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43:甜甜的小日常(一更免费阅读

143:甜甜的小日常(一更
    他接过她的箱子,对拉的司机师傅说:“我们不去运站。”

    司机师傅这才悻悻离开。

    商领领踮着脚把景召肩上的雪掸掉:“你怎么来了?”

    景召说:“来接你。”

    她很欢喜,笑着,眼角弯弯的:“还有很远啊。”

    还得转好几趟车,他这接人未免接得太远了,一个来回大半天就没了。

    “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路上还有很远,商领领不想耽误时间,四处看了看:“那里有卖烤红薯的,买一点就可以了。”

    景召去买了烤红薯和热饮,问她还要不要别的,她说不要了。他牵着她到路边,放下箱子,拦了辆出租车,司机师傅看见有行李,准备下车。

    景召说:“不用下来了。”

    他让商领领先上车,把行李箱放到了后备箱之后,他才坐进去。

    司机师傅问去哪。

    “去蓝城运站。”

    司机师傅开到前面调头。

    “领领,袋子给我。”

    商领领把装红薯的袋子给了景召,他拿出来一个,用纸包着下面,在剥皮。

    “景召。”

    他抬头:“嗯?”

    商领领迅速地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景召看了一眼主驾驶。

    司机师傅在专心开车。

    景召把没剥完的红薯放到一边,低头靠过去,吻在商领领唇上,停留了几秒才退后。

    她把暖手的饮料放在腿上,手伸进他衣服里,拽住他的毛衣,又把他拉回去。

    “景召,不要这种。”她凑到他耳边说,“要弄出声音的那种。”

    也不知道从哪里学的,什么都敢说。

    景召按住她的手,目光下意识扫了一眼主驾驶,压着声音:“商领领。”他提醒,“在外面呢。”

    他不经逗,耳朵红了。

    商领领咬着饮料的吸管,笑从眼睛里跑出来。

    可能因为周末,运站很多人,售票处排了很长的队。

    景召牵着商领领一直没松手,等排到了他们,他把箱子放下:“领领,身份证给我。”

    商领领坐到行李箱上,从包里找出身份证,给了景召。

    景召用一只脚抵在行李箱的滚轮上,防止箱子滚远,他俯身,说了声你好,把身份证和现金放到窗口下面:“两张到河县的。”

    女售票员动作很快,几十秒就出了票:“三点二十分发车,十六号检票口检票。”

    女售票员抬眼看景召时,视线停留了几秒。

    “谢谢。”

    景召把零钱和车票收起来,身份证还给商领领。

    商领领从行李箱上跳下来,笑眯眯地问:“你女朋友证件照好不好看?”

    “嗯。”

    景召拉着箱子和女朋友,往入口去。

    商领领把手抽出来,伸手讨要:“你的给我看看。”

    景召把自己的身份证给她。

    他身份证上的生日是1112,陆女士之前跟她说过,说是农历1112。

    有件事商领领一直没搞清楚,景召是陆女士捡来的,而且景召不记得以前,那陆女士是怎么知道景召真正生日的?只是凑巧?

    商领领收回思绪收,把两张身份证对齐放到一起:“景召你看,我们好配啊。”

    景召看了看,然后把自己那张收起来:“收好了,别掉了。”

    “哦。”商领领把她的身份证放回包里,“那你说,我们配不配?”

    景召嗯了声,把行李箱放到传送带上过安检。

    离发车时间还有十多分钟,候车室很多人都在等车,吵哄哄的。他们走到十六号检票口附近时,刚好有人起身,第一排的座位空出来。

    商领领坐下:“路上要多久?”

    景召说:“快的话,两个半小时。”

    商领领把包背上:“我去一下洗手间。”

    她刚走,贺江打电话过来。

    “景老师,你接到商小姐了吗?”

    景召看着洗手间的方向:“嗯。”

    贺江电话里问:“晚上赶得回来吃饭吗?”景老师今天很早就出了门。

    “应该会很晚。”

    前面一对夫妇走过来,女人带着两个半大的小孩,手上还有行李,男人端着两碗泡面,在找座位。

    景召挂了电话,起身空出位子,拉着行李箱,到洗手间那边等。

    商领领一出来就看见了景召。

    “开始检票了吗?”

    景召看了下手表,是他一直戴的那块旧表:“还有三分钟。”

    商领领看到他们刚刚坐的位置上有人坐了:“我们去检票口等吧。”

    “嗯。”

    那边已经有人在排队了。

    检票上车后,三点一十七分,还有三分钟发车。

    景召放好行李,让商领领坐在里侧,他坐在外面,过道有人进进出出。

    “要不要睡会儿?”

    商领领早上起得很早,她点头,有一点困。

    景召坐低一点,让她靠着。

    因为天气太冷,路面容易结冰,车开得很慢。三十四坐的车都坐满了,车上有点吵,商领领睡得不安稳,一直是半睡半醒的状态,恍恍惚惚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下了高速后,车走走停停,有旅陆续下车。

    终点站是河县的汽车站。

    “领领。”

    商领领很快睁开眼:“到了吗?”

    景召肩膀有点麻,坐着没动:“到河县了,去镇里还要再转一次车。”

    她睡得有点迷糊,景召带着她下了车,又换了一辆更小的运。

    县城管那种车叫班车,只能坐十几个人。马路年久失修,路面凹凸不平,颠簸得很厉害。

    商领领靠在景召身上,精神恹恹的。

    景召用手碰了碰她额头,不发烧:“晕车吗?”

    商领领没坐过这种运。

    “有一点。”

    她半眯着眼,很晕乎,胃里有点泛酸。她干脆闭上眼睛,打算睡觉,不过也睡不着。

    突然,她睁开眼:“你在干嘛?”

    景召握着她的手,在给她按虎口的位置:“网上说这样治晕车。”

    网上不靠谱,她还是晕。

    景召有点后悔了,让她过来受罪。

    “景召。”

    “嗯。”

    原本歪着头无精打采的小姑娘忽然坐直身体,用袖子把车窗上的水汽擦掉,模糊的窗外风景瞬间清晰了。车窗外,鹅毛大雪在飞舞,远处有穿了银装的山,近处有结着冰的湖。

    “你快看,下大雪了!”

    她笑了。

    ------题外话------

    *****

    我之前在外面工作,回家就是这样,坐火车——转车——转车——转车。我不缺这样一条路线,就是缺个召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