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52:送礼,亲嘴,上宾馆(一更)免费阅读

152:送礼,亲嘴,上宾馆(一更)
    “领领,”他走过去,稍微弯下腰,“怎么了?”

    商领领放下剪刀,抬眼,目光如刀刃:“你是不是去见明悦兮了?”

    小狮子还没有完全被驯化,还有利齿尖牙,有难驯的脾性和凶猛的攻击性,生气了第一反应不是和解,是咬人,那是她因为生长环境而留在骨子里的习性。

    十八岁的她,是她“爪子”最利的时候,她带少年回别墅的那天,天气很好。

    “这是你的房间,你以后就住这里。”

    “不能回学校住?”景召当时念大一,一直都是住校。

    商领领想了想,用温温软软的声音对他提出要求:“一周最少要有五天睡在这里。”

    她是多么通情达理的小魔女啊。

    景召站在那间房的门口,没有进去:“我们是什么关系?金主和情人?”

    “你想什么呢?我们当然是男女朋友了。”虽然她用了强迫的手段。

    “洪奶奶呢?”

    “肾源已经解决了,下周就可以做手术。”

    景召问她:“怎么解决的?”

    手段当然不会光彩。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商领领不想谈这个,她还有最要紧的事,“先不说这些,景召哥哥,你现在是我男朋友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谈恋爱了?”

    他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商领领很兴致勃勃:“你谈过恋爱吗?”

    十九岁的男孩子,没谈过恋爱,说起这个会不自在:“没有。”

    商领领也没有谈过。

    她跃跃欲试地问景召:“那你会谈吗?”

    少年他不说话。

    商领领也不会,于是她给方路明打电话。

    为什么是方路明?

    因为方路明十六岁的时候偷他哥的摩托车带妹子去兜风,摔断了腿,据说那是第六个被他带去兜风的女孩子。

    电话通了,她自报家门:“我是商领领。”

    “知道。”方路明有她号码,但私下并不常联系,突然被找,方路明还有点心惊胆战,“你干嘛给我打电话?”

    “有件事情要问你。”

    准不是好事。方路明不情不愿:“什么事?”

    “恋爱要怎么谈?”

    谁这么倒霉,要跟商领领谈恋爱?

    方路明还挺好奇的:“我哪知道啊。”他玩倒是没少玩,但谈没正经谈过。

    “等会儿,我给你问问。”方路明打给了帝律公馆的周小时,大家都是发小。

    周小时最近在谈恋爱,周小时两个月换一个,虽然换得勤,但不劈腿,也算谈得正经。

    周小时说:“送礼,亲嘴,上宾馆。”

    有钱公子哥都这么谈,反正最后都会谈到床上。

    方路明原封不动地教商领领:“送礼,亲嘴,上宾馆。”

    商领领觉得不够具体。

    “他什么时候谈恋爱?”

    方路明:“啊?”

    “周小时什么时候跟他女朋友谈恋爱?”

    方路明又去问问。

    周小时说,明天周末,要跟女朋友约会。

    商领领说:“带上我。”

    方路明觉得她*。

    但方路明不敢骂:“那多不好意思。”

    “我跟在后面,不打扰他们。”

    方路明干脆拉了个群,周小时支支吾吾,心里不乐意。

    商领领发了条语音:“带不带?”

    周小时说:“……带。”

    虽然商领领没打过周小时,但周小时比方路明还怕商领领,听说商领领杀过狗,谁说的不知道,反正听说了。

    周小时的女朋友是个很会撒娇的女孩子,她会甜甜地喊周小时宝宝。

    周小时的女朋友买冰激凌只买一个,跟周小时你一口我一口。

    周小时的女朋友跟周小时去坐了摩天轮,等摩天轮到最高的时候,周小时的女朋友亲了周小时,说那样就可以永远在一起。

    周小时给女朋友送了项链。

    周小时包下了整个餐厅,庆祝交往一个月。

    周小时带女朋友去打了桌球,周小时女朋友不会,周小时亲自教她,过程中有多次黏黏糊糊的接触。

    最后,周小时带女朋友去了宾馆。

    周小时身后有两只尾巴,一路尾随。

    “不能再跟着了,他们上宾馆了。”十八岁的方路名审美扭曲,喜欢花花绿绿的颜色,不仅穿花花绿绿的衣服,还染花花绿绿的头。

    商领领站在宾馆门口,伸着脖子往里面瞧:“他们上宾馆做什么?”

    方路明当然懂,但他不好意思说:“还能做什么。”

    商领领表情懵懂。

    方路明摸摸后脑勺:“探索身体呗。”跟商领领说这个,奇怪得要死,他不说了,“你自己回去查。”

    商领领真回去查了,知道了怎么探索身体,她很好学,还看了小电影。

    景召白天要上课、拍照,只有晚上过来,商领领给他准备了一间卧室,一间衣帽间,还一间放相机和摄影作品的房间,保姆只过来打扫卫生和做饭,不在别墅住,晚上只有商领领和景召在,颇有金屋藏娇的架势。

    她去敲景召的房门,虽然她有钥匙。

    “你在做什么呀?”

    景召回头看了她一眼,又看回电脑:“做课题。”

    她拉着一把椅子,坐到他旁边,手肘支着桌子,撑着下巴,歪头看他:“宝宝。”她叫得比周小时女朋友还甜腻。

    景召敲键盘的手指骤然顿住。

    ------题外话------

    ****

    前文回忆部分写到了十八岁的领领利用洪奶奶病重,让十九岁的景召妥协,跟她在一起。此处的回忆就是衔接那后面的剧情哈。

    二更九点左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