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44:景老师很会啊(二更)免费阅读

144:景老师很会啊(二更)
    “你快看,下大雪了!”

    她笑了。

    前面座位上,一位妇人抱着小孩,小孩趴在椅背上,也不认生,冲着商领领咿咿呀呀,嘴角流着口水,也在笑。

    景召问商领领:“喜欢这里的雪?”

    商领领点头:“喜欢!”

    小孩挥着手:“呀呀!”

    商领领从包里拿出来一块没拆包装的巧克力,给了小孩。妇人教小孩说了句什么,用的是家乡话,好像是道谢之类的。

    小孩还不会说话,咿呀了两声。

    商领领暂时忘了晕车,看看雪,逗逗小孩,景召给贺江打了一通电话。

    “你差不多可以出发了。”

    贺江问:“你们坐上来桥糖镇的车了吗?”

    “坐上了。”

    时间踩得刚刚好,景召和商领领坐的是今天下乡的最后一班车。

    贺江说:“那我现在出发。”

    班车开了半个时候左右,到了桥塘镇,桥塘镇有条街,附近的村民都会来那条街上买日用品,车开到借口,车上有人让师傅停一下车。

    景召也在这里下。

    “领领,我们下车了。”

    商领领跟着站了起来:“到了?”

    “嗯。”

    商领领先下去,景召提着行李箱后下来。

    大雪还在下,一下车,寒风扑面而来,这街口也就几个店铺,一眼望过去全是白雪覆盖的山峦。

    “景老师。”

    远处有辆灰色的皮卡开过来,雪太大了,商领领看不清开车的人。

    “是贺江老师吗?”

    “嗯。”

    贺江开着皮卡来接他们了,皮卡车很旧,是五座的,车在几米外停下,溅起了一*雪水。

    景召把雨伞给商领领:“你先上车,我把行李箱放到后面去。”

    这辆皮卡的车门很高。

    商领领不太淑女地爬上去,坐到后面:“贺江老师,辛苦你来接我们了。”

    贺江完美融入了农村,戴了顶四五十年代最流行棉帽,他摆摆手,手套是同款:“不辛苦。”

    景老师才辛苦呢,为了借这辆皮卡,景老师昨天晚上走了几里夜路。

    景召放好行李,上了车。

    “出发喽!”贺江莫名地很兴奋,有老板娘在,氛围就是不一样,感觉像出来旅游。

    景召在后面嘱咐:“雪太大了,开慢点。”

    贺江端正表情:“好的,景老师。”

    路很窄,仅两辆车的宽度,贺江开得巨慢。天已经完全黑了,大雪天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外面什么也看不见,只有车灯照到的地方能隐约看见山的轮廓。

    室外已经到了零下,车开了很久,商领领开始不晕,后面坐久了又有点晕了。

    车熄火,停下了。

    商领领看车窗外面,有几处零星的灯火:“到了吗?”

    “到了。”

    景召先下了车。

    商领领推开另一边车门,皮卡很高,她正要往下跳,景召张开手,把她抱了下来。

    “这个村子叫桃林魏。”景召说。

    他把伞撑开,给了商领领,然后去后面把行李拿下来。箱子是防水的,上面落了厚厚一层雪。

    商领领四处看看,房子都建得很分散,基本都是一层的砖房,但有很大的院子。村子里没有路灯,灯光东边一处、西边一处,有高有低,山就在旁边,被雪盖着。

    皮卡停在了石头铺的路旁边,贺江从车上下来,手里拿这个手电筒。

    “景老师,我先回根叔家了,你们收拾好就过来吃饭。”

    “好。”

    贺江打着灯,拐进了一条岔路。

    商领领问景召:“贺江老师跟我们不住一起吗?”

    景召指了一处给她看:“最左边的那个房子看到了吗?”

    “看到了。”

    “我跟贺江住那里。”

    商领领举着伞,手背被冻红了:“那我呢?”

    景召把伞接过去:“你住村长家里。”

    河县位于南北交界,冬天湿冷,山多水也多,交通不便利,很多村落都分布在山里,经济很落后,村长家是村里条件最好的,唯一一户有空调的人家。

    景召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让商领领拿着照明,他拎着箱子,撑着伞,带着她往前面的高处走。地上是石头铺的台阶,被踩过的雪结成了冰。

    景召走得很慢:“脚下滑,你仔细看路,别踩空了。”

    “哦。”

    商领领一步一个台阶,走得很小心。

    大雪还在下,银装越裹越厚,村长家的房子在最上面,要有很长一段台阶。

    “景召,”路上,商领领问,“我不能跟你住一起吗?”

    “没有那么多房间。”

    “那让贺江睡村长家。”

    景召摇头:“这边暖和一些。”

    她不要暖和啊,冷才好,冷可以抱一起,名正言顺地做相互“取暖”的事情。

    村长家到了,外面用篱笆围了院子,远门门口挂了两个手工做的灯笼。

    景召敲了门,穿着花袄子的村长夫人来开门,体型微胖,看着四五十岁的样子。

    她先看了看商领领,笑了笑,让开路:“快进来,外边很冷吧?”

    商领领跟着景召,一起进了屋。

    景召跟她说:“叫二婶。”

    她甜甜地叫人:“二婶。”

    小姑娘长得真俊俏。

    村长夫人塞给她一个热水袋,让她抱着暖手,然后领着他们上了二楼,也不算是二楼,是小阁楼,有点矮。

    “床已经铺好了,看看还有没有什么缺的。”村长夫人说话有地方口音,但不难懂。

    房间不大,里面摆设不多,一个实木柜子、一台崭新的空调、一张床,门边有一把很矮的小凳子,里面打扫得很干净,床上铺着印了大朵红色牡丹的床单,墙壁上糊了用过的年历硬纸。

    景召把箱子放在墙边:“这几天要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

    楼下小孩在哭。

    村长夫人说:“小孩又闹了,我下去看看。”

    她下楼去了。

    房间里有扇窗,在床头,没有安窗帘,能看到院子里种的菜。

    “村长家还有别人在吗?”

    景召说:“只有二婶和她的两个孙子。”

    没有成年男性在家,商领领住起来会方便一些。

    景召去把门关上。

    商领领把刚刚用来照明的手机放进他口袋里:“不去吃饭吗?”

    “再等会儿。”

    景召把门边的矮凳踢过来,一只手抱起商领领,把她放在凳子上。高度刚刚好,他稍微低头就能吻到她。

    不是车上那种蜻蜓点水。

    是弄出声音的那种。

    ------题外话------

    ****

    对不起呀,我迟到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