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72:领领打人被准婆婆撞见(二更免费阅读

172:领领打人被准婆婆撞见(二更
    对,是塌房的感觉。

    陆女士从病房出来,一个电话打到乔文瑾那里。

    乔文瑾以为好友是来安慰自己的,焦心地跟好友诉苦:“常安,我家老二怎么办啊?”

    陆女士没心情关心她家老二:“你确定那是帝都商领领?”

    “确定啊,她样貌没怎么变,就是比十八岁的时候还要漂亮。”乔文瑾一想到自家傻儿子和商家那姑娘咬耳朵的场景就忧心,“肯定是因为长得漂亮,我家老二才鬼迷了心窍,跟她——”

    陆女士严词打断:“不可能!”

    乔文瑾很懵:“啊?”

    “如果那是帝都商领领,你家老二跟她就不可能。”

    乔文瑾不理解:“为什么不可能?”

    如果是同一个人,那就是召宝的女朋友!

    陆女士随便诌了个理由:“因为你家老二丑。”

    乔文瑾:“……”

    乔文瑾好气啊,要不是闺蜜,她就摔电话了:“有个词叫丑帅你知道吧?我家老二只是帅得不明显,虽然我也不太满意帝都商领领,但我家老二配她是够的。”

    陆女士还不确定帝都商领领是不是华城商领领,但万一是呢?

    所以不能输。

    她声音比乔文瑾更大:“别想,不配。”

    “……”乔文瑾觉得她今天太奇怪了,“常安,你怎么了?”

    陆女士很矛盾,一边不希望帝都商领领就是华城商领领,一边又忍不住将把她们两个画等号。

    这等号一画上,她就听不得有人说商领领不好。

    “人家帝都商领领怎么了?你不就听了点她的传闻吗?你亲眼见了吗?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先不说她跟你家老二可不可能,就算……”陆女士停顿了一下,“就算下辈子有可能,那也是你家老二赚了,人姑娘多漂亮。”

    乔文瑾:“……”

    她越听越懵:“常安——”

    那边:“嘟嘟嘟嘟嘟……”

    乔文瑾:“……”

    陆女士挂完电话,在心里自己说服自己:帝都商领领肯定不是华城商领领,肯定是哪里弄错了。

    会不会是商家生了双胞胎?其中一个流落在外?

    不排除这种可能。

    陆女士回答病房,前思后想了好一阵,没忍住:“苏女士。”她有点欲言又止。

    苏兰兰扭头:“怎么了陆女士?”

    “有个事儿想问你。”

    “什么事啊?”

    陆女士看看苏兰兰,又看看商进财,直接问不太好,于是她旁敲侧击:“领领她是像外公外婆那边的人?还是像爷爷奶奶那边的人?”

    苏兰兰警钟敲响:“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假冒商老板父母的事,可不能让景家人知道。

    陆女士表情自然:“我看领领跟你们夫妻两个长得也不太像,就想着是不是像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陆女士自圆其说,“我这不是好奇嘛,要是领领像外婆那边的人,说不准以后的小孩也像外婆那边。”

    商进财埋头喝汤,眼珠子乱转。

    苏兰兰就淡定很多,扯谎也不眨眼:“哦,领领像他外公。”

    陆女士若有所思。

    景河东忍不住去看商进财卤蛋一样光滑的光头,在心里祈祷:未来孙子孙女千万千万不要像外公。

    陆女士随便找了个理由,跟景河东出去了,她想去找点关系查查。

    心里揣着事,陆女士走在前面,走得很快。

    景河东跟在后面:“老婆。”

    “老婆。”

    陆女士没答应,想事想得出神。

    景河东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了,老婆?”

    “没什么。”陆女士心想:肯定不是同一个人,应该只是长得像。

    “老——”

    陆女士突然停下脚:“嘘!”

    景河东立马闭上嘴,被陆女士拉着躲到了一棵树后面。

    这条路是去住院部的必经之路,因为天气好,有不少出来晒太阳的病人和家属。

    商领的前面站了个人,男孩子,年纪不大,他提着一篮水果,面色惊慌、手脚局促。

    商领领问:“来医院干什么?”

    他很战战兢兢的样子:“我来探望病人。”

    他姓蓝。

    就称呼他为蓝少爷吧,他是陈孝贤的狐朋狗友之一,商进财遭罪那天他也在船上,不过他没吸,他是去玩*派对的,玩的时候还喜欢拍视频。

    商领领扫了眼他手里的水果篮,里面有个信封:“给商进财的?”

    “这是我给的赔偿。”他低头,怕得不行,“我我我只踢了他一脚。”

    他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个晚上,他被商领领绑在巨型的转盘上,玩人体飞镖……

    他没抗住,交出了视频。

    商领领站在树荫下,阳光透过叶子的缝隙,把陆离光怪的斑驳照进她眼里。

    女孩子的声音清清甜甜:“知道陈孝贤的脚是谁打断的吗?”

    蓝少爷呼吸一滞。

    “欠什么还什么,欠一脚当然是还一脚了。”

    蓝少爷背脊发凉、头皮发麻,双脚忍不住往后退:“我视频都给了,商姐,你就饶我一次吧。”

    “站好。”

    瞬间,他脚跟灌了铅似的。

    商领领发誓,她没打算真踢,要真踢也不会在这,她就是想吓吓他,让他长个教训。

    她走上前——

    后面有人喊:“领领。”

    商领领回头,稍微怔了一下:“陆姐。”

    陆女士从树后面出来:“有没有时间?能不能跟我聊聊?”

    商领领双手垂放身侧,秒乖:“有时间的。”

    蓝少爷趁着这空档,拔腿跑了。

    陆女士夫妻和商领领去了对面的咖啡店,点了三杯咖啡。

    景河东还没搞清状况,坐在老婆身边,当个背景板。

    商领领搅着咖啡。

    陆女士先开口:“我跟深明医院的方太太是朋友。”

    搅动咖啡的汤匙咕咚一下,掉了。

    商领领抬起头。

    陆女士神情复杂:“方太太说,今天在陈家的婚礼上看到了你。”

    ------题外话------

    ****

    2021的最后一天了,谢谢各位的陪伴,谢谢。

    2022再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