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62:领领作恶,景召毁尸灭迹免费阅读

162:领领作恶,景召毁尸灭迹
    “我说你呀,”女孩子嗓音甜,无辜似的,在抱怨,“怎么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呢?”

    明悦兮用手按住头皮,猛然回头:“你要干什——”

    话没让她说完。

    商领领摁住她的头,往墙上一撞,力道拿捏得刚好。

    明悦兮瞬间两眼发黑,四肢都软了,也没有力气挣扎,任由商领领拽着她的衣服,把她拖进浴室。

    她手脚乱挥,大喊救命。

    咣——

    爽肤水的瓶子被商领领砸碎,她手上用劲,把人推进了浴缸:“别喊了。”

    明悦兮本能地闭上了嘴。

    商领领打开花洒,给浴缸放水,然后蹲下来,不紧不慢地在那堆碎片里挑挑拣拣,最后挑了一块看着锋利点的。

    明悦兮不停地往浴缸后面缩,神色惶恐:“别、别过来!”

    她头晕目眩,腿也发软,挣扎了两次却爬不起来,厚厚的外套已经被冰冷的水浸湿,衣服吸了水很重,拽着她往下滑。

    水溅出来,弄到了鞋上,商领领皱了皱眉,后退了点,她声音轻轻柔柔的,问道:“怕我吗?”

    明悦兮在发抖,又怕、又冷,她根本不敢看商领领的眼睛,那是一双漂亮、又极其危险的眼睛。

    “怕的话以后就放聪明一点,不要再到景召面前蹦跶,要夹着尾巴过日子,明白了吗?”

    明悦兮咬了咬牙,没有回答。

    玻璃碎片划过浴缸,发出十分刺耳的声音,商领领再问一遍:“明白了吗?”

    她眼里闪着的光像暴风雨前荒郊野岭的月,四处是孤坟,没有百鬼,也足够让人胆寒。

    明悦兮拼命点头。

    她以为商领领会放过她,商领领却抓住了她的手。

    “你——”

    后面只剩下尖叫。

    天色已经不早了,本来就不烈的太阳被云层遮了去,这几日寒流北下,室外气温很低。

    屋里开足了暖气。

    贺江穿着毛衣忙前忙后,办公的桌子上全是照片,一张张都是老人家。

    有的在笑,有的深沉。

    景召下楼来了,贺江说:“景老师,照片都裱好了。”

    景召走过去,一一查看:“你找人把照片送去河县,路上当心一些,不要磕碎了。”

    这些照片就是在河县给老人们拍的遗照,已经洗出来裱好了。贺江回了个ok的手势,转头去联系派送的人员。

    景召接了陈野渡一通电话,之后去了医院。

    陈野渡今天出院。

    病房里没别人,景召问:“你助理呢?”

    “出差了。”

    “你使唤我使唤得越来越顺手了。”

    陈野渡抬了抬自个儿的手:“我手开不了车。”

    他倒想使唤方路深,但人民警察太忙了。

    景召去办出院手续,刚走到vip楼栋的电梯口,后面有人喊他。

    “景召。”

    景召知道是谁,没理会,按了楼层,在等电梯。

    是明悦兮,她又住院了,又出了新闻,说她又自杀了。

    这次可能真伤得狠了,脸白得跟纸似的:“你不肯帮我不是因为我不懂分寸,是因为商ruby,对吧?”

    景召抬头看指示灯,电梯还不下来,他等得有点烦躁。

    明悦兮推着输液架走过去:“就因为你给我拍过照?”

    景召自认为脾气还算不错,很少被人惹怒,他握紧雨伞柄,在地上杵了两下,发出了声音。

    他回头:“你还是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他眼眸漆黑,若望进去,仿佛置身深不见底的断崖。

    “你和梁建斌在杀青宴上打我女朋友的主意,我觉得我会不知道?”

    商领领去杀青宴的第二天,景召就让人摸清了梁建斌的底。

    “梁建斌最少要判十五年。”这是景召雇的律师说的。

    至于明悦兮,景召没有再添一把火,就是他最大的宽容,也算对天上那位有个交代。

    “女朋友?”明悦兮笑了,讥讽,“那你知道你女朋友是什么样的人吗?”

    她把袖子拉上去,露出手腕上的绷带,上面还有殷红的血迹:“这是她割的。”

    她的手缝了十三针,是被人用爽肤水的碎玻璃割破的,医生说再往下一厘米,就算华佗复生她也得去地下报道。

    她咬了咬牙:“她就是个疯子。”

    电梯到了。

    景召暼了一眼明悦兮的手,声音很冷:“她是什么样的人不用你来告诉我。”

    七点多,景召还没回来,商领领自己叫了外卖吃,刚准备收拾桌子上的饭盒,听见了开门声。

    “景召!”

    她跑去玄关,景召在挂伞。

    她冲过去,抱住他,笑眯眯地仰起头:“你回来了。”

    “吃饭了吗?”

