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66:脏脏文学续集(二更)免费阅读

166:脏脏文学续集(二更)
    下午商领领去殡仪馆了,景召去了一趟工作室,回来比较早,帮景河东送了几单外卖。

    景河东又响了,是熟来点外卖。

    两份章鱼丸子

    景河东回复:要收摊了,今天不送外卖了,明天吧

    熟是因为听闺蜜书今天章鱼大丸子送外卖才来点单的,明天就不一定还是章鱼大丸子来送。

    不过如果是章鱼二丸子也可以。

    也有可能是丸子夫人。

    拒绝完人,景河东给景召打了通电话:“召宝,我收工了,你送完手头上的单就直接回来。”

    “嗯。”

    景河东挂了电话,骑着他的三轮小电动回小区,快到小区门口时,看见路边停了辆黑色吉普,主驾驶上的人太眼熟。

    景河东把三轮小电动停在一边,走过去,一瞅,好像真是熟人。

    “张佳?”

    对方也大吃一惊:“景河东?”

    张佳和景河东二十多年前是同事。

    景河东和陆常安私奔之前,是一名保镖,不是普通的保镖,是golden

    world的甲级保镖,属于最好价格的,这一类级别的保镖通常都只受雇于世家权贵和政要人士。

    张佳也是一名甲级保镖,不过这几年已经转幕后了。

    景河东有二十几年没见过张佳:“你怎么会来华城?”景河东不是很聪明的脑子转了转,“不是来找我的吧?我已经退出了golden

    world。”

    张佳摆手:“我们只是路过。”

    鬼信你们只是路过。

    景河东视线移到后座,后座坐了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你是?”

    男人五官硬朗,眼角有道疤,给他更添了几分骇人的气场。

    他道,很言简意赅:“golden

    world,王匪。”

    景河东听过这个名字,他是帝国分部的总负责人。

    景河东隐退太久,golden

    world的元老倒是认识不少,后起之秀就不怎么认得了。

    这时,手机震动。

    张佳接通后,喂了一声,听了几句后把手机递给了后面的人:“匪爷。”

    王匪对景河东点了点头,接过电话。

    那边说了半分钟左右。

    王匪吩咐:“等我回去再说。”

    他挂了电话,接着闻到一股味。

    是景河东递过来一盒章鱼小丸子:“刚刚出锅的,尝尝。”

    一道视线落在了塑料盒上,停留几秒后,往上扫。

    光着这一个眼神,景河东就可以断定,帝国分部这个总负责人绝对是血雨腥风里爬出来的。

    张佳转头接了盒子:“老景,你现在?”

    景河东憨笑:“卖章鱼丸子混日子呢。”他摆摆手,“我走了,回家做饭。”

    然后景河东骑着三轮小电动走了。

    张佳看着前同事熊一样的后背,心里很不能理解,景河东如果不隐退,在golden

    world至少是个爷,现在卖章鱼丸子算个什么事儿。

    ****

    晚饭后,景河东切了一盘水果,陆女士和商领领边看综艺边吃水果,偶尔聊上几句。

    商领领放下叉子,摸了摸饱饱的肚子。

    景召过来问:“吃好了吗?”

    “嗯。”

    他站在沙发后面,弯着腰,说话声音只有商领领听得到:“要不要上楼?有东西要给你。”

    商领领放下抱枕,把压在裙子上睡觉的景倩倩拎到一边:“陆姐,我先上去了。”

    陆女士笑眯眯:“去吧去吧。”去为三世同堂添砖添瓦吧。

    商领领跟着景召上楼。

    景倩倩趴到陆女士怀里,吃饱了只想睡觉。

    景见也要上楼。

    陆女士叫住他:“见宝。”这没眼力的,上去不是妨碍三世同堂的进度嘛。

    景见回头,用眼神问:干嘛?

    桌子上放着一袋糖炒栗子,陆女士摸摸她闪亮亮的美甲:“这栗子真不好剥,剥得我手疼。”

    在玩单机小游戏的景河东放下手机:“老婆,我给你剥。”

    陆女士推开挡住电视的景河东,挥金如土的样子像个地主:“五十块一颗,剥不剥?”

    景见默默地坐回去。

    景召带商领领去了他的卧室,她一进门,最小看见整排整排的书,都是和摄影相关的外文书,她看得懂字面意思,看不懂专业意思。

    飘窗上有台望远镜。

    她走过去,摸了摸望远镜的长筒:“景召,你喜欢天文吗?”

    景召在开电脑:“还行。”

    “这望远镜是你用来看星星的吗?”

    他回头看,商领领正在研究那台望远镜。

    他说:“是看月亮的。”

    “哦。”

    商领领眯着一只眼睛去看。

    今晚的月亮被云遮住了大半,只露出了一个尖尖的角。

    “领领,”景召叫她,“过来。”

    她跑过去。

    景召拉开椅子让她坐下,他站在椅子后面,把电脑拉近了些。

    “手机给我。”

    商领领把手机给他。

    他用数据线连接手机和电脑,把桌面的文件传送过去。

    文件夹的名字:sll。

    商领领问:“这是什么文件呀?”

    “在周至那里给你拍的照片。”

    哦,私房照啊。

    商领领把脑袋搁在景召撑着桌面的那只手臂上:“打开给我看看。”

    景召点开文件夹,打开了第一张照片。

    最先入目的是照片里她完*露的后背,肩上落了花瓣,她在看镜头。

    景召真的很会拍。

    落在头顶的呼吸有些乱,商领领回头:“景召。”

    他嗯了声。

    她看了他一会儿,然后伸手,碰到他的耳朵,他明显地缩了一下,她笑:“你耳朵好烫啊。”

    景召抓住她的手,拿开一些。

    他一个人看这些照片,和跟她一起看,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拍的时候也没见你有什么反应。”

    也有的,忍耐度不同而已。

    他解释,也不知道自己要解释什么:“不一样。”

    商领领故意逗他:“什么不一样?”

    “拍的时候是摄影师。”

    “现在呢?”

    景召不说,压低肩膀,亲了一下商领领的眼睛,好让她闭上眼。

    他有点怕她这么看他,会让他有很强烈的失控感。

    他把她的脸转回电脑那边,扒了数据线,取下手机,抓过她的手,指纹解锁,然后安装程序。

    商领领凑近去看:“这是什么软件?”

    “我平时用来存储照片的。”

    安装好后,他创建了新账号,然后把手机给商领领:“输一下密码。”

    商领领照做。

    景召把那些照片存进去,然后把手机里的删掉。

    “为什么要存这里面?”

    景召说:“这个软件的安全系数高。”

    他很谨慎,比商领领还要谨慎。

    “景召。”

    “嗯。”

    商领领凑到景召耳边,悄悄问他,看这些照片会不会有反应。

    她一向胆子大,什么荤话都敢说,甚至,昨天晚上她还问他,要不要dirty

    talk。

    “商领领,”景召无奈,没用力地拍了下她的头,“你正经些。”

    她才不。

    饱暖思**,她起身,推着景召坐到椅子上,她跨坐在他身上,从眼睛开始吻起。

    邹欣是局外人,看不到全部的景召。

    他不仅会牵女友的手,会为她整理衣服,会低下眉眼,温柔地和她说话,还会一动不动地让她亲吻,让她碰腰上的纹身,让她数衣服里腹肌,会红着一双桃花眼在失控的边缘说:“领领,别玩我了。”

    商领领摘到了景召这颗天上星。

    ------题外话------

    ***

    我觉得二更你们可以第二天早上八点半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