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42:小别胜新婚(二更)免费阅读

142:小别胜新婚(二更)
    “网红妹妹?”

    这是一种二世祖圈的哥哥妹妹文化啦。

    方路明当然不是要宣扬这种文化,更不是见色忘友,他解释:“我不是想让她们给我打广告嘛。”

    他赶紧转移话题:“岑肆是怎么回事?你跟他什么时候混熟了?”

    “不熟。”

    “那他干嘛要帮你?”

    商领领直接说结果:“热丽传媒的收购先暂停。”

    “不是在说岑肆吗?怎么突然扯到——”方路明反应过来了,“奸商!”

    居然用这种手段“逼迫”竞争者退出。

    方路明鄙视他。

    商领领倒无所谓:“我也没亏,就算不退出,你也赢不了。”

    方路明觉得商领领在骂他。

    这他不能忍:“你别侮辱我的商业头脑。”

    “你别侮辱商业头脑。”

    在脑子里琢磨了三遍才明白意思的方路明:“……”

    商领领变了。

    商领领都会用言语侮辱人了。

    商领领以前都是直接动手的。

    叮。

    电梯门开了,商宝蓝提着裙子追出来。

    “领领。”

    刚刚在六十三楼,商领领只想着拿回项链,没怎么注意商宝蓝。

    她穿着高定礼服,脖子上戴的项链价值不菲,和初来帝都那年穿着旧校服、又黑又瘦的样子判若两人,不过性子倒是没怎么变,脸上是半永久式的哭哭啼啼和楚楚可怜。

    “你下来干嘛?给你妈抱不平?”

    她摇头,一楼大堂很冷,她鼻子被冻红了,一脸愧疚地道歉:“对不起。”

    她是来代何婉林道歉的。

    “真觉得对不起?”

    她含泪点头。

    “那你记住了,”商领领语速缓慢地、一字一句地提醒她,“以后一笔一笔还回来。”

    商领领说完走了。

    至于她话里的意思,留给商宝蓝自己领悟。

    “方路明,”商宝蓝问方路明,“你知道领领住哪吗?”

    方路明跟她不熟:“不知道。”

    他防着她呢。

    商宝蓝这个人,让人看不明白,虽然她挺安分守己的,但谁让她是何婉林的女儿呢。

    商领领的车停得很远,还没走到停车的地方,她脚步停下来。

    “出来一下。”

    她说完,过了会儿,后面有脚步声。

    是老爷子给她雇的保镖先生,赵守月。

    “今天的事,你要去跟老爷子汇报吧?”

    赵守月点头。

    “帮我带句话。”商领领拿出项链,搁在手里把玩,“沙漠之星我先拿回去,等他哪天添了商老太太,我亲自送去给他贺喜。”

    既然是传给商家女主人的东西,那自然得是名正言顺的女主人。

    赵守月把原话带给了商裕德。

    七十六岁的商裕德有戴礼帽、拿手杖的好习惯,外人都道老爷子是老贵族,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他是寒门出身,商华国际以前叫钟华国际,钟是商裕德妻子钟氏的钟。

    何婉林被叫到了书房。

    礼帽放在了桌子上,商裕德一头白发,端坐在黑色的沙发上,双手放在手杖上面:“跟你说过多少遍,不要去招惹她。”

    杨姝离世后,商裕德把沙漠之星给了何婉林,另外还转给了她一部分商华国际的股份,当时的对外说辞是作为商宝蓝认祖归宗的礼物。

    何婉林身上穿着红色的系带睡衣,因为保养得好,跟商裕德看着像隔了几代人,她坐下后,翘着腿,脚上涂了红色的指甲油。

    “我哪有去招惹她,分明是她来找我麻烦。”

    “你要是还想待在商家,”商裕德警告她,“就像个死人一样安分点。”

    何婉林哼了声:“你也别逼我,把我逼急了,我就把你做过的那些事都抖出来。”

    ****

    商领领加了两天的班,一共用了四天半,配了二十集电视剧。姜成很满意,商领领作为新人,这样的效率已经出乎意料了。

    她买了周五早上的火车票。

    周四晚上,景召给她打电话。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收拾好了。”

    景召说:“这边很冷,你要多带点厚衣服。”

    商领领把一整袋吃的放进已经快满的行李箱里,盖子合不上,她用力压了压:“都带好了。”

    “河县很多山路,雪很厚,鞋子要带防水的。”

    这个商领领没想到:“好,我待会儿出去买。”

    “不要拖到太晚,你明天很早的火车,要早一点睡。”

    “嗯。”

    “晚上要记得把手机的电充满。”

    “嗯。”

    景召另外又嘱咐了一些。

    商领领都好好记下了,也不嫌他啰嗦,只是笑他:“你当我小孩呀,放心了,你女朋友丢不了。”

    他嗯了声:“明天见。”

    “明天见。”

    第二天早上五点,商领领就起床了。上火车之前,景召电话里跟她说,在车上不要吃别人给的东西。

    下午三点不到,火车到了终点。去河县所在的麒麟市另外还要坐运车,运站和火车站不在一处,商领领要先打车去运站。

    火车站的门口有很多拉生意的面包车司机,商领领一出来,就有好几个人围住她。

    “小姐,去哪?”

    “机场去不去?”

    商领领摇头,又来一个问她去不去运站。

    景召昨天说了,让她坐出租,不要坐火车站外面的面包车。她往前走,没有理会那些追上来的司机们。

    “蓝城运站。”又来一位,“小姐,蓝城运站走不走?马上就发车,三十块一个。”

    司机不等她拒绝,就去提她的箱子。

    “领领。”

    商领领回头。

    本该在河县等她的景召却站在了火车站的出口,刚刚下了雪,他肩上还有雪花,手里拿着雨伞,绕过人群,走到她身边。

    他接过她的箱子,对拉的司机师傅说:“我们不去运站。”

    ------题外话------

    ****

    顾某:想亲亲。

    审核:不,你不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