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49:领领出手,明悦兮作死(二更)免费阅读

149:领领出手,明悦兮作死(二更)
    来电的号码商领领认得,她以前查过明悦兮的资料,记得她的号码。

    景召端着杯子过来:“把药喝了。”

    商领领把放在手机上的目光收回来,接过杯子:“你手机响了。”

    他拿起手机,看了看来电。

    商领领很随意地问了句:“谁呀?”

    “不认识的号码。”景召没有接,“发什么呆,快把药喝了。”

    “哦。”

    商领领低着头,安静地喝药,长长密密的睫毛垂着,遮住了眼底的波澜。

    陆女士在厨房喊:“菜热好了,过来吃饭。”

    吃完饭,已经九点多了,景召把商领领送到了十九楼。

    他没有进去,在门口:“你感冒还没好全,今晚不要熬夜,早一点睡。”

    她感冒没好全,说话还有鼻音:“好。”

    “我回去了。”

    景召转身下楼。

    “景召。”

    听见商领领叫他,他又回来:“嗯。”

    “你会一直喜欢我,对吗?”

    因为生病,她鼻子不通气,鼻头红红的,眼神有些不安,比平时看上去要脆弱无害很多。

    走廊的窗户开着,有风。

    景召拉着商领领,往玄关里走了几步,避开夜里穿堂而过的风。

    他耐心一向好,她感觉不安,他会安抚她:“我们确定关系那天,我说过的话忘了吗?”

    “一个字都没忘。”

    “那你重复一遍。”

    商领领借着光看他,一字一句念得乖巧又郑重:“我可以向你承诺,可以用我的信仰起誓,我会永远忠诚于你,在我生命结束之前,都会爱护你、尊重你。”

    这是景召的回答。

    他拍拍她的头:“不要胡思乱想。”

    她点头。

    脑子却继续胡思乱想。

    景召走了,门关上了。

    商领领拨了明悦兮助理小晴的电话:“把视频发给王卓。”

    何田胆子不够,就会小打小闹,商领领不满意她这把刀。

    她没法乖,狮子的领土不容侵犯。

    次日,明悦兮又上了热搜,因为自杀。

    经纪公司在第一时间出来发布声明,声称明悦兮女士因为长期以来遭遇网络暴力、被冠上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因而患有严重的抑郁症,于昨晚在家中自杀,所幸被经纪人发现,得到了及时救治,现已脱离危险。声明的最后还安抚粉丝,让她们不用担心,并呼吁网络文明,让粉丝不要在网上发表过激言论。

    键盘侠们,求你们了,闭上嘴,积点德

    兮姐早点康复,你还有我们

    何田,做个人吧

    怪不得觉得兮姐最近状态不对,原来是生病了,@乔爽v照顾好兮姐

    累了就停下来歇歇,我们一直都在@明悦兮v

    风向几乎一边倒,也有少部分质疑的声音,都被明悦兮的粉丝喷了。另外还有极少部分人继续去何田那里求锤,不过何田这次没有任何动静。

    何田到底还是顾及丈夫梁建斌的事业,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真的鱼死网破。

    不过,娱乐圈第一狗仔出来发声了。

    王卓v:中午十二点,准时放料。

    前排占座

    谁啊谁啊

    四字女星吧,之前不是说拍到了四字女星的出轨瓜嘛

    四字女星不是已经花钱公关了吗

    提前给点预告呗

    我猜是明某某的打脸瓜

    ……

    因为周末,商领领在家里休息,吃早饭的时候没看见景召。

    陆女士说:“召宝去帝都了。”

    商领领端着牛奶下了餐桌,上问景召:你在哪?

    景召回:在深明医院

    医院……

    商领领垂着眼,若有所思,侧脸的轮廓紧紧绷着,周身都像笼了阴云。

    陆女士叫她:“领领。”

    “啊?”

    这时景倩倩蹿上桌子,刚好撞到商领领的手,手机掉进了杯子里,咕咚一声,牛奶溅了出来。

    景倩倩丝毫没有闯了祸的自觉,还气定神闲地站在桌上。

    商领领目光看过去。

    景倩倩突然感知到了危险:“喵!”

    它拔腿就跑了。

    陆女士把杯子里的手机捞出来,但已经黑屏了,她拿起拖鞋:“景倩倩,你给我过来!”

    景倩倩纵身一跃,跳到了空调上面:啧,人类,有点可怕,她们能用眼神杀猫。

    商领领没有看到景召后面的一条:我一个导演朋友住院了

    出了车祸的那个不是别人,是陈野渡。

    陈野渡的手刚做完手术,看到景召,说实话,有点惊讶:“你怎么来了?”

    还来得这么快。

    景召打量他的伤势:“你助理说你进了手术室,其他的没说清楚。”

    陈野渡出了个小车祸,除了左手,另外还有脑震荡。助理估计慌了神,电话里没说清楚,把景召叫了过来。

    陈野渡的姑姑陈知惠和方路深也在赶过来的路上。

    陈野渡本来气质就颓,头上缠了圈白色绷带,看上去就像没有求生欲的样子:“以为我自杀啊?”

    景召确实这样以为,因为陈野渡有过好几次自杀自残的行为。

    有人真的抑郁,有人却把抑郁当脱罪的借口。娱乐圈就是这样,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题外话------

    ****

    景倩倩:我就是个工具猫,哪里需要往哪里搬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