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47:睡一个帐篷,偷香窃玉时免费阅读

147:睡一个帐篷,偷香窃玉时
    明悦兮遇到麻烦了。

    梁建斌的妻子先前不是给明悦兮泼了鸡血嘛,但冲突的具体缘由两方都没有表态,明悦兮的团队用“奶新人没谈妥”、“为红树林事件压热搜”等说辞来引导*风向。

    网友当然也有不信的,毕竟明悦兮和前老板梁建斌的丑闻传了几年,于是,有网友去梁建斌的妻子那里求实锤。

    就在昨天,梁建斌的妻子何田发了一张模糊不清的照片,没到十秒钟就又删掉了,这张照片把明悦兮送上了热搜,尽管照片里的女人连脸都没有露,背对着镜头在整理衣服。

    梁夫人挺刚啊,求锤得锤

    不是,脸都不敢放出来,怎么就求锤得锤了?

    又来,这对夫妻有完没完,什么实质性的证据都没有,隔三差五就来蹭一回

    居然还有粉丝洗

    这背影是挺像明悦兮的

    就是明悦兮,衣服是细节,看图说话

    照片里女人穿的那件衣服,不巧,明悦兮前阵子就穿过,有照片为证,连发型都是一样的。

    兮姐是挡了谁的路吗?接二连三地黑她

    这要是假的,明悦兮那边早出来辟谣了,到现在都不发声,很明显是心虚

    我兮姐忙着呢,没时间搭理小人,期待《女法医》和《一品正妃》

    ……

    景召接起电话:“你好,我是景召。”

    “景老师,我是乔爽。”

    “什么事?”

    他语气冷淡,强势,跟以往似乎不太一样。

    乔爽斟酌着开口:“悦兮的事,您那边方不方便出面?”

    她默认景召知道是什么事。

    景召很快给了答复,口吻公式化,很果决:“不方便。”

    他说完,先挂了电话。

    这通电话本来明悦兮想自己打,但临时怯场了,她不敢面对景召,不敢在他面前提一句她自己的黑历史。

    “他怎么说?”

    “景老师说不方便。”乔爽也是猜测,“估计跟他前阵子官宣有关,他现在不是单身,想划清界限也很正常。”

    明悦兮这下真慌了:“现在怎么办?”

    何田手里有完整的视频,她也不知道何田从哪里得来的视频,但只要曝光,她就彻底完了。

    她不敢辟谣,也不敢轻举妄动,何田拿视频威胁她,逼她隐退。

    “你先联系梁建斌,不要惹怒他,最好让他去封何田的口,毕竟事情曝光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

    露营的地点选在了山顶,东西已经让人搬上去了。

    商领领路上边走边玩,景召给她拍了很多照片。

    山路不算难走,政府想发展河县的旅游业,这片山在规划中,用碎石子铺了路。

    “景召,我要站那块石头上拍。”

    景召说可以,让商领领扶稳旁边的树,不要摔了。

    她抱着树,比了个耶。

    石头上拍完,她又要去小溪边拍,雪都化了,小溪的水很清澈,底下的石头在夕阳下面会闪出光来。

    景召怕她摔水里,过去扶她:“好了,不要跑来跑去,省点力气。”

    商领领捂嘴,做出不可思议又十分期待的表情:“晚上会很累吗?”

    景召一只手拿相机,只能用一只手抱她,直接把她抱到了平地上:“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还有很多路要走,让你省点力气。”

    “哦。”

    好失望。

    商领领的体力算好的,走了有四分之三,夕阳正在往下落。

    她脸上像染了云霞的颜色,小口喘着气:“景召,我走不动了。”

    “帮我拿着相机。”

    商领领帮他抱着。

    他蹲下来:“上来。”

    商领领趴到他背上,看着小溪里的一双影子笑得开心。她好喜欢景召哦,她跟景召天下第一配!