    “吃了。”

    她搂着景召的脖子,没注意到卫衣的袖子上沾有血迹。

    景召很自然地牵过她的手,握住那一处袖子,拉着她往屋里面走。

    “今天在家做了什么?”他问得随意。

    “下午去了热丽传媒,公司换了新老板,我又重新签了一份合约。”

    商领领没喝完的水放在餐桌上。

    景召松开手,把外套脱了,就着她的杯子喝了半杯水,然后把衣袖卷起来,收拾桌子上的饭盒。

    他问商领领:“想做艺人吗?”

    “不想,不过配音和拟音很有意思。”商领领去拿厨房的垃圾桶过来,“热丽传媒的运营总监说,可以让我上一个配音节目。”

    “嗯,然后呢?”

    “我拒绝了,我不想露面,网红只是副业,我更喜欢当遗体整容师。”

    景召把收好的饭盒扔进垃圾桶里。

    商领领像个尾巴一样,黏在他后面:“你怎么从来不问我的副业啊?你知道我是什么网红吗?”

    景召颔首:“陆女士跟我说过。”

    商领领签公司的时候,告诉过陆女士当网红的事,不过没说直播间的马甲号,主要是因为她之前直播的时候讲过一些很阴暗的童话故事,她不想影响自己的仙女形象。

    她从后面抱着景召的腰,贴着他一起去厨房:“你知道我的直播间吗?”

    景召打开水龙头,洗手:“知道,搜得到。”

    商领领在as圈挺有名的,搜ruby就搜得出来。

    她歪着头看他:“那你看过我的视频吗?”

    “看过。”

    她赶紧解释:“那些故事都是我瞎讲的。”

    景召关了水,抽了张纸擦完手,才牵着商领领出去:“你在直播间画过一幅画,是我吗?”他没提那些童话故事。

    商领领点头:“嗯。”

    她还在直播间说过他难追……

    景召夸了句:“画得很好。”

    商领领原本心虚乱飘的眼睛亮了亮:“你会做那样的事吗?在直播间给女朋友砸火箭,一掷千金!”

    “不会。”

    她从后面跑到前面,抱着景召的腰:“为什么?你女朋友不可爱吗?为什么不给她买火箭?”

    景召挺认真的口吻:“平台会抽成,花这个钱不如捐了。”

    商领领:“……”

    商领领在浴室洗漱的时候,景召接了通电话,电话的内容商领领没听到。

    是贺江打来的:“景老师,青尚杂志那边的尾款已经打过来了。”

    笔记本电脑开着,景召的目光没落在屏幕上,落在了浴室门口:“捐了吧。”

    “啊?”

    “把钱捐了。”他突然想多积点德。

    “好的,景老师。”

    商领领在浴室洗完了贴身衣服才出来,她端着粉色的小盆站到景召面前,身上穿的是他的睡衣,扣子三颗没扣,脸被热水蒸得粉*嫩。

    “景召,今晚我们怎么睡?”

    景召看着电脑屏幕:“你睡卧室。”

    “你呢?”

    他站起来,应该是想帮她晾衣服,看了一眼盆里的衣服,愣了愣,又坐回去了:“我睡厅。”

    “……”

    商领领好失望。

    半夜。

    商领领起来喝水,看见厅没人,浴室的门没锁,她推开门。

    “景召。”

    洗手盆的水龙头开着。

    景召看见她,稍微怔愣了一下:“怎么起来了?”

    她进去,还有点睡醒后的迷糊:“你在干嘛?”

    洗手盆里装满了水,泡着她今天穿的那件卫衣,袖子那块的泡沫还没冲掉。

    景召神色不太自然,别开脸:“洗衣服。”

    商领领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副十分惊喜的样子:“这是我的衣服啊。”

    景召在给她洗衣服呀。

    她要骄傲上天了。

    景召没多说什么,冲掉泡沫,把水拧干:“去睡吧,我去晾衣服。”

    他刚转身,一只小手拽住了他腰间的衣服。

    “景召。”

    景召嗯了声,回头。

    她眼里像开了桃花,还是雨后沾了水汽的那种,潋滟一汪春色。

    “景召。”

    声音娇娇的,小姑娘钻进他怀里,抬着头目光热热地看着他。

    “去睡觉。”已经很晚了。

    她摇头,手不老实。

    景召按住她的手,声音沙沙的,很低:“领领,别闹。”

    她踮脚亲他的喉结:“你是景下惠吗?”

    “我不是。”

    卫衣扔在了地上,景召关上门,拿了浴巾垫在洗手池的台子上,一只手关灯,一只手抱起商领领,让她坐在了浴巾上面。

    商领领晃晃腿,刚好轻轻踢到景召的眼腹:“干嘛关灯啊?”

    他捉住她的腿,放到自己身上:“抱住我,领领。”

    她听话地抱住他。

    没有光线,她看不到,听觉很敏锐。

    声音来自景召的手。

    ------题外话------

    *****

    对不起,迟到了。

    圣诞节快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