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74:陆女士护短,景召归期(二更)免费阅读

174:陆女士护短,景召归期(二更)
    那么,她绝不能让陆女士知道她曾用笼子囚禁过景召。

    不能太不乖。

    她解释:“我刚刚不是真的要打人,是吓唬他的。”

    “真打人也没什么,谁还没个脾气。”陆女士看出了她的担心,“领领,你不用怕我误会什么,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有眼睛,会自己看。”

    她是什么样的人?

    商领领越来越不清楚了,她坏了很多年,也乖了很多年,可以很坏,也可以很乖。

    她只是听着,没有接话。

    陆女士说:“我很早就搬去了华城,所以对你以前的事情了解的不多。”

    但陆女士知道,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商领领不被很多人欢迎。

    “但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你现在是召宝的女朋友,是我未来的儿媳妇,你遇到什么讨厌的人、委屈的事,都可以来跟我说。对了,我还没跟你说过,梵帝斯你知道吧?”

    “知道。”

    商领领很早就知道陆女士的身份,她都查过,也知道景召是陆女士“捡”来的。

    陆女士说:“我就是被梵帝斯踢出来的那个陆老二,虽然已经被踢出来了,但烂船还有三斤钉呢,多少管点用。”

    商领领泪花闪闪:“才不是烂船,是巨轮!”

    陆女士噗嗤一声笑了。

    商领领也跟着笑。

    严肃的谈完了,相处模式又回到了之前。

    陆女士没有问太多商领领隐瞒身份的细节,反而问了很多商进财的事情,得知是商领领把陈孝贤送进监狱之后,陆女士更加坚定自己的看法,不相信商领领是传闻中那种那种人。

    回华城的路上,陆女士沉默寡言。

    景河东慢悠悠地开着车:“老婆。”

    “嗯。”

    “你在想什么?”

    陆女士在想陈孝贤被踢断的腿。

    “你是不是觉得领领跟咱们之前认为得不太一样。”

    “不是,我是担心陈家人会来报复。”

    “应该不会。”景河东琢磨了一下,“领领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不是以前那个乖乖的样子。

    陆女士倒不介意这个:“厉害点也好,你是不知道帝都那群人怎么说她,从她一丁点大就开始各种编排她,不厉害点还不得被欺负死。先不管领领爸爸是个怎样的人,小孩子是无辜的啊,领领一生下来,很多人就给她取外号,什么小魔女、怪胎、神经病、*,从小被这么对待,能不扭曲就不错了。”

    陆女士想起来了她还在帝律公馆的时候,那会儿商领领才几岁大,每天一个人坐在自己家门口,孤零零的,路过的人总是说三道四……

    不能想,越想越心疼。

    陆女士给乔文瑾打了个电话。

    乔文瑾兴冲冲地先开了口:“常安,太好了,刚刚我家老二跟我说了,商领领只是他一个不熟的同学。”

    陆女士忍住说出*的冲动:“你干嘛这么高兴?帝都商领领哪里不好了?她不仅人长得漂亮,还有钱有势。”

    好想让乔贵妇女士醒醒!

    帝都商领领和华城商领领都是她家召宝的!

    不知内情的乔文瑾还在那边为儿子抱不平:“你是不知道我家老二小时候被她打得多惨。”

    “那是你家老二皮。”

    “而且我听说——”

    陆女士打断了乔文瑾的话:“听说的事就不要说了,三人成虎,传闻听听就好,当不得真。”

    其实那些传闻陆女士也听过,确实说得有鼻子有眼,不过她更相信自己的判断和直觉。

    “再说了,你就这么信不过你家老二看人的眼光?商领领那么打他,他还跟人家玩,这不就说明商领领绝对不是你以为的那种人。”

    乔文瑾想了想:“也对,虽然我家老二不是做生意的料,但做人不蠢。”

    乔文瑾还蛮欣慰的,他家老二不是个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性子,才几岁的时候就有自己的主见,不管别人怎么说商领领,他都雷打不动地跑去商家跟商领领玩,如果不是被打得太多了,没准长大后能传一段佳话。

    陆女士还有件正事要问:“之前你跟我说商领领学她爸用笼子养情人的事,是从哪里听来的?”

    “公馆里的太太们说的。”

    “有人看见了?”

    乔文瑾说:“那倒没有,就有人看见了笼子。”

    陆女士心里有数了。

    “以后你要是再听见别人说她,你多帮她说说话。”

    乔文瑾觉得陆女士很奇怪:“为什么?”

    陆女士瞎扯淡:“因为她是你家老二一个不熟的同学。”

    “……”

    可能因为这次的事,苏兰兰对商领领殷勤了很多,吃饭的时候,居然还给她挑了鱼刺。

    商领领吃着鱼,不禁思考:自己是不是最近脾气太好了?苏兰兰都敢把筷子伸她碗里来,方路明也敢挂她电话了。

    不好,不好。

    苏兰兰夹了块排骨,放商领领碗里:“吃这块排骨,这块肉多。”

    商领领抬头,本打算发发脾气,树树小魔女的威风,却对上苏兰兰一张太阳花一样的笑脸。

    商领领默默地低头,吃排骨。

    算了,下次再树威风吧。

    商进财没有那么快出院,商领领回华城之前去见了商请冬。

    他刚从手术室出来,身上还穿着蓝色的手术衣,和家属说完病人的情况后,快步走向商领领。

    “姐。”

    他看见商领领心情很好,笑起来眉目清朗:“你来找我吗?”

    商领领来封口。

    “七年前,你在华城别墅里看到的人,还记不记得?”

    商请冬七年前见过景召。

    “记得。”

    商领领懒得拐弯抹角:“那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知道,摄影师景召。”

    “他是我男朋友。”

    商请冬猜到了,景召微博官宣的时候他就猜到了。

    “如果别人问起来,什么也不要说。”商领领是警告的语气。

    商请冬怏怏地回答:“我知道,我不会告诉别人。”

    商领领说完就走。

    “姐。”商请冬叫住她,“你的联系方式能不能给我?”

    她说:“找清池要。”

    过后商请冬找了杨清池,杨清池说他根本没有商领领现在的号码。

    当年,商领领回了华城。

    晚上,景召打电话来,说他周末回国。

    ------题外话------

    ****

    元旦快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