从了(二更)免费阅读

176:正经的景老师还是从了(二更)
    灯光明媚,映进了情人的眸里。

    商领领被景召抱到了沙发上,她软了身体,很乖巧地躺着,双手环在景召脖子上,他单脚跪在沙发的一侧,拉下了她羽绒服的拉链,吻她锁骨的皮肤、吻她红色的耳坠。

    黑色的裙摆铺在白色沙发上。

    景召压低身体,单手绕过她的后腰,把她捞进了怀里:“领领。”

    她眼里有早春的桃花,娇艳欲滴:“嗯。”

    “裙子很美。”

    她笑:“我不美吗?”

    景召不回答,又去吻她,很急切,忘了要温柔。

    裙摆被弄乱了。

    商领领听着景召的呼吸,开始很乱,然后慢慢平静。

    “景召。”

    景召抱着她,脸靠在她肩上,轻声地应:“嗯。”

    她想问为什么不继续了。

    她自己动手,去碰景召的腰,手刚钻进他衣服里,被他按住了。

    “领领,让我睡会儿。”

    他翻了个身,躺在她身边,合上了眼睛。

    之后,没了动静。

    “很累吗?”

    “嗯。”

    景召说话声音太轻,倦意很浓。

    商领领换了个姿势,手撑在沙发上,那样趴着,借一抹灯光,看景召的脸。

    他的睡相很好,端正地躺着,不打呼不磨牙,也不会乱动。杏*的光安静地落在他脸上,描摹他的五官,漂亮精致得不像话,像睡在橱窗里的美人。

    商领领悄声抬起手,用指腹很轻很轻地碰了碰他的眼皮:“你在国外都不睡觉吗?”

    景召没有应。

    她又碰碰他的睫毛,长长的,像把小刷子:“厅很冷,你去床上睡。”

    他呼吸平稳,依旧没有应。

    商领领凑过去,亲他一下:“睡着了吗?”

    他已经睡着了。

    “景召。”

    “嗯……”

    应她一句只是本能,景召并没有醒。

    他是真的累了,不知道在国外做了什么。

    商领领爬起来,去房间里拿被子,给景召盖好,然后自己去洗漱,换了睡衣躺回沙发,钻进景召怀里。

    “晚安。”

    窗外一弯银月,像美人指甲上的月牙。

    早上醒来,商领领人在床上,摸摸枕边,是凉的。

    哎,景老师又睡了沙发。

    商领领趿着拖鞋,出了卧室,厅不见人,厨房里有声音。她跑去厨房,扒拉扒拉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景召,你什么时候抱我去房间的?”

    景召在煎鸡蛋:“凌晨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目光挪开,“去把衣服穿好。”

    商领领没有穿内衣睡觉的习惯。

    她回房间,换好衣服,去浴室洗漱,脸洗到一半,她又跑出来:“景召。”

    “嗯?”

    景召看向她。

    她上前,脸上的水没擦,还湿漉漉的,她把衣领拉下来,锁骨露出来:“喏,你看。”

    上面有痕迹。

    她笑得特别坏,像做坏事得逞了的模样。

    景召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到她脸上,到底没她脸皮厚,耳朵发烫:“脸洗完了?”

    “没有。”

    他把她衣服拉好,遮严实:“去洗脸。”

    商领领哼着歌回了浴室。

    早饭景召自己做的,煎了鸡蛋和火腿,还煮了红薯粥。

    商领领不喜欢吃鸡蛋黄,剔出来放到盘子的边上:“你跟裴东海熟不熟?”

    “还行,说得上话。”

    “他给了我很多资源,是你拜托的吗?”

    “没有特别说什么,只说了你是我女朋友。”景召把鸡蛋黄夹到自己碗里,“他给的那些资源你要是不想要,直接和他说。”

    “嗯。”

    他把另外几个煎鸡蛋的蛋黄和蛋白都分离开,问商领领:“我是不是插手太多了?”

    “没有啊,”商领领喝了一口甜甜的红薯粥,“我喜欢你管着我。”

    管多点好,商领领有自知之明,如果没景召管着,她容易无法无天。

    “今天有没有安排?”

    “没有。”

    景召说:“我待会儿要去一趟陈野渡的剧组。”他稍作停顿后,抬头,“一起吗?”

    那马甲就掉了。

    “我不去了。”商领领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外面很冷。”

    “那你在家里等我,中午跟我一起吃饭。”

    “好。”

    他们刚吃完早饭,贺江打了电话过来,景召在接电话。

    商领领把桌子上碗筷收了,刚打开水龙头。

    景召过来,又关上水龙头:“放着,我来洗。”

    他电话还没挂断,那边贺江说了什么,他嗯了声。

    商领领不想给贺江听到,很小声地说:“饭你做,碗也你洗,景老师,那我以后要是越来越好吃懒做怎么办?”

    景召挺认真地想了想,不介意的语气:“那你就好吃懒做吧。”

    电话那边的贺江:“……”他也想好吃懒做呢。

    景召挂了电话,把袖子卷起来,开了水龙头。

    商领领在厅玩了会儿,又跑来厨房。

    “景召。”

    景召转过头来:“嗯。”

    她又去扯自己的衣领,想一出是一出:“我也要给你弄一个。”

    景召正经得不能再正经:“不要妨碍我洗碗,去厅待着。”

    “……”

    好不解风情。

    商领领去厅生闷气了。

    景召洗完碗,用热水温了杯牛奶放在餐桌上,小姑娘头都不抬一下。

    “领领。”

    她胡乱地戳手机:“干嘛?”

    景召说:“我要出门了。”

    她就不抬头:“哦。”

    然后,她听见开门、关门的声音。

    居然就这么走了……她一脚踹了沙发上的抱枕,正要再踩两脚,目光里多出一双拖鞋来。

    是景召又折回来了。

    她抬起头,眨巴了两下眼睛。

    他去把窗帘拉上。

    “你干嘛拉窗帘?”

    “对面有人在晒被子。”

    窗帘拉上了,屋里暗下来,景召走到商领领面前,蹲下来,握着她的手,放到衬衫的扣子处:“你自己解。”

    ------题外话------

    ****

    景老师:躺平,已放弃抵抗。

    (求个月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