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68:商进财被打,领领发飙护短(二更)免费阅读

168:商进财被打,领领发飙护短(二更)
    警察来得很快。

    尸检中心就在殡仪馆的旁边,但李波不同意尸检。不过不同意没用,不仅没用,他作为第一嫌疑人,警方当场就拘捕了他。

    尸检结果没那么快出来,有经验的老法医说,死因应该是内脏大出血。

    警方还去调查了李波妻子流产的医疗档案,发现这并不是她第一次流产,而且每次都伴有外伤。警方怀疑,李波的妻子是被家暴致死。

    李波被拘捕后,他的父母在殡仪馆里闹,说是殡仪馆的人陷害他们儿子,吵着要曝光殡仪馆的“恶行”,馆长直接让保安把人“请”了出去。

    左小云看着闹闹哄哄的外面,不由得感慨:“再也不相信男人不相信爱情了。”

    左小云是开玩笑的,但周姐语气挺认真:“对男人有防备心可以,但也别一杆子打死,还是有好男人的。”

    说着,周姐看向商领领。

    商领领接话接得很快:“比如我男朋友。”

    好吧,左小云又相信爱情了,她见过景老师给商领领系鞋带,身为文艺女青年,当天她发了一条朋友圈:天上的星星坠落进了女孩的怀里。

    快下班的时候,有一位老太太找来办公室,老太太年纪很大,拄着拐杖,佝偻着腰。

    “请问哪一位是商领领小姐?”

    商领领起身:“我是。”

    老太太走过来,握着她的手,哽咽地说了一声:“谢谢。”

    老太太是李波的岳母,她只有一个女儿,是老来女。

    这件事上了热搜,商领领也出现在了热搜新闻里,不过没有曝光真名,新闻里写的是华兴殡仪馆商某。

    陆女士知道后,热泪盈眶地夸商某了不起。

    这一周,商领领还做了一件事,她录了一个视频,里面收集了各种冬天的声音,有下雨的声音、刮风的声音、脚踩雪地的声音、冰子打在窗户上的声音、冬夜里煮一壶茶的声音、厨房锅里骨头汤翻滚的声音,还有晒太阳晒惬意了的景倩倩的声音,视频是上周日发出来的。

    这个视频大火了一把,网友称之为治愈眠音,甚至有个慢综艺联系商领领,能不能授权,想截取里面几个片段。

    商领领拒绝了。

    ruby出品,必是精品

    天,好治愈啊!

    这个视频太适合冬天了

    ruby是我见过的最会玩声音的主播,没有之一

    晚上戴*听,真的很好睡

    好想看看ruby长什么样

    在一致的好评里,也有几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听说这是个资源咖网红

    好好做你的as呗,抢什么资源

    商领领也是过后才知道,她“抢”了什么资源。

    热丽传媒换了老板之后,给商领领安排了一个经纪人,叫胡美静。周三晚上,胡美静给商领领打电话,说公司接洽了一个影视剧的主题曲,想让商领领来演唱。商领领做声音相关内容,但自己唱歌并不多,不是唱不好,是兴趣不大。

    想到“抢”资源的事,商领领问胡美静:“原本是谁来唱?”

    胡美静说,原本就还没定谁来唱。

    商领领顺着恶评往上翻,发现那几个留言的人都关注了同一个人,热丽传媒的一姐,兔子芊,是一个唱歌、换装、拍小视频的千万级网红。

    商领领回复胡美静:“让别人唱吧。”她有一个小建议,“我觉得兔子芊不合适。”

    胡美静说她去跟老板说。

    热丽传媒现在的老板叫听裴东海,三十多岁,接手热丽传媒之前是一位媒体人。

    商领领觉得奇怪,她的资源的确好得有点过分,心想莫不是杨氏认出了她的马甲?据她所知,收购热丽传媒不是她外公的意思,是柴秋的主张,但商领领并不认识柴秋。

    周四下午两点左右,华城开始下雪,景召的电话打进来。

    “领领。”

    商领领去办公室外面接:“你怎么还没睡?”

