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58:领领极端行为,景召的深爱(一更免费阅读

158:领领极端行为,景召的深爱(一更
    景召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太阳光刺眼,他伸手去挡眼睛,发现手腕上锁着一条铁链。

    “景召哥哥,”商领领坐在床旁边的椅子上,“你醒了。”

    他坐起来,先看了看手腕上的铁链,然后问:“几点了?”

    他出奇得冷静。

    “十二点了。”

    十二点了,飞宾莱的飞机已经起飞了。他的手机不在身边,不知道学校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

    他抬头,看着商领领,那么沉着:“你不想我去宾莱,可以和我说。”

    商领领摇头,从椅子上起身,坐到床上:“不止宾莱,我现在哪里都不想你去,万一你走了不回来……”

    她不允许有这种可能。

    她语气软软的,想利用他的同情心,央求他:“你就待在家里,好不好?”

    “帮我解开。”景召说。

    “现在还不行。”

    现在她还没有信心留住他。

    她想,她或许应该生一个孩子。

    “商领领,”景召叫了她的全名,他很少这样,脸色这么冷峻,“不可以这样,这样做不对。”

    父亲在世的时候,很宠商领领,从来不会说她做得不对,后来父亲不在了,更没有人会去管她的处事和为人。

    所以那时候,她不听别人教,她也不理会对错。

    她握住景召被锁着的那只手,低头轻轻吹了吹:“是不是弄疼你了?”她亲一亲他的手指,目光温柔,“对不起啊,你再忍一忍。”

    景召的手指上有一个伤疤,是他小时候留下的。

    他试图跟她沟通:“领领——”

    商领领不想听:“不要试图说服我,我不会心软的。”她伸手,摸他脖子上昨夜被她咬出来的痕迹,用哄着他的语气说,“你只要听话,我喜欢你听话。”

    农历七月半那天,商领领送了自己一件生日礼物——一个金色的笼子。

    货车司机送错了地点,把笼子运去了帝律公馆,有不少人看见了。那些人当着她的面不敢说什么,他们只会在背后说。他们说,果然啊,龙生龙凤生凤,商家的大魔头生了个小魔女。他们还说,她一定有病,她一定有暴力倾向。

    有病就有病吧,商领领不在乎。

    她解开铁链的一端,牵在手里,带景召去隔壁她的卧室,卧室里放着她的生日礼物。

    “景召哥哥,你喜不喜欢这个颜色?”

    金色的笼子上镶了她最爱的红宝石,还有粉钻,如果他不喜欢,她可以再订做别的颜色。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几天没见太阳,景召的脸很白:“你打算一直这么锁着我?”

    商领领摇头:“我也会带你出去玩的。”

    只要是她在家的时候,她都不会限制景召在别墅里走动,前提条件是他不出大门。

    第二天,她带景召去了纹身店。

    店里的纹身师打量完两位,问他们:“是男士还是女士纹?”

    商领领说:“我们一起,纹情侣的。”她把画好的图案给纹身师,“纹这个图。”

    图案是她自己画的。

    景召也看到了图,有半个巴掌那么大。

    他一路上没说话,开口时,声音有点干:“我一个人纹。”他对纹身师说。

    商领领不同意:“景召哥哥——”

    他看着她,重复:“我一个人纹。”语气很坚持。

    “好。”商领领妥协了。

    纹身师说图的细节还要再处理,让他们明天再来。

    纹的时候,纹身师问景召需不需要麻药。

    “不用。”

    景召眉头都没皱一下,更别说发出一点声音。

    纹身师见多了纹身时哇哇大叫的,倒是没怎么见过他这样一点表情都没有的。

    图案纹在了左边腰侧。

    结束后,纹身师说了句:“你挺能忍的。”

    景召没说什么。

    倒是小姑娘心疼得眼睛都红了:“景召哥哥,疼不疼啊?”

    她也舍不得,但她太想在他身上留下一点她的印记,她太急于证明他是她的。

    景召把手覆在了刚刚纹身的地方,皮肤还在发烫,他说:“不疼的。”

    他本来就话不多,现在变得更沉默了,人也瘦了,伶伶一身硬骨,从来不讨饶,就这么随她折磨。

    回到家里,商领领要出一趟门,所以要把景召放进笼子里。

    他皱眉。

    “景召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欢待在里面?”

    “嗯,不喜欢。”

    但他从来没有嘴上苛责过她,甚至都没有反抗。

    之后有一周,商领领都没有用到笼子,不过她也不让景召出门,她订做很多不同的笼子,她每时每刻都跟着景召,睡觉的时候,她会和他一起睡在笼子里,她太怕他会偷偷溜走。

    所幸还在暑假,他们都不用去学校。

    商领领想过以后的,她想休学,她想生下景召的孩子,但景召好像不愿意,只让她吻他,不纵容她任何超过界线的行为。

    一天中午,景召在卧室听到声音。

    “什么声音?”

    商领领陪他在笼子里午休,她说:“隔壁在施工。”

    商领领把隔壁他的房间改成了一个很大很大的牢笼,他可以在里面随意走动,牢笼里什么都有,除了自由。

    他们如果一起吃饭,就会在餐桌上。

    景召面前的牛排没有动:“领领,我们需要谈一谈。”

    商领领慢条斯理地切着牛排:“谈什么?”

    “我必须出一趟国。”

    商领领根本听不进去。

    那天之后,她再也没让景召出过门。

    八月底的一天,景召要去帝都签一份股份协议,临走前她去房间看景召。

    “景召哥哥,我要去一趟帝都,下午就回来。”

    景召背对着她,坐在床上,看着窗外,低低地嗯了声。

    她把铁门锁上。

    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景召叫住她:“领领。”

    “嗯。”

    景召起身,走到那扇铁门前面,看着她,目光那样真诚炙热:“不要听旁人的闲言碎语,你不是什么小魔女。”

    她只是没人教,只是不懂怎么去深爱。

    他握住她的手,低头吻在她手背上:“你只是商领领。”

    不知道为什么,他眼睛红了。

    那天商领领从帝都回来,景召就不见了,他逃走了,她发了疯似的满世界找他。

    ------题外话------

    ***

    虽然说了很多遍,还是要重申一下,领领因为原生家庭的问题,心理是不健康的,需要被治愈,大家要有正确的恋爱观哈。二更十点左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