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69:领姐教你做人免费阅读

169:领姐教你做人
    商进财傍晚才撤掉呼吸机,人还很虚弱,不过意识已经清醒了。苏兰兰问他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支支吾吾不肯说。

    苏兰兰又急又气:“那个陈少为什么打你?”

    “你别问了。”

    他闭上眼,不想说。

    苏兰兰了解他,他不是那种喜欢惹事的人,平时甚至有点胆小,做不出跟人打架斗殴的事。

    “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商进财呼吸很吃力,脑袋上缠着绷带,进气少、出气多:“没有的事,就是有点小摩擦,嘴上拌了几句,一时冲动才动了手。”

    苏兰兰半句都不信,吸了吸通红的鼻子:“这哪是一时冲动,你半个肝都被切掉了,人家是要打死你,你还说是小摩擦。”

    商进财把头往一边转,像是没力气多说:“别说了,我头痛,要休息了。”

    苏兰兰张了张嘴,又忍住了。

    商进财住的是vip病房,病房里有沙发,商领领就坐在沙发上,一句话也没接腔。

    外面天开始黑。

    商领领起身。

    “领领。”苏兰兰叫完又不好意思,改了口,“商老板,今天麻烦你了。”她当时也是急糊涂了,劳烦了这尊大佛。

    商领领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不麻烦。”

    “那你现在回去?”

    她说:“去买饭。”

    苏兰兰非常诧异,商老板赶来医院的那个瞬间,苏兰兰甚至有种错觉,就好像商老板真是她闺女,就好像商老板其实挺在乎老商那半块肝的。

    但之前可不是这样。

    几年前不是有个网红拿捐肝救父的事把自己炒火了吗,叫明什么来着。

    后来商老板也玩直播,几度问过老商:“想不想捐个肝,价钱好说。”

    难道商老板突然这么在乎老商的肝,是还想效仿捐肝炒作?不能够啊,商老板已经把景召搞到手了,直播也红红火火的。

    苏兰兰想不明白了。

    商领领从病房出来,给方路明拨了通电话:“帮我查个病人。”

    比起商请冬,她更乐意找方路明。

    “谁啊?我家医院的?”

    “嗯,听说叫陈少。”

    这位陈少是陈家的小少爷,叫陈孝贤,今年刚二十出头,年轻气盛,在帝都的公子哥里也算有名气的,因为他这人玩得狠、玩得浑。

    陈孝贤也受伤了,据说是右脚骨折。

    他是撑着拐杖来商进财病房的,当时商领领买饭去了,不在病房。

    商进财一看到人,结巴了:“你、你来干什么?”他眼里有很明显的恐惧。

    陈孝贤左脚打了石膏,脸上也有几道伤口,但不深:“来谈赔偿。”

    这下苏兰兰知道他是谁了,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挡到病床前面:“没什么好谈的,我们会报警,你把我家老商打成这样,赔多少钱都不行,想要和解门都没有!”

    陈孝贤脸上表情不急不躁,病号服的外面套着一件昂贵的大衣,不是道歉的姿态,是施舍和不屑。

    他说:“我叫陈孝贤。”他坐到沙发上,拐杖放一边,“报警之前,先去查查这个名字。”

    苏兰兰想冲上去,商进财在后面拉住了她。

    很明显,陈孝贤是来“封口”的。

    “本来就是双方的过失,私下调解还能拿到钱,要是闹到警局,说不准可是要坐牢的。”

    这位陈少,姿态高高在上。

    苏兰兰甩开商进财的手,咽不下这口气:“休想恐吓我,我告诉你,我们才不会怕你,要坐牢也是你坐牢。”

    陈孝贤似乎笃定了他们不敢:“那你们就去试试。”

    他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空白支票,放在桌子上,然后拄着拐杖起身:“想好了数字自己填。”

    这是他们有钱人的游戏。

    他似乎很懂怎么玩,从头到尾游刃有余,走之前还特地提点两句:“人是有三六九等的,有等级就有规则,规则是由上面的人来制定,至于下面的人嘛,”他嗤笑,“卑贱一点也没什么,不过要有自知之明,不要做不自量力的事情。”

    病房里,苏兰兰吵着要报警,商进财托着一身伤去拉她,苏兰兰哭哭骂骂,商进财说算了算了。

    病房外,陈孝贤勾唇笑了,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这些无权无势的卑贱贫民,能有什么翻腾的能耐。

    “喂。”

    陈孝贤回头。

    病房门口的墙边站着个人,女孩子,漂漂亮亮的。

    她说:“谈谈?”

    陈孝贤喜欢女孩子,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兴致勃勃:“你谁啊?”

    “商进财的家属。”

    是家属没错,商领领毕竟叫商进财一声爸。

    她放下外面买来的饭,笑得甜又软:“我爸妈不懂三六九等的规则,跟我谈谈吧,谈谈规则和赔偿。”

    太漂亮的一张脸,陈孝贤有点心猿意马:“好啊,怎么谈?”

    “这事太多人知道不好,最好找个没人的地方谈。”

    “行啊。”

    商领领走在前面,陈孝贤拄着拐杖跟上去。

    方家的医院她很熟,她直接把人领到了这一栋的顶楼,捡了根废弃的木棍,把锁砸了。

    陈孝贤在旁边愣了一下。

    是个小辣椒啊。

    商·小辣椒·领领一脚踹开了门,先出去,走到楼顶的中央,外面有风,她就站在风里,眉眼灵动,漂亮又迷人。

    “我们先谈三六九等的规则吧。”

    陈孝贤没见过这样的女人,一时被勾了眼,走了过去。

    天边只剩下最后一抹晚霞,小小的一簇,红得像火。

    漂亮的女孩笑着问:“你叫陈孝贤?”

    他点了点头,饶有兴趣。

    “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商领领。”

    “名字不错。”陈孝贤觉得有点耳熟,不过名字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对眼前人的起了兴趣,想玩玩。

    也不怪这位小少爷不认识人,商领领去华城的时候,他毛都还没长齐。

    商领领很理解,小少爷嘛,要多教教。

    “你不是说人分三六九等吗,你觉得你们陈家人是几等?”

    陈孝贤自小呼风唤雨、锦衣玉食:“当然是最高等。”

    商领领露出困惑又求知的目光:“那你觉得帝都商家是几等?”

    陈孝贤得意忘形的嘴脸僵住了:“你是商家什么人?”

    如果商圈也分为三六九等,那帝都商家——商华国际,肯定在塔顶。

    陈孝贤再纨绔也不可能没听过商家。

    就是这几年,商领领这个名字被越来越多人忘记了。

    “没听过我啊?”不要紧,商领领耐心超好,“你可以去问问你哥,他应该认得我。”

    陈孝贤眼皮跳了一下,有不祥的预感。

    原本笑得温软的小姑娘突然不笑了,她在绑头发,皮筋是粉色的,上面还有两个毛茸茸的小球。

    “你不是说规则是上面的人制定的吗?”风太大,她她眯了眯眼,眼睛弯弯的,像月牙,“那今天我教教你什么是规则。”

    她突然上前,一脚踹了过去。

    陈孝贤条件反射地往后跳,双脚同时着了地,手上的拐杖掉了。

    骨折个屁,装的。

    商领领捡起拐杖,扫了一眼陈孝贤打着石膏的左脚:“规则就是欠债还钱,欠打还打。”

    ------题外话------

    ****

    不好意思,今天只有一更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