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60:景召护短,小九爷是何人(一更)免费阅读

160:景召护短,小九爷是何人(一更)
    商领领吃完牛排,景召才出门,她跟着去了玄关。

    “我说不准几点回来,晚上不要等我,早一点睡。”

    “嗯。”

    景召拿了伞:“家里有你的衣服吗?没有就去衣柜里找我的穿。”

    “有的,我上次留了衣服在这里。”

    他走到了电梯口,商领领还站在门那里,眼巴巴地看着。

    “进去吧,外面有风。”

    “好。”

    等商领领关上门,景召才进电梯。他是去见姜成,约在了一家茶楼。

    晚上有点堵车,姜成八点后才到。

    “抱歉景老师,我来晚了。”

    景召已经点好茶了,斟了一杯递过去:“我也刚到。”

    姜成把外套脱了放一边:“您找我是为了电视剧的事吧?”

    姜成是聪明人。

    景召点头,推过去一张名片:“我听说您在找新的投资方。”

    《东渠侯》被电视台拒之门外了,不仅如此,网播都播不成,因为有明悦兮这个劣迹艺人。

    目前唯一的补救方法是换人补拍,但《东渠侯》是大制作,筹备了几年,重新制作、排期的损失很大,姜成那边的资金已经出了问题,如果缺口补不上,电视剧会夭折,姜成也会背上巨额债务。

    姜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是因为商小姐吧?”

    明悦兮来姜成这里要过号码,他又知道景召和商领领的关系,要猜出中间的来龙去脉也不难。

    景召不置可否:“很抱歉给剧组带来了损失,资金缺口我会补上,补拍期间有什么困难,若用的上我,您知会一声就行。”

    先礼,后兵。

    “不过会造成损失不单单是因为我女朋友,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您用人不当。”景召语气依旧温和,虽不咄咄逼人,可护短的态度却显而易见,“经济损失我会弥补,但我女朋友那边,我希望您不要和她提太多,补拍后的配音工作如果她依旧有兴趣,我不希望换人。”

    这件事,商领领其实做的不太厚道,她私仇是报了,但整个剧组、所有参演演员也都被殃及了,姜成确实心里有火气和怨气。

    景召此番举动,是要姜成一声不吭地把火气、怨气都咽下去,而且还提都不能提。姜成有些意外,景召这样清风霁月的人,谈起恋爱来竟然这么不顾原则。

    终究是君子进了红尘,给美人折了腰。

    姜成思忖一番,爽快地收下了名片,资金已经解决了,景召还许了他一个大人情,这被敬酒再不吃,估计就要吃罚酒了。

    姜成端起茶壶,给对面的人添茶,用开玩笑的语气说:“景老师,女朋友可别太惯了。”

    他同样是开玩笑的语气:“这才到哪,怎么就惯了?”

    姜成哑口无言。

    *点有一波晚高峰,景召去了躺医院,之后才回桐湘湾,到家已经快十点了。

    商领领今天听话,早早睡了,厅里亮着灯,卧室的门没有锁上。

    景召等身上的寒气散尽了才推门进去,小姑娘拱成一团,埋在被子里睡觉。

    她睡觉喜欢把脸全部盖上,景召走过去,脚步很轻,没有发出声音。他坐下,把被子掀开一点,让她露出脸。

    她蜷着睡觉,因为脸上有痒意,翻了个身,喃了句:“景召哥哥……”

    景召轻声答应:“嗯。”

    她蹭了蹭枕头,闭着眼睛,并没有醒,会叫他只是下意识的行为。

    她说她有衣服在这,但身上穿的是景召的睡衣。

    景召坐在床边,借着床头那盏并不明亮的灯看了她很久,呼吸被他压得很轻,胸腔里那颗心脏不安分,跳得乱,滚烫滚烫的。

    良久。

    他俯身,把吻落在她额头上,怕惊了她,吻和声音都很轻:“晚安。”

    他起身出去,带上门,兜里的手机忽然振动,他走去阳台接。

    “小九爷,已经办妥了。”

    “嗯。”景召说,“麻烦你了。”

    “不麻烦。”

    他还道了谢。

    柴秋刚挂断电话,身后砸过来一个凉飕飕的声音。

    “小九爷是谁?”

    是带着怒气的质问。

    柴秋不悦,皱起了眉:“偷听别人说话,不是什么君子行为。”

    杨清池是个少爷脾气,语气冲得很:“谁偷听了?这儿是我家,我站哪都光明正大。”

    再说了,谁他妈是君子。

    他一副不饶人的样子,一张脸是着实生得出色,棱角分明五官立体,是标准的建模脸:“你别转移话题,小九爷是谁?”

    帝都能称得上爷的,他基本都认识,可没听过什么小九爷,大九爷也没有。

    柴秋这人,说不上脾气好不好,就是平时不太爱跟人多说话,可眼下,她英气的眉眼染上了薄怒:“这是我的私事。”

    她这个态度,那个小九爷定是对她十分重要的人。这个认知让杨清池哪哪都不舒坦,心头被堵了一股火,嘴上逞强:“我爸才没了多久,你这么快就——”

    “杨清池!”

    这是柴秋头一回对他发火,她眉毛比普通女孩子要黑,稍稍压一压,气场就出来了。

    “你到底要干嘛?如果是不服我拿了你爸一半的财产,你就自己凭本事来抢。”

    谁要财产啊。

    杨清池粗声粗气地说:“我想干嘛你看不出来?”

    ------题外话------

    ***

    抱歉迟到了,二更预计十点半。

    祝大家平安夜快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