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59:景召哄领领,郑重表白(二更)免费阅读

159:景召哄领领,郑重表白(二更)
    那天商领领从帝都回来,景召就不见了,他逃走了,她发了疯似的满世界找他。

    再见到他,是在医院,在他手术后。他坐在病床上,面向窗户,人瘦了很多,地上的影子形单影只。

    他也才十九岁,眉眼间已经没有了年少的朝气。

    商领领在门口站了很久,小心翼翼地走进去:“景召哥哥。”

    景召转头,手术后他短暂失明,眼睛上缠着绷带,他寻着声音问:“你是哪位?”

    他不记得她了。

    他出了很严重的车祸,伤到了神经,眼睛也许会恢复,但嗅觉不会再恢复了。

    这都要拜她所赐。

    商领领慌张地跑出去,掉落了脚踝上的红宝石脚链,她终于明白了父亲的话。

    父亲曾说:我们领领要是有喜欢的人了,不要像爸爸。

    一周后,商领领再去医院,景召已经不在那里了,他被他当时的“父亲”景河东送出了国,然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杳无音信。

    商领领没有去帝都大学,一个人留在了华城,她换了联系方式,也换了住址,甚至换了性格。

    回忆就到这里。

    商领领放下剪刀,问景召:“你是不是去见明悦兮了?”

    小狮子还没有完全被驯化,还有利齿尖牙,有难驯的脾性和凶猛的攻击性,生气了第一反应不是和解,是咬人,那是她因为生长环境而留在骨子里的习性。

    她握紧手,很努力地控制情绪,她不想再做十八岁的商领领,所以她试着沟通。

    她换了稍微柔和的语气,重新问了一遍:“你早上那么早出门,是不是去见明悦兮了?”

    她心里恶狠狠地诅咒:自杀是吧?祝成功!

    景召还弯着腰,看了她很久,似乎在读她眼里的情绪:“手机修好了吗?”

    商领领的手机放在了桌上,她不说话。

    修手机的时候,店员重新安装了手机软件,里面的聊天记录已经没有了。

    景召猜到了,她应该是没有看到他发的消息。

    “早上出门太早,就没有吵你。”他打开自己的手机,解了锁放到她手里,“我去医院是去看朋友,你知道陈野渡吗?他是我的同学。”

    他轻声解释,耐心很好。

    商领领垂下眼皮,看到了他手机里那条她没看到的信息:“你不是去看明悦兮吗?”

    她看上去还是很不安,还有点焦躁。

    “我为什么要去看她?我和她并不熟。”

    她一下子忘了控制,露出了因为太生气而恶狠狠的表情:“你给她拍过照。”

    还帮过她。

    甚至,他十九岁的时候,去过明悦兮家里。

    商领领一度以为,明悦兮是景召的初恋,是他即便失忆了也依旧还在意的人。

    不过景召不知道她的这些心思,这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提起明悦兮。

    他语气郑重了些:“我会帮她,是因为欠了人情,仅此而已。”

    商领领半信半疑地看着他。

    景召其实不清楚她是怎么产生的错觉,但一定是他给的安全感还不够。

    “领领,我不是一个会讲甜言蜜语的人,有些话我以为不说你也会懂。”他认真地道歉,“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应该多说给你听。”

    他是个喜欢做多过于喜欢说的人。

    他应该再表现得明白一点。

    “领领,”他是第一次这样直白,“我很爱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连呼吸都是滚烫的。

    商领领睫毛颤了颤,眼泪掉出来,砸在了景召的手背上。

    “景召哥哥……”

    这一句既委屈,又难过,还有得偿所愿时,心尖震颤带来的窒息感。

    景召蹲下,仰起头亲吻她的眼睛:“不要哭了,我们领领笑的时候最漂亮。”

    商领领喜欢他说“我们领领”,喜欢他说她漂亮。

    他吻掉她的眼泪,又去吻她的唇,一下一下地,温柔耐心。

    她开始闭着眼,很乖,后面就不满足了:“要用力一点。”

    景召失笑:“好。”

    然后他吻得很重,因为蹲着,高度恰好,他甚至撩起了她的衣服,把唇压在了她腰上。

    结束是因为她肚子响了。

    她红了脸,一向脸皮厚也觉得不好意思了,吸吸鼻子:“我饿了。”她可怜兮兮地说,“我中午没吃饭。”

    “冰箱里有牛排,等我几分钟。”景召把她衣服整理好,起身去煎牛排。

    商领领也跟去,从后面抱住他。

    他动起来不方便,也不敢开火,怕烫到她,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松开:“餐桌上有牛奶,你先去喝一点,垫垫胃。”

    商领领抱着不撒手:“你可不可以叫我宝贝?”

    他都说爱她了。

    她觉得她可以稍微得寸进尺一点点。

    “景召,你叫我宝贝好不好?”

    景召拆牛排包装袋的动作停下来。

    他叫不出口的。

    他这个人,他自己都嫌自己无趣。

    商领领哼哼唧唧地撒娇:“你刚刚还说以后会多说甜言蜜语给我听。”

    景召语气和神情都很认真,并不是在搪塞:“嗯,我以后会多努努力。”

    商领领去咬他的脖子。

    “别咬。”他耳根有点发烫,“待会儿还要出去。”

    商领领不听。

    景召只好把衣领往下拉了拉,意思是咬衣服能遮住的地方。

    商领领开心了,抱着他笑个不停。

    商领领吃牛排喜欢七分熟,景召煎得刚刚好,切好了端给她,然后又去厨房热牛奶。

    商领领太饿了,没法吃得斯文:“已经快天黑了,你还要出门吗?”

    “嗯,和人约了晚上八点。”

    “谁呀?”

    景召说:“一位导演。”

    他没说是哪位导演。

    ------题外话------

    ***

    目前写的回忆都是领领的视角,后面会有一些召宝视角的。召宝真的很爱领领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