    南苏和帝国有十三个小时的时差,景召那边已经是后半夜。

    景召在电话里说:“我看天气预报说,华城今天下午两点有雪。”

    商领领走到外面,伸手去接屋檐下的雪花:“已经下了。”

    “想回去看雪。”

    商领领听懂了:“景老师,你是不是在说想我啊?”

    声音从遥远的南苏传来,音色里混着浅浅的笑意:“嗯。”

    “我也想你,超级超级想你。”

    *****

    周四晚上,商进财的水果店里接到了一笔订单,是他的老友老钱给他牵的线,说是富贵人家搞游轮聚会,要送二十几箱水果上船,对方出价很高。

    商进财第二天早上五点就爬起来了,穿好衣服,对苏兰兰说:“兰兰,我去送货了。”

    苏兰兰半睡半醒,嗯了声。

    九点过一刻,商进财开车到了海边,老友老钱领着他把水果搬上去,船上一个姓庞的经理收的货,并让他们把水果搬到厨房旁边的房间里,另外嘱咐他们不要在船上乱走动。

    下完货,商进财尿急:“老钱,我去上个洗手间。”

    老钱让商进财快点,说在码头等他,结果商进财很久都没有下船。

    快到十一点,商进财被送去了帝都的医院。

    商领领下午一点接到了苏兰兰的电话。

    “领领。”

    有点奇怪,苏兰兰平时都叫商老板,而且,苏兰兰说话明显带了哭腔。

    商领领问:“怎么了?”

    “医生说老商伤得太重了,要切掉一半的肝脏。”说到后面,苏兰兰已经哭得说不清话了。

    “你们人在哪?”

    “在深明医院。”

    商领领请了假,开车去了帝都,她到的时候商进财已经从手术室出来了,但人还没醒。

    苏兰兰一见到商领领就开始落泪:“领领……”

    苏兰兰很怕商领领,但这个时候,不自觉地把商领领当成了依靠,在她心里,商领领虽然是*一般的存在,到也是很强大的存在。

    商领领走进去:“怎么回事?”

    商进财的呼吸机还没撤,头上手上都是绷带,伤势看上去很重。

    苏兰兰哭哭啼啼讲不清楚,老钱说:“老商去游轮上送水果,和船上的人起了争执,然后就打起来了。”

    “你亲眼看到的?”

    老钱摇头:“我只看到老商被他们抬出来。”

    “他们是谁?”商领领不笑的时候,气场很强。

    老钱不知道商领领是谁,但莫名地很怵,他把他知道的一五一十都地说了:“都是些有钱公子哥,跟老商打起来的那个姓陈,我听见别人叫他陈少,他也受了伤,也在医院。”

    陈少。

    这类叫法一般用来称呼帝都权贵人家的公子哥,姓陈的那就只有一家。

    商领领正思考着。

    门口有人推门进来:“姐。”

    商领领回头,看见了商请冬。

    商请冬是深明医院肝胆外科的医生,也是商进财这次手术的主刀医生。

    他看见商领领很诧异。

    苏兰兰在,说话不方便,商领领先出去,对商请冬说:“出来说。”

    商请冬跟着出去了。

    没走远,就在病房外面的走廊上,商领领想抽烟,因为烦躁。

    “人怎么伤的?”

    “外伤致肝脏严重受损。”商请冬说,“应该是用脚踢的,另外身上有两处骨折、头骨也有轻微破裂。”

    “人要不要紧?”

    “没有生命危险,但伤得不轻,要养几个月。”

    商领领低着头,盯着走廊座椅的椅子脚,眼里阴沉沉的,翻滚着波澜。

    商进财虽然是她聘来的,但担了她一声“爸”,被人打成这样她很不爽,不爽到想打回去。

    商请冬察觉她的情绪波动,小心地问:“姐,他们是谁?”

    “我在外面认的爸妈。”

    商请冬还想问。

    商领领表情不悦:“其他的不要问。”

    “哦。”商请冬闭上嘴。

    ------题外话------

    ***

    召宝不在,领领要放飞自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