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55:领领父亲死因,召宝的背景(二更)免费阅读

155:领领父亲死因,召宝的背景(二更)
    之后是景召掌控节奏。

    和所有普通情侣一样,他们也谈过简单平常的恋爱。

    商领领闲来无事会陪景召去上课。有一次,她中途进教室,偷偷摸摸地坐在了最后一排,老教授眼睛尖,看到她来迟了,特地点她起来回答问题。

    那个老教授很好说话,人也幽默。

    商领领大大方方地承认:“这道题我不会,我是来蹭我男朋友课的。”

    老教授笑得很和蔼:“男朋友是哪个?赶紧起来帮女朋友回答。”

    教室里的一众同学你看我我看你,然后坐在第二排的景召站起来了,流畅、准确回答了老教授的问题。

    下了课,一起打球的一个哥们儿跑来问景召:“真是你女朋友?”

    “嗯。”

    景召转头,对后面商领领招手,示意他坐过来。

    一起打球的这个哥们儿认得商领领,商领领之前不是经常来旁听嘛。

    “那什么,”哥们儿小声问,“她不是高中生吗?”

    “保送了。”景召音量不大不小,没有刻意避着谁,“帝都大学,医学系。”

    景召一直很低调,和班级的同学私下不怎么来往。他这么低调,但交了个保送女朋友的事让整个专业都知道了。

    商领领已经办好了保送的所有手续,不需要再去学校,她偶尔会回帝都,但大部分时间待在华城,景召从来不过问她的家庭和背景。

    周五那天,她说要回帝都几天。

    周六,景召在地铁上接了她打来的电话。

    “你到哪了?”

    她刚刚上问了景召在哪,景召说在地铁上。

    “快到站了。”

    “我在站口等你。”

    马上到站,景召挂了电话。

    他旁边坐了一个女孩子,女孩频繁地看向门口,坐姿很拘谨,腿稍稍挨着椅子,没有坐实。

    地铁到站,慢慢停下,景召起身下车,外套留在了位子上。

    女孩张了张嘴,又把话吞回去了。

    车厢外面,穿着宝蓝色长裙的商领领跑着扑进了景召怀里。

    她开心地喊:“景召哥哥!”

    车门这时候关上了。

    车里的女孩把外套捡起来,围在腰上,遮住裙子上的经血。

    她站起来,看着车厢外面,低声说了句:“谢谢。”

    但没人听到。

    地铁已经开走了,现在是上下班的高峰时间,来来往往的人很多。

    商领领挽着景召的手,一起往出口那边走。

    “不是说要在帝都待几天吗?”

    “帝都没意思,就又回来了。”

    出了地铁口,还要坐公交,站牌附近很多人在等车,已经夏天了,人一多就会很热,商领领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你为什么不开我送你的车?”

    她的车都价值不菲。

    景召说:“不适合。”

    车来了。

    车上人不多,景召和商领领坐在了最后一排,窗户开着,吹进来的风是热的。

    “我明天想去一趟医院。”

    商领领拿出来一张湿巾,擦了擦手,四处看了看,没地方扔垃圾。

    她说:“你想去就去啊,不用特地跟我说。”

    “给我。”

    “哦。”

    她把垃圾给景召。

    景召把垃圾装进了相机包最外面的隔层里。

    洪奶奶在帝都的深明医院,上周做了换肾手术,因为年纪大,恢复得并不是很好。

    洪奶奶似乎知道了什么,趁商领领出去了,单独问景召:“你和小商……”

    洪奶奶不知道怎么开口合适。

    景召只说:“我和她在交往。”

    洪奶奶叹气:“是我拖累了你。”

    他摇头:“您不要多想,好好养病。”

    洪奶奶还是叹气。

    景召接了个电话,去了洗手间。

    电话那边的人问他:“您见到杨康年了吗?”

    “没有。”

    “威尔也去了帝国,那里已经不安全了,您回维加兰卡吧。”

    景召沉默了很久,说了句:“我有数。”

    门上倒映出一张很年轻的脸,轮廓深邃流畅,睫毛很长,眉间有少年气,还有一股坚毅沉着的劲儿。

    回去是商领领的司机开车。

    景召和商领领坐在后面。

    “你怎么了?”

    景召抬头:“嗯?”

    “从医院出来,你就一直不说话。”商领领生了一张很无害的脸,但只要稍微压一压眉眼,骨子里那股攻击性就出来了,“你是不是还在怪我利用洪奶奶逼迫你?”

    交往后,她是第一次说起这个问题。

    他们顺其自然地发展,因为景召很配合,她都快忘了他们开始于一场交易。

    “没有。”

    他是个年少老成的,心思一点都不好猜,除了亲热的时候会露出来几分不熟练的青涩窘迫,其他很多时候商领领都看不懂他。

    “那你为什么不开心?”

    “没有不开心,只是在想事情。”

    商领领想读懂他,想更了解他:“不能告诉我吗?”

    景召摇头。

    商领领有秘密,他也有。

    六月二十号,商领领回了帝都,下午景召接到她的电话。

    她从来没有那么低落过,甚至有点无助,她问他:“你可不可以来帝都接我?”

