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45:领领吃醋,景老师自砍桃花(一更)免费阅读

145:领领吃醋,景老师自砍桃花(一更)
    从村长家到根叔家走路要十多分钟,雪很厚,踩上去嘎吱嘎吱地响。

    景召撑着伞,商领领挽着他,地上的雪里有两排脚印。夜里天寒地冻,商领领脸颊红红的,唇也红红的。

    “景召。”

    “嗯?”

    她指着远处,眼睛亮亮的,像用水洗过的玉:“你看那棵树,还有对灯笼。”她问景召,“树好看还是灯笼好看?”

    树上积了雪,风吹簌簌地响,灯笼照着枝丫,树影在晃。

    “一定要选一样?”

    “对。”

    景召说:“灯笼好看。”

    商领领就又问了:“那是灯笼好看,还是山好看?”

    “山。”

    她把手伸到伞外面,接了几片雪:“山好看,还是雪好看?”

    “雪。”

    景召刚选完,商领领一下蹦到他面前,笑盈盈地倒着走:“雪好看,还是商领领好看?”

    前面都是铺垫,这句才是重点。

    景召把伞举高一些,往她那边倾斜:“看路,商领领。”

    “嘻嘻。”

    她开心得像只兔子,一路蹦蹦跳跳。

    谁说她是小魔女,她不是,她是小可爱,景召亲一亲、夸一夸就会变成大可爱。

    “到了。”

    景召停在了一户人家的院子外面。院子的门口挂了一对红色油纸糊的灯笼,这种手工灯笼村长家也有。

    商领领问景召:“这里的人都很喜欢点灯笼吗?”

    “不是,人来了才会点,这是他们的风俗。”景召没有急着敲门,“领领,我教你两句手语。”

    他比划得很慢。

    “这个是谢谢的意思。”

    然后是第二个手势。

    “这个是味道很好的意思。”

    商领领跟着做了一遍:“为什么教手语啊?”

    景召说:“根叔的妻子不会说话,也听不到。”

    根叔的妻子是聋哑人,不是天生的,幼时生了病,没钱治,高烧之后就听不到、说不了了。

    景召敲了敲院门。

    “景老师来了!”是贺江。

    根叔是村里的木匠,手很巧,用木头做了风车,送给了商领领。

    根叔家有两个小孩,都是男孩,一个九岁,一个七岁,商领领送了他们巧克力。

    根婶做的一手好菜,村里办红白喜事都会请她去掌厨。商领领用手势说味道很好的时候,根婶很高兴,然后不停地给她夹菜。

    吃完饭后,景召把商领领送回了村长家。太晚了,他没有进屋,只送到了院子里,走之前嘱咐她,睡觉要锁门。

    他刚出院门,商领领又追出来。

    “你明天要拍照吗?”

    景召站在灯笼下面:“嗯。”

    “在哪里拍?”

    “在根叔家。”

    村长的小孙子在哭闹,村长夫人正在哄他,院子里能听得到小孩的哭声,外面还有别人家的狗在叫。

    不像大都市,乡间的夜晚太宁静,藏不住任何声音。

    雪已经不下了,雪白的地上有影子。

    景召说:“这两天我可能没有很多时间陪你。”

    “我不用陪,你去做你的事情,不用管我。”

    “大概还有两三天就能拍完,等结束了我带你出去走走。”

    商领领很容易满足,开心地答应:“好。”

    “我回去了,早点睡。”

    “嗯。”

    景召带上门,走出了灯笼的光里。

    商领领把门锁上后,跑上了阁楼。

    景召还没有走多远,又听见商领领在后面喊:“景召!”

