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67:哄她就要吻她(一更)免费阅读

167:哄她就要吻她(一更)
    商领领摘到了景召这颗天上星,亲亲闹闹后,点到为止,她抱着她的星星笑得像只偷肉吃的小狐狸。

    景召把衣摆整理好,抱起商领领,放她到床上,他伸手把椅子拉过来,自己坐在椅子上。

    他有话说。

    “领领。”他耳朵上还有刚刚亲吻时没有褪去的红。

    “嗯。”商领领的拖鞋已经掉了,脚下是一双粉色的、毛茸茸的袜子。

    景召又沉默了。

    商领领晃着腿,碰碰他的裤脚:“怎么了?”

    屋里没有开暖气,晚上气温低。

    景召起身,把叠好的被子扯散,拉过来盖住商领领的脚,他看着她:“我要出一趟远门。”

    她因为刚刚“偷香窃玉”而发烫的脸像被泼了凉水,脸上的温度慢慢降了下来:“去哪里?什么时候走?”

    “南苏,后天。”

    南苏和帝国隔了一个海洋,很远。

    “要去多久?”

    景召说:“一到两周。”

    “你是去拍照吗?”

    他点头。

    商领领不信,因为他总受伤:“你是去做很危险的事对不对?而且不能告诉我。”

    她不知道这七年景召身上发生过什么,也不知道当年他为什么会出现在维加兰卡。

    他身上有很多谜。

    她查不到,他也不说,

    “对不起领领。”他只会道歉。

    她不说话了,手揪着被子。

    景召把椅子拉近,握起她手,吻她的手背。

    他只能这样表忠诚,这样告诉她,他会永远爱护她、忠于她。

    毕竟是热恋期,哪个女孩子都不会愿意分离,商领领也难过生气的,但她不会绊住景召,至少现在不会。

    她想,她应该尽快计划结婚和生子的事。

    她踢掉被子,又坐到景召身上去,抬头亲亲他皱着的眉头:“那你答应我,不要受伤了。”

    景召点头:“好。”

    机票是后天晚上,景召下午六点从华城出发去帝昌机场,来接他的是一位的年轻男士。

    商领领送景召出了小区。

    “就送到这里,晚上太冷了,不要去机场。”

    商领领垂着头,闷声应了句:“嗯。”

    景召把行李和相机放到了车上,再折回路边,和商领领道别:“我不一定经常开机,但隔几天会给你报一次平安,不用太担心我。”

    “嗯。”

    “我走了。”

    商领领不抬头:“嗯。”

    景召拉过她的手,握了握:“领领,我要走了,你看看我。”

    商领领这才抬头,眼眶隐隐发红。

    四周有不少住户在散步,路上车来车往,霓虹灯下很热闹,环卫工人认得景召,和他打了招呼,问他去哪。

    景召没有回答,顾不上别人,他把礼教抛开,不管四周的人群,低下头去吻商领领。

    他骨子里其实是个做派保守的人,在他的原则里,任何有关男欢女爱的情事,最好都在隐私性高的地方进行。

    但他想哄哄商领领,她说过,哄她只要亲她。

    他在她唇上停留了很久,才别开脸,拥抱她:“我会想你。”

    商领领嗯了声,把手放进他口袋:“送给你的。”

    景召上车之后才拿出商领领放进口袋里的东西,是一块玉石,雕刻了南苏的玉石。

    之前商领领还送过他玉做的莫黎和修彼德斯,大概有一天,他会集齐她送的一整个世界。

    接下来的一周发生了挺多事情。

    明悦兮重操旧业,开始做直播,不过她这次学乖了,也不卖惨,就直播唱歌,直播间人还挺多的,但大多是去凑热闹和看笑话的。

    小晴离开了红星传媒,做了关山山的助理,关山山因此还赚了一波路人缘。

    商领领被热丽传媒力捧,接了几次拟音工作,火了几条配音、眠音视频,看她直播as的人越来越多,微博粉丝几天之内破了百万,也许是树大招风,评论区有一些不太好听的留言,说她是网红界的资源咖,不是因为“亲爹”就是因为“干爹”。

    商领领把每一天都过得很忙,工作日去殡仪馆,休息日就去搞副业,周姐说的,忙起来时间就会过得很快。

    周姐骗她,时间过得一点都不快,一周像一个世纪那么长。

    周三上午,商领领刚给一位往生者化完妆,听见遗体化妆间的走廊里有人在争吵。

    周姐也在。

    商领领摘掉口罩,问周姐:“他们在吵什么?”

    是往生者的父母和她的丈夫在争吵。

    周姐说:“往生者的父母要做遗体化妆,但往生者的丈夫不肯。”

    “为什么不肯?”

    “说不想妻子的遗体被陌生人触碰。”

    往生者还不到三十岁,结婚五年,没有孩子。

    商领领问了一嘴:“往生者怎么去世的?”

    “自杀,在浴缸里。”周姐说,“因为流产,患上了抑郁症,没想开。”

    最终的结果是不做遗体化妆,也不办追悼会,直接火化。往生者被推去火化间的路上,碰到了从火化间出来的商领领。

    她看见裹尸袋上有血。

    “等等。”

    推车的是火化间的同事,他停下来,用眼神询问商领领。

    商领领从口袋里拿出手套戴上,拉开尸袋的拉链,血是从往生者的耳朵里流出来的。

    她正要细看往生者的口鼻,有人跑过来,将她一把推开。

    是往生者的丈夫,叫李波,听周姐说是一家大公司的高管。

    他情绪很激动,冲商领领大吼:“你干什么!”

    商领领被推得退了好几步,心里烦躁,皱着眉问:“你的妻子生前有没有受过伤?”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分明不是会多管闲事的人。

    李波一口否认:“没有。”他转头催促火化间的工作人员,“到时间了,快推进去。”

    推尸车刚动,一只带着橡胶白手套的手伸过来,按住了推车。商领领走过去,把裹尸袋的拉链往下拉了一点。

    李波顿时气急败坏:“你要对我妻子做什么?快拿开你的脏手!”

    商领领抓住李波挥过来的手,往后一推。

    李波脚下趔趄,嘴里喊着要去投诉。

    商领领没理会,把往生者系在身前的袖子解开,掀开衣服。果然,腹部有伤。

    “你干什么!”李波急眼了,用手肘大力地去撞商领领。

    商领领稍稍偏了个角度,顺着对方的力道自己撞向墙面,然后滑倒。

    不远处的周姐看到了:“领领!”

    商领领想了几秒,“痛苦”地抱住肚子:“周姐,我受伤了,请帮我报警。”

    李波听到报警,脸色立马就变了,推着推尸车就往火化间跑。

    火化间的师傅都愣了。

    周姐看出问题了:“怎么了?”

    商领领起来:“往生者应该不是自杀。”

    周姐知道商领领是医学生出身,明白事情的严重性,立刻报了警,另外给馆长打了电话。

    ------题外话------

    ****

    殡仪馆人间百态之披着人皮的鬼,二更大概十点到十点半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