    景召下午还有课。

    “好,你把地址给我。”

    商领领给了帝律公馆的地址,帝律公馆是帝都最贵的地方,里面住的都是帝都最顶级的世家和豪门。

    景召进不去,在外面等。

    有两个女孩路过,穿着打扮都很不普通。

    “刚刚我路过商家,听见里面摔摔打打,八成又是商领领那个小魔女在发疯。”

    这是长头发的那个。

    另一个短头发:“你说她是不是有病啊?”

    “估计是,我听我妈说,商领领他爸就有病,不然也不会把他老婆关在笼子里。”

    长头发的女孩挽着短头发的女孩,她们年纪都不大,撑着一把遮阳伞。

    “我还听说商领领他爸是因为商领领才没命的。”

    短头发的问:“不是说自杀吗?”

    长头发的说:“不是自杀,你还记不记得四年前商领领失踪过一段时间。”

    短头发的点头,说记得。

    “她被绑架了,她爸去赎人,被绑匪烧死了。”

    “活该,两个神经病。”

    短头发女孩刚说完,一块转头砸过去,就砸她脚边。

    紧接着,传来一句骂人的话。

    “妈的,说谁呢?”

    骂人的是方家的小儿子。

    听说以前和商领领走得很近。

    方家的小儿子名声不好,是帝律公馆最让人头疼的二世祖,短头发女孩本来就看他不顺眼:“方路明,你有病是吧!”

    方路明穿着个花短裤,脚下趿着一双人字拖,卷了一头羊毛小卷,插兜走路像个小流氓。

    “天天说这个有病那个有病,我看你才有病,我家开医院的,给你打个折,改天来看看。”方路明的嘴就怵过商领领,“长得倒人模人样的,一张嘴比狗还能吠。”

    女孩子气得面红耳赤:“方路明!”

    方路明伸出手,勾了勾食指:“来啊,来咬你爷爷!”

    方路明讨厌商领领吗?也是讨厌的。骂她吗?也骂。

    但他听不得别人骂。

    短发女孩子被怼得直跳脚,追着方路明打。

    长发女孩突然喊:“菲菲!”

    是商领领出来了。

    帝律公馆说她坏话的一箩筐,但从来没人敢当着她的面说,叫菲菲的短发女孩不再打闹,拉着长头发的同伴赶紧走了。

    商领领从公馆出来,径直走向景召:“等很久了吗?”

    他站在门口的石狮子旁边:“没等很久。”

    方路明一只脚在公馆里,一只脚已经迈出来了,正探头往商领领和景召那个方向看。

    商领领突然回头,声音发甜,眼神很冷:“不要去我爷爷那里乱说话。”

    方路明哼了声,一甩他的小卷毛:“我跟你又不熟。”

    他一副大爷的姿态,往公馆里面走了,不过中途回了几次头,把景召上上下下偷瞄了个遍。

    他心里腹诽:啧,才多大啊,就会在外边养男孩子了。

    景召是开车来的,上次他说车不适合,商领领就买了一辆很平价的代步车。

    她喜欢穿裙子,最喜欢红色和宝蓝色的裙子。

    她今天穿着黑色裙子,最爱的红宝石也没有戴,整个人阴阴郁郁的。

    “今天是我爸爸的祭日。”她突然开口。

    景召把车停下来。

    车在桥上,桥下面是江水,有风,水波在翻滚。

    她看着外面,像在自言自语:“再过几天,是我妈妈的祭日。”

    她的母亲只比她的父亲多活了七天。

    “景召哥哥,”她转过头来看景召,眼睛是红的,“今天我很难过,你能不能说一句好听的哄哄我。”

    她到底只是十八岁的小姑娘,再会“咬人”,再怎么魔女,也只是个十八岁的女孩子。

    她也会哭的。

    “你想听什么?”

    她吸了吸鼻子,很难过很难过:“你就说,我们领领最漂亮。”

    景召看着她的眼睛,说得很慢:“我们领领最漂亮。”

    她低下头,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己软弱的样子:“这是我爸爸最喜欢说的话。”

    后来就再也没有人说“我们领领”。

    景召捧着她的脸,让她抬起头,他为她擦掉眼泪:“我们领领最漂亮。”

    她抓住他的手,握紧,把她自己的下巴放在上面,是完完全全依赖的姿态。

    “景召哥哥,你还记得你在维加兰卡救过一个女孩子吗?”

    “记得。”

    她说:“就是我啊。”

    “嗯,我知道。”

    景召见过十四岁的商领领,在维加兰卡,她还送了他一颗红宝石。

    在河源镇,修路灯的时候,他们都一眼认出了彼此。

    *****

    (有人问,19岁的景召一开始拒绝,后面怎么又很宠领领,我目前只能说,故事没写完,景召的视角、背景都还没出来。领领十四岁的事后面会写,二十五岁的景召失忆与否,后面也会写。)

    ------题外话------

    *****

    这章肥不肥?

    明天还是下午六点半更第一更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