    他回头,看见她开了阁楼的窗,头钻了出来,伸长着脖子在往外看。

    “风大,把头放进去,窗户关上。”

    商领领:“……”

    她把头放进去,心里骂景召是大直男。

    景召回了根叔家,贺江还没睡,一边泡脚,一边用笔记本整理照片。

    根叔给了他一个泡脚的方子,简直不要太舒服。

    景召敲门后进去:“贺江,车钥匙给我。”

    皮卡是借来的,要还。

    贺江怎么好意思让老板亲自去,就是泡在桶里的脚没舍得拿出来:“我去还吧。”

    “不用了。”景召说,“你打电话确认一下明天的摄影流程。”

    贺江麻利地把车钥匙扔过去:“好的。”

    景召去还车了,开车去、走路回,很晚才回来。

    第二天早上,商领领在根叔家吃了红薯粥,小菜是根婶自己腌的酸辣萝卜。商领领很喜欢,根婶用手语说等她回去给她装两罐。

    景召的临时影棚搭在了根叔家的杂物房里,布置得很简单,灯光、蓝布、一把实木的椅子。

    这一带有十几个村子,是村委会牵头去通知的,连着一周陆陆续续有老人过来拍照。山里交通不方便,村委会还专门安排了一个村干部和一辆车,接送那些老人。

    早饭过后,村长夫人带着商领领在村里四处逛逛,商领领把带来的零食送给了各家的小孩。她回来的时候,看见临时影棚多了个人,是个女孩子,年纪看着不大。

    女孩姓王,就叫她小王吧。

    小王就是村委会派过来帮忙接送老人的村干部,是这边十里八村都不多见的女大学生。

    “景老师,等你拍完老人家的照片,能不能给我也拍一组?”

    提一下,小王单身。

    贺江带老人去换衣服了,老人穿的衣服不太适合,贺江这边有备用的衣服。

    景召在调灯光:“不好意思,没有时间。”

    小王不放弃:“那简单拍个一两张,在外面拍就可以。”

    小王是真的想拍照吗?

    应该不是。

    她过于热切直白的眼神出卖了她,她对景召有其他的意思。

    “好啊,两张是吗?”

    声音在后面,小王回头。

    商领领走进来:“我们景老师一张照片是这个价。”她用手比了个数字,“两张的话,给你八折怎么样?”

    她可没报虚假,景召是时尚圈里最贵的摄影师,虽然他给老人们拍照不收钱。

    小王脸色立马不好看了,转头问景召:“景老师,这是你的助理吗?”

    “我女朋友。”

    小王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商领领就很开心:“照片还拍吗?”

    “景老师没有时间,那就算了。”小王无视商领领,跟景召对话,“景老师,晚上村委会有聚餐,您去不去,去的话我开车过来接你。”

    景召说:“不去。”

    小王似乎还有话说,刚开口说了个“村”字,外面有人喊王欣欣。

    小王大名:王欣欣。

    小王就先出去了。

    人一走,商领领皱着脸说:“我不喜欢这个小王。”

    景召对着她吃醋的脸拍了一张,然后放下了相机。

    小王不足够成为话题。

    景召还有其他的事:“领领,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商领领都不问是什么:“可以。”

    他要星星月亮她都给他摘。

    “等会儿会有个奶奶过来拍照,她生病了,气色不好,你可以稍微给她化点妆吗?”

    “化妆的工具有吗?”

    “有。”

    贺江不仅会摄影,也会化妆,这次没带化妆师,这部分工作本来是由贺江负责,不过他答应了村支书,等会儿要去帮忙拍宣传照。

    商领领有点顾虑:“我平时都是给往生者化妆,那个奶奶会不会介意?”

    景召说:“我问问她。”

    “好。”

    那位奶奶姓桂,她说不介意,她用当地话说:“给谁化不是化,我都一只脚踩在棺材板上了,有什么好介意的。”

    桂奶奶上半年查出了肠癌,已经做了手术,但离走的日子不远了。

    桂奶奶说,她从来没有化过妆,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化妆。

    化完后,桂奶奶看着镜子里恢复气色的自己,红着眼说了句:“真好看。”

    她这一生,唯一一次得到赞美,来自她自己。

    商领领站在门口,看景召给桂奶奶拍照。

    桂奶奶问景召,这张照片以后要出现在她的葬礼上,能不能拍好看点的。

    景召说可以,拍了很多张之后,让她自己选了一张最满意的。

    ------题外话------

    *****

    九点左右,还有一更。

    想到了我奶奶,她也从来没有化过妆,没有人夸过她好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