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65:领领吃醋景召哄(一更)免费阅读

165:领领吃醋景召哄(一更)
    翌日,乌云吞了日头,阴天。

    秦响跟着陈野渡进了组。

    剧组的副导见突然多了个姑娘,就问了句:“这是?”

    陈野渡说:“助理。”

    是真助理,要干活的那种,大到陈野渡的工作安排,小到吃饭吃药,都是“助理”在忙前忙后。

    秦响就这样暂时留在了帝都,商领领和景召当天上午回了华城。

    景召开车太慢,特别催眠,她在车上睡着了。

    “领领。”

    她迷迷糊糊睁眼:“嗯……”

    “下车了。”

    “哦。”

    商领领脸上被压出了一个印子。

    等电梯的时候,商领领噘着嘴要去亲景召。

    后面有脚步声。

    景召摇了摇头,把她的围巾往上拉,遮住了唇和半张脸:“先回家。”

    要景召说句肉麻话好难,要景召在外面亲亲抱抱好难,要看景召衣衫不整、被欲迷了眼的样子也好难。

    不过最后一个商领领昨晚看到了,她没碰到景召,他自己碰的自己,分明已经忍到了极致,却还克制着,很禁、很欲、很能勾引人犯罪。

    所以商领领昨晚睡得不怎么好,她在梦里犯了一晚上的罪。

    扯远了。

    走在他们后面的人在接电话:“我已经到家了,等会儿再给你电话。”

    是十五楼的住户,邹欣。

    邹欣走近后听见景召身边的小姑娘声音娇娇地在抱怨:“老古董。”

    景召拉着她的手,放进了口袋里。

    邹欣有点失神。

    “你不上来吗?”

    小姑娘声音甜,很爱笑。

    邹欣进了电梯,说了声:“谢谢。”

    “不气。”

    因为陆女士的“高调”,八栋的住户都知道景召交了个女友,是十九楼的姑娘,叫商领领。

    电梯不算大,邹欣站在左前方,景召和商领领在后面,靠右边一点,电梯的厢壁上倒映出一双紧靠着的影子,一个娇小,一个高大。

    “景召。”

    “嗯。”

    邹欣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阳台的衣服我忘记收了。”

    景召说:“明后天我应该会回帝都,我帮你收。”

    邹欣听出了两个信息,他们可能同居了,另外,景召和女友说话时,会下意识转头,声音比平时要低很多。

    到了十五楼,邹欣下了电梯,她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

    电梯里面,景召稍微弯着腰,在给女友整理被围巾压住的发梢。

    邹欣第一次见景召是在陆女士家里,他当时在浇花,看见她后,只是礼貌地点了头。

    之后在小区遇到过几次,都没有说上话,邹欣第一次和景召说上话说她脚伤了那次。

    八栋大厅到小区外面有几步台阶,景召当时就走在她旁边,因为她伤不便,他脚步也放得很慢。

    下台阶之前,她忍不住回了头:“你好。”

    景召回:“你好。”

    她对景召是一见钟情,这样优秀的男人,她很难不动心思,尽管知道他很难接近。

    “我的脚下不了台阶,”她出门有化妆的习惯,自觉相貌不差,“可以扶我一把吗?”

    景召站在一米外:“不好意思,我手上拿了东西。”

    他手上拿一个手机、一把伞。

    要腾出手很容易。

    但他说:“你稍等一下。”

    他绕过走欣,先一步出去,去把门卫老钟叫来了,最后是老钟搀着邹欣下了台阶。

    那个时候邹欣就知道,景召是个连衣角都不会轻易让异性碰到的人,极度的克己复礼、自律自持。

    他会帮很多住户修东西,但她家里水管、花洒“坏”了,他都没去修。

    他从不去独居女性家里修东西,而会让维修工去。

    他绅士、礼貌,脾气好,有时候看着很随性,有时候也挺冷漠。

    更不用说他那张脸,皮相骨相绝佳,是画都画不出来的俊逸精致,像天上星,能勾起女孩所有的浪漫幻想,但伸手却摘不到。

    就是这样的他,有女友了,会牵女友的手,会为她整理衣服,会低下眉眼,温柔地和她说话,还会做什么呢?邹欣有点想象不出来。

    电梯门彻底合上了。

    商领领的小脾气也出来了:“哼。”

    景召把她扭到另一边的脸转过来:“怎么了?”

    她语气酸溜溜的,眼里也泡了醋:“刚刚那个黑*,就是上次让你去修花洒的那个。”

    景召没怎么注意刚刚那位女士的穿着,反应了几秒才把“黑*”和人对上号。

    “人家不叫黑*。”

    商领领气鼓鼓的:“我管她叫什么。”大冷天的,穿什么黑丝。

    十七楼到了。

    景召牵着商领领出了电梯:“你生她的气做什么,也不熟。”

    商领领哼哼唧唧,这会儿脸上的表情跟生气的景倩倩一模一样,别扭又傲娇:“人家觊觎你哦。”

    景召牵着她的手,指腹在她掌心摩挲,跟逗猫一样。

    “我没给她修。”

    哼。

    商领领绕到前面,手钻进景召大衣里,把他抱住。

    “她好看吗?”

    景召停下来,四周没人,他任由她抱着:“谁?”

    “黑*。”

    黑*姓邹,住十五楼,景召有点印象,但没有太深的印象,至于好不好看,景召说:“没认真看过。”

    而且他也没办法评价女性的长相,他在这一块没什么评鉴能力,他选模特更注重的气质,如果非要评价五官,他只能对标商领领。

    商领领仰着头,眼睛会说情话:“我好看吗?”

    “嗯。”

    景召知道商领领最好看。

    若拿她对标的话,那邹女士大抵是不好看的。

    不过,“攻击”女性的外貌太不礼貌,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问商领领:“你下午去上班吗?”

    “去呀。”她已经请了很久的假了。

    “我送你去。”

    刚刚吃的那一坛醋已经消化完了,商领领笑:“好~”

    都不用怎么哄,她就好了。

    啊,她是好懂事的女朋友呢。

    ------题外话------

    ****

    二更十点左右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