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61:景召领领强强出手(二更)免费阅读

161:景召领领强强出手(二更)
    杨清池粗声粗气地说:“我想干嘛你看不出来?”

    柴秋不接话。

    他突然朝她走过去,眼神热得烫人,见她后退他也不停下,绷着一张俊脸把她逼到了墙角。

    她应该是真生气了,脸上的表情比他见过的任何一次都要生动。

    他挣扎纠结了很久,最后叹了口气,认命:“柴秋,你想不想得到我爸另一半的财产?”

    柴秋抬着眼皮看他。

    他是第一次动心,纯粹,但莽撞:“你可以到我这里来拿。”

    隔得很近,柴秋闻到了酒味。

    当体育老师之前,柴秋还做过运动员,她力气大,抬手就把人推开了:“去醒醒酒,刚才的话我当你没说过。”

    她撂下人走了。

    杨清池待在原地,有点失魂落魄。他想起了在球场上初见柴秋的场景、想起了她亲吻奖杯的样子,比起商场,球场要更适合她。

    他坐到旁边的木椅子上,伸着腿,耷拉着头,随便风怎么吹,一副自暴自弃的姿态。

    他拨了给电话,给景见。

    “我跟柴秋表白了。”

    景见看在兄弟的份上随便听听:“她怎么说?”

    “让我去醒醒酒。”平时要风得风的小少爷很丧,“我只喝了一杯。”

    真惨。

    景见想嘲笑他,厚道地忍住了:“你怎么表白的?”

    “我说可以把我的财产给她。”

    好蠢。

    景见对他有点无语:“这算表白?你确定这不是钱色交易的潜台词?”

    杨清池懊恼不已:“我不是那个意思……”

    景见也没谈过恋爱,当不了情感导师,他不给任何建议,他只想看兄弟“笑话”。

    “是谁说如果他喜欢柴秋他就是狗来着?”

    杨清池:“……”

    景见:“你真狗。”

    杨清池像被踩了尾巴的大狼狗:“我刚刚逗你的,我只是想跟她钱色交易。”

    景见:“呵呵。”

    杨清池挂断了。

    翌日,有三则新闻,

    其一,热丽传媒被杨氏集团收购;其二,梁建斌被内部举报,涉嫌**、性贿赂、漏税等多项罪名,现已被拘捕,其三,何田再爆料,实锤明悦兮与多位圈内已婚男士有不当关系,其中就包括她自己的丈夫梁建斌。

    接着,各大官媒下场。

    贵圈真乱

    这实锤太实了,截图高清得真不把我们当外人

    明某某可以载入娱乐圈史册了

    杨氏不是做红酒的吗?收购热丽传媒干嘛?卖红酒?

    明悦兮的超话赶紧封了吧,居然还有人给她洗

    ……

    然后明悦兮的超话被封了。

    红星传媒发了声明,已与明悦兮解除经纪合约。卷铺盖走人的除了明悦兮,另外还有乔爽。

    乔爽抱着装私人物品的箱子,去了明悦兮的休息室,她也在收拾东西。

    “怎么,来看我笑话?”

    确实是个笑话。

    乔爽站门口,没进去:“你还觉得是我爆的料?”

    明悦兮用看仇人的眼神看乔爽:“不是你还能是谁?”

    连姜成这个局外人都猜出始末了,当事人居然还没摸到头脑。

    蠢得像猪。

    作为前经纪人,乔爽大方地提点提点这头蠢猪:“杀青宴上,本来应该去陪梁建斌的人是谁,你忘了?”

    明悦兮呆愣住。

    “景召亲自把她带走,也忘了?”

    她喃了句:“不可能……”

    她不相信一个网红能有那么大能耐。

    乔爽点到为止,最后奉劝她:“好自为之。”她转头,走了两步,又回头,“对了,录音是小晴给你的吧?”

    明悦兮怔怔地点头。

    乔爽全明白了,不过她不会去“寻仇”,她有自知之明。

    下午,明悦兮被关山山的粉丝砸了臭鸡蛋,赴约来参加记者招待会的那群媒体人只顾着拍她满头的蛋液,对她的“道歉”漠不关心。

    傍晚,她回到别墅。别墅已经被法院拍卖了,她下周必须搬出去,走近后发现大门是开着的。

    她迟疑着进去。

    “嗨。”

    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正在挥手,腕上戴着一条镶了红色宝石的手链。

    明悦兮看看门锁,都是完好的:“你怎么进来的?”

    小晴带她进来的咯。

    商领领笑着问:“最近过得还好吗?”像老熟人的口气。

    明悦兮最近官司缠身,光是代言合约的赔偿款就够她喝一壶。她名声臭了,像过街老鼠。

    她把手伸到后面,打开手机:“都是你做的吧?给我下药,收买我身边的人,拍视频曝光我。”

    商领领大大方方地承认:“对啊,都是我做的。”

    “因为景召?因为他给我拍过照,你嫉妒我?”

    “也可以这么算。”商领领起身,脾气不要太好,“还有要我‘招供’的吗?”

    她往前走。

    明悦兮往后退:“你还想干嘛?我已经被你害的这么惨了。”

    后面是墙,退无可退。

    商领领不紧不慢地抬起手,握住明悦兮的肩膀。

    “你——”

    手上用了巧力,轻轻一捏。

    明悦兮肩膀一麻,叫出声的同时,藏在身后的手机掉在地上。

    屏幕上显示正在录音。

    明悦兮立刻去捡手机,头发被人拽住,声音从后面传来,让她头皮发麻。

    “我说你呀,”女孩子嗓音甜,无辜似的,在抱怨,“怎么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呢?”

    ------题外话------

    *****

    宝贝们,晚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