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54:向景召进攻的小魔女(一更)免费阅读

154:向景召进攻的小魔女(一更)
    唇压着唇,就那样停留了几秒。

    是笨拙、莽撞,又青涩的吻。

    商领领退后,然后看景召,他也在看她,两双漂亮的眼睛那样对视着,呼吸交缠凌乱,瞳孔里的影子近在咫尺。

    她站着,脸颊被夕阳刷红了,问景召:“有没有别人亲过你?”

    景召坐着,要仰头:“没有。”

    怎么会没有。

    商领领点破:“篮球场的更衣室。”

    篮球场的更衣室里,她趁着停电咬过他,他没看到“凶手”,那么认真算起来,对他来说就是“别人”。

    他说:“是你。”

    商领领很诧异:“你怎么知道是我?”当时四下漆黑,他不可能看得清。

    “我没有遇到过第二个像你这样的人。”

    这样大胆,像野蛮生长的小兽,上来就扑食。

    商领领觉得被夸奖了,很开心:“景召哥哥,我们再亲一次。”

    她就是这样,想要什么,就明目张胆地要。

    景召看了看外面的摩天轮:“已经过了最高点。”

    她不是要在最高点接吻吗。

    “不管。”

    不,她只是想接吻。

    她两只手搂住景召脖子,闭着眼睛吻住他的唇。

    她说:“张嘴。”

    他睫毛合上,开始回应,下意识地。

    摩天轮转了一圈,又一圈,夕阳终于落下去了。

    晚饭在一家私房菜馆吃的,这次商领领没有包下整个馆子。吃完饭后,司机被商领领打发走了,景召开车。

    商领领坐进车里,问景召:“你喜欢宾馆,还是喜欢家里?”

    景召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提宾馆,只说:“回去吧,已经很晚了。”

    他这样回答,商领领默认他喜欢家里。

    他们回了西郊的别墅。

    晚上,景召洗澡的时候,商领领闯了进去,他脸皮薄,将她赶出了浴室,她在外面唱《十只兔子》、念《动物世界》,心情好得要飞上月亮了。

    (这一段前面领领做梦的时候写过,不重复)

    等到外面安静了景召才出去,商领领坐在他卧室的床上,还没走。

    她目光可露骨了,上上下下地看他:“洗好了。”

    他只拿了裤子进浴室,身上水都没擦干,因为在浴室里待了很久,皮肤有点发红。

    上衣放在了床上,被女孩的裙子压着。

    景召伸手想去拽,可刚俯身,商领领把眼睛睁更大了,他烫了手似的,把手猛地收回去,整个人迅速往后退。

    “你坐我衣服上了。”这句话带着几分恼意。

    商领领一点回避的意思都没有,把衣服抽出来,递给他:“给。”

    景召接过衣服,翻了个面。

    商领领脖子往前伸了点,就那样目不转睛地看,她的眼睛像一只手,会扒衣服。

    景召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女孩子,让他没辙,他转过身去,用最快的速度把衣服穿上,额头上也不知道是没擦干的水,还是逼出来的汗,头发湿得滴水。

    他背着身,掀起衣服擦了一把,又把衣服放下来,转头问她:“你怎么进来的?”

    商领领举着手里的一串钥匙:“我有钥匙啊。”

    她坐在床上,拖鞋踢得老远,晃着两条细细长长、白得发光的腿。

    都是十几岁,荷尔蒙旺盛的年纪。

    景召把视线移开,不看商领领。

    她身上的睡裙很短,白色的,布料丝丝滑滑。

    景召看着地毯,露出一侧的脖颈线,流畅又紧绷:“有事明天再说,已经很晚了。”

    她眼眸明亮清澈,像深山里涉世未深的麋鹿,莽撞又单纯,还很无辜:“我没事要说啊。”

    “那你来我房间做什么?”

    她一本正经地回答:“来谈恋爱呀。”

    景召抬起眼,看她。

    她笑得纯真:“你不是不喜欢宾馆吗,那我们在家里。”

    十九岁的男孩子,该懂的都懂了,哪会听不出来她的意图。他回避她的视线:“回去睡觉。”

    房间里空调开得很低。

    商领领手臂上都起了小鸡皮疙瘩:“我要在这里睡。”

    他突然板着脸:“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知道啊,我们是情侣,我在做情侣都会做的事情。”

    送礼、亲嘴、上宾馆,恋爱不是这样谈的吗?

    不过商领领也不喜欢宾馆,觉得没家里干净。

    景召不跟她多说,把搭在椅子上的外套盖到她腿上,压着裙摆,把她抱了起来。

    她立马配合地搂住他脖子。

    结果令她很失望,景召不是把她抱*,而是把她抱出去了。

    她脚落地,很不满:“你干嘛呀?”

    景召进屋,去拿了一个白色的记事本出来,正是商领领做笔记的那个本子。

    她踮着脚去抢。

    景召把手举高,绷着脸,不像那个年纪的男孩子,老成又严肃:“谁教你的?”

    “怎么在你这?”

    是景召在车上捡到的。

    他又问了一遍:“谁教的?”

    “我自学的。”

    笔记本上还有那些小电影的片名,名字太露骨,一看就知道是什么片子。上面有些用笔划掉了,有些还没划掉。

    景召把那页纸撕了下来。

    商领领去抓他的手:“喂喂喂!干嘛呢干嘛呢!”

    她不喜欢不听话的,不喜欢忤逆她的。

    她会惩罚人的!

    景召单手把她拉开一些,避开她胡乱挥动的手,把那张纸揉成团,扔进了垃圾桶:“你年纪还小,不要学这些乱七八糟的。”

    说的好像他年纪很大似的。

    商领领头一扭:“哼。”

    等着吧,她生气了。

    景召把掉在地上的外套捡起来,披到她身上:“领领,我们顺其自然吧,嗯?”

    他之前总是叫她商领领,是第一次这样叫她,叫她领领。

    她被蛊惑了,不仅不生气,还乖乖交出了掌控权和主动权。

    “好。”

    ------题外话------

    ****

    天冷了,最近在调码字生物钟,二更,预计十点左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