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71:领领掉马甲,陆女士知晓她身份(一更)免费阅读

171:领领掉马甲,陆女士知晓她身份(一更)
    除了陈孝贤,还有几个公子哥被警方一并带走了,视频也被带走了。

    如果今天方路深不在,也许那些公子哥的家族会动歪心思捞人,但今天抓人的是方路深,那只能认栽,方家是开医院的,开罪谁也不能开罪医疗领域的领头羊。

    商领领本想深藏功与名,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但是有人在后面叫她。

    “领领。”

    是商宝蓝。

    商领领只好停下脚,让方路明先走,她回头,叫人:“爷爷,外公。”

    何婉林和商宝蓝一左一右,站在商裕德的旁边。

    杨康年身后也跟着一位年轻女士,商领领没见过,猜想应该就是柴秋。

    商裕德和几年前变化不大,头发更白了一些,戴着礼帽、拄着手杖,西装革履一丝不苟,脸上永远不苟言笑。

    他语气不冷不热,态度不亲不疏:“这几年怎么样?”

    商领领回答敷衍:“挺好的。”

    就像例行公事,他道:“不忙的话,偶尔来商家坐坐。”

    来商家,不是来家里。

    来坐坐,不是来住住。

    商裕德不喜欢商领领,从她出生起就不喜欢,他也不装,把不喜欢都摆在明面上。

    商领领回:“暂时很忙。”

    商裕德没说别的,拄着手杖走了,何婉林倒是回头看了好几眼,旁边的商宝蓝欲言又止。

    “领领。”

    走了一个,还有一个要应付。

    商领领笑盈盈地抬头:“外公。”

    杨康年笑得满脸褶子,慈祥又喜庆:“你爷爷就那样,总是一张棺材脸,咱们别理他。”

    不像商裕德,永远端着“老贵族”的架子,杨康年是个矮矮的老胖子,对谁都笑嘻嘻,对商领领更是“宠溺有加”。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在外面玩疯了,电话也不给外公打一个。”

    商领领笑着应:“这不是忙嘛。”

    “你就糊弄吧。”杨康年眉头一皱,心痛不已,“外公知道你还怨外公,所以这些年外公也不敢找你。”

    这话好耳熟了。

    对了,他跟母亲杨姝也这么说过:“爸知道你还怨爸,所以这些年爸也不敢接你回杨家。”

    商领领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杨康年又问:“你这次回来还走不走?”

    “我就过来见见老朋友,还要回去工作。”现在还不是她回来的好时候。

    杨康年一听,愁眉不展:“还要走?那你把电话号码给外公,别让外公找不着你。”

    商领领表情乖巧:“回头我把号码给清池。”

    说到杨清池,他今天没来参加婚礼。

    “你和清池也很久没见吧。”杨康年一副阖家欢乐的表情,“要不今晚跟外公回去,我们一家人聚聚。”

    假笑得脸疼,商领领笑不出来:“不了,我等会儿还有事。”

    “跟你吃顿饭真是比登天还难,算了算了。”杨康年叹叹气,拉着外孙女说体己话,“领领啊,等你忙完手头的事情就回来吧,再怎么着你也商家的孙女,商华国际也不能完全让外人来打理,早晚还是要你来接管。你要是有什么难处就跟外公说,外公总是站在你这一边的,他商家人要是欺负你,你就回杨家。”

    商领领点头:“嗯,知道了。”目光不动声色地看向了柴秋。

    柴秋从头到尾没说话,眉眼微垂,神色不明。

    “那我先回去了,号码别忘了给。”杨康年拍拍外孙女的手,不舍地离开。

    商领领拿手在裙子上擦了擦。

    一个连自己亲生女儿都不疼的人,会疼外孙女吗?

    不过杨康年和商裕德不同,杨康年最会装。

    深明医院。

    陆女士和景河东来探病了。

    商领领不在,苏兰兰也不敢说太多,只说是因为口舌之争才打了起来。

    陆女士在电话里已经听说了商进财的病情,她很愤慨:“这下手也太狠了,报警了没?”

    苏兰兰说:“已经报警了。”

    商进财刀口疼,白着脸没力气说话。

    景河东问他喝不喝汤,他摆手,结果扯到伤口,疼得想哭,忍着。

    “对方是什么人?好不好处理?”

    苏兰兰支支吾吾,也不敢跟陆女士说实情:“领领去处理了,应该没什么问题。”

    “要是有问题,跟我说一声,我在帝都认识不少人,也许能帮得上忙。”陆女士还是坐不住,“不行,我得打个电话问问领领。”

    陆女士立马拿出手机,看到有未读,是乔文瑾发了消息过来。

    乔贵妇:常安,大事不好了

    乔贵妇:我家老二要完犊子了

    乔贵妇:欲哭无泪gif

    陆女士先回乔文瑾。

    丸子家族首脑:你家老二出什么事了?

    乔贵妇:他跟帝都商领领搞到一起去了

    上次乔文瑾称呼商家那个为小魔女不是被陆女士说了吗,就改成了帝都商领领,也为了跟华城商领领区分开。

    丸子家族首脑:你亲眼瞧见了?

    乔贵妇:今天小陈家办婚礼,我家老二把帝都商领领带来了,两个人举止很亲密

    帝都有两个陈家,陈野渡家是大陈家,另外一个就是小陈家。

    丸子家族首脑:怎么亲密了?

    乔文瑾发了张照片过去,是她在婚礼上*的。

    乔贵妇:他们咬耳朵了

    乔贵妇:我家老二以前很怕帝都商领领的

    乔贵妇:你看看他们现在,说话凑那么近,肯定有猫腻

    乔贵妇:我家老二哪是正经谈恋爱的料,这以后要是掰了,那还得了,说不定要被整

    乔贵妇:要是没掰,那更不得了,万一被帝都商领领用笼子关起来……

    乔文瑾女士都要哭了。

    “这是造了什么孽”这一句还没来得及发给陆女士,陆女士就发消息来了。

    丸子家族首脑:这照片里是帝都商领领?

    乔贵妇:?

    乔贵妇:是啊

    乔贵妇:你不是见过她吗?

    陆女士是见过帝都商领领,但那会儿人小姑娘还没长大。

    丸子家族首脑:你确定这是帝都商领领?

    乔贵妇:确定啊

    陆女士眼皮狂跳,她立马给乔文瑾发了两张华城商领领的照片。

    乔贵妇:你怎么有帝都商领领的照片?

    陆女士:“?!”

    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

    对,是塌房的感觉。

    ------题外话------

    ****

    月底了,月票别放过期了哈,二更十点左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