    她笑眯眯地去亲景召的耳朵。

    “商领领,”景召耳朵红得很快,“你老实一点。”

    “哦。”

    记住了,敏感点哦。

    后面都是景召背着商领领走。

    “你都不喘诶,体力真好。”

    商领领脏脏的脑袋在想脏脏的事情:以后有福咯。

    她一路上都很快乐的,直到到了目的地。

    ——因为有两个帐篷。

    也不只有帐篷,还有炊具、有烤火的轮炉子、有看电影的幕布。

    景召有时候很直男,但有时候又很浪漫,他会准备两个帐篷,他会在夕阳完全落下去的时候亲亲她的脸,问她怕不怕黑。

    炉子点上火,落地的露营灯亮着,根婶给他们准备了汤,她和景召坐在一个帐篷里,云层遮住了星星,灯光只能照到近处,旁边的山峦上有没有融化完的雪,青白两种颜色交错着。

    露营和商领领想象的不太一样。

    她以为会谈情说爱,但没有,景召和她说了很多地方,说冈顿的母亲河是蓝色的;嫩巴的国花可以吃;阿浦尼亚的维塞山脉上生长着一种叫风莲的植物;拉尔速群岛有很漂亮的鱼和其他海洋生物;爱沙瓦多亚的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城市,那里离星空很近;赫盛罗摩科有个部落,叫布果,布果出生的女孩子在三周岁的时候,都要在额头刻上家族的图腾,除了丈夫谁也不能摘掉她们遮住图腾的帽子,那个部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存在殉葬法的国家。

    商领领腿上盖着毯子,靠在景召肩上:“什么是殉葬法?”

    云层很厚,星星不出来,星星在景召的眼里躲着。

    “男方如果先去世,可以强制要求女方为丈夫殉葬。”

    商领领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如果可以自主选择就好了。”

    她还挺喜欢殉葬法的。

    她的恋爱观很偏执,觉得爱情高于生命。

    毯子下面,景召握着她的手,说话的声音轻而深沉:“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美的东西,不止山川、河流,还有沙漠里的月亮、深海的鱼、小孩的脸。”

    他说:“领领。”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不要只看着一个方向。”

    他希望她活得自由,希望她不受任何牵绊,希望她健康长寿,不要认同殉葬法,哪怕是自主选择。

    她不说话。

    她在心里偷偷地想,景召如果先走,她一定要跟着去。

    景召亲了亲她有些凉的手,没有再说殉葬法。

    她以为他们会看一场爱情电影,但没有,景召放了一部狮子的纪录片。

    “为什么看这个?”

    “你家里有很多狮子的碟片,你有狮子的项链、狮子的耳环,还有狮子的毛衣。”

    除了红宝石,她还喜欢狮子。

    景召都知道:“为什么这么喜欢狮子?”

    因为商领领觉得她也是狮子,喜欢狩猎,是危险的攻击性人格,也因为狮子是她的朋友,陪伴了她整个童年,除了方路明,只有动物世界的狮子陪着她。

    她没有说实话:“没有为什么呀,就是喜欢。”

    纪录片还在放着,声音开得很小,狮子守着自己的领地,趴在丛林里打盹。

    景召在她耳边许诺:“以后我会陪你看。”

    他好像懂了,懂她的孤独。

    “呀!”

    “下雪了。”

    雪下得好突然。

    天公作美,要补偿他们一场雪景,冬夜深林,雪下很得安静。

    景召用毯子裹住商领领:“终于可以陪你看雪了。”

    商领领缩进他怀里,把自己埋进他衣服里,她再也不羡慕有很多伙伴的狮子了,她以后也是“群居”,她有景召了。

    纪录片有三个小时长,雪没有下那么久,商领领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景召抱她进帐篷的时候,她才醒过来,呆呆地睁着眼,惺忪迟钝。

    景召帮她把睡袋裹严实,再盖上毯子:“睡吧。”

    商领领撅着嘴,要晚安吻。

    他俯身吻她:“晚安。”

    帐篷外很安静,露营灯亮着,碳火烧得很旺,偶尔会有火星子爆开,噼啪噼啪地响。

    景召闭着眼,没有睡,因为他户外,商领领在身边,他不会放任自己深睡过去。

    半夜,旁边的帐篷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景召坐起来。

    “景召。”

    是商领领从自己的帐篷跑出来了。

    景召拉开拉链:“怎么了?”

    她裹着绿色的睡袋,蹲着在他帐篷口,像一只蜷缩的毛毛虫:“我睡不暖,好冷。”

    景召哪能不知道小姑娘的心思:“进来吧。”

    商领领低头偷笑。

    噢,偷香窃玉时。

    ------题外话------

    ***

    今天不二更哈,下午因为私事耽误了几个小时,二更来不及了。

    景召的爱,热烈、深沉,而且成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