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41:陆女士质疑领领身份,岑爷的心事(一更)免费阅读

141:陆女士质疑领领身份,岑爷的心事(一更)
    “有没有条件?”商领领不欠人情,也不吃白吃的午餐。

    岑肆说:“有。”

    有条件就好,有条件就叫交易。

    商领领不喜欢不清不楚,她喜欢明码标价:“说说。”

    很多双眼睛都在看岑肆,他的恶名早就传遍了帝都,大家都在猜测这是一出什么戏。

    岑肆在看商领领:“退出热丽传媒的收购。”

    这他都知道,消息真灵通。

    商领领只考虑了几秒钟:“成交。”

    岑肆把外套脱下来,盖在她头上,他走到她身侧,用身高给她挡住来自左边的视线,她立马会意,与他保持同步,绕过聚集的人群,从右边的侧门离开。

    人一走,大堂里恢复了热闹。

    陆女士没看着商家小孙女的正脸,问乔文瑾:“那男的是谁?”

    “宝石娱乐的岑肆。”

    陆女士这些年很少回帝都,不认得岑肆。

    “商家那个小孙女不是失踪了吗?”陆女士虽然人在华城,但关于商家小孙女的传闻她听到过不少。

    乔文瑾是贵太太圈的百事通:“是失踪了,可这不一回来就把何婉林治得服服帖帖的嘛,你看何婉林的脸色,现在都没缓过来,肯定是以前在商领领那里吃了苦头,留下阴影了。”

    突然提“商领领”这个名字,陆女士一时不太适应,心生感慨:“都叫商领领,差别怎么就那么大。”

    “还有谁叫商领领?”

    “我家召宝的女朋友。”

    乔文瑾知道陆女士半路多出个儿子,但具体怎么多出来的,一向嘴巴不把门的陆女士却守口如瓶。

    “都叫商领领?年纪呢?也一样大吗?”乔文瑾合理猜测,“不会同一个人吧?”

    同一个人?

    陆女士被这个假设吓了一跳,立马摇头:“不可能,我们领领是可乖巧温柔了,是个妥妥的小仙女,而且我还见过她爸妈,她们一家都是华城人。”为了以防万一,“你有帝都商领领的照片吗?”

    暂时就用帝都商领领和华城商领领来区分吧。

    乔文瑾说:“没有,商家那个小魔女以前还在商家的时候就不怎么跟人往来,后来直接人间蒸发了七年。”

    “别小魔女小魔女的叫人家,人家又不是没名字。”陆女士也不知道自己较什么真,可能有代入感了,听着生气,“人家叫帝都商领领。”

    乔文瑾:“……”以前也不知道是谁,一口一个商家小魔女。

    旁边几个富家千金也在谈论突然出现又突然离开的帝都商领领。

    这是王千金:“何婉林怎么那么怕商领领?”

    这是萧千金:“怕不是正常的吗?我也怕她。当年帝律公馆里,我们年纪差不多的那帮人没有不怕她。”

    萧千金家里是做房地产的,也住在帝律公馆。

    这是周千金:“怕她什么?难不成她真会咬你们?”

    萧千金已经好多年没见过商领领了:“说不上来,就是那种感觉。”萧千金都不知道怎么描述,“你们想象一下,别墅门口抱着洋娃娃的女孩子,眼神阴森森地看着每一个路过的人,也不说话,搁你你不怕啊?”

    再加上商领领父亲的那些传闻,当年帝律公馆的家长们至少有九成都嘱咐过自家孩子离商领领远一点。

    “还有件真事,是哪一年我忘了,反正是很多年前。”萧千金说,“当时商领领还没多大,她把家里一个保姆关进了酒窖里,不知道关了多久,放出来的时候人都快折磨疯了。”

    王千金觉得说得也太玄乎了:“真的假的?”

    “很多人都看到了,那保姆出来的时候都失禁了。”

    很多人只看到了商家的小魔女折磨保姆。

    她说保姆偷了东西。

    但没有人信。

    “我还听说,她十八岁的时候养了个男孩子。”萧千金把声音压低,“跟她爸一样,把人锁在了笼子里。”

    周千金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怪不得老话总说龙生龙凤生凤。”

    王千金听得起劲:“那后来她为什么失踪了?”

    萧千金说:“不知道,可能是被打压的吧,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商老爷子很不喜欢她。”

    “刚刚跟她一块出去的是宝石娱乐的岑爷吧。”这是刘千金。

    岑爷是帝都商圈的新贵。

    他恶名昭彰,但女孩子嘛,很容易被坏男人吸走注意力。

    “两人关系看着不一般。”

    “商领领像在躲着谁。”

    “她还需要躲着谁吗?”

    “这俩凑一块,王炸啊。”

    “……”

    被谈论的两位当事人正在六十三层西边的的电梯口。

    商领领把衣服脱下来,还给岑肆:“我会遵守承诺,不会再跟你竞争热丽传媒。”

    岑肆接过衣服,沉默了很久,问了句:“抽烟吗?”

    商领领上次跟他借过烟。

    “不抽。”

    商领领说了声请便,然后进了电梯。

    门慢慢合上,岑肆目光仍然没动,光滑的电梯门上有影子,是穿着黑色衬衫的他,他眼睫终于动了,垂下去,看手里的西装外套。

    苏江情过来了:“岑爷。”

    岑肆人没有动。

    苏江情又喊了他一声。

    他转个了身,靠着墙,摸出打火机,第一下火没点着。

    路过的侍应生停下来提醒:“先生,这里不可以抽烟。”

    打火机的滚轮滑动,噌,火点起来了。

    岑肆咬着烟,凑近火光,吸了一口:“我已经抽了,要拿我怎么办?”

    侍应生顿时后背发凉。

    “您、您请便。”

    *****

    商领领刚到一楼,方路明打电话过来。

    “那个,”他声音弱弱的,气势很虚,“在哪呢?”

    商领领言简意赅:“下来。”

    仿佛说:滚!下!来!

    “马上。”

    三十秒不到,方路明出了电梯。

    他先发问,掌握主动权:“刚刚怎么回事啊?”

    还好意思问。

    “景召的妈妈也在。”

    “啊?”

    关于陆女士,商领领没跟方路明多说。

    “我刚才叫你,你怎么不答应呀?”

    呀。

    多甜多可爱的语气助词。

    在眼里没有笑意时的商领领嘴里过了一遍,那就不止甜和可爱那个味儿了。

    “你叫了我吗?”方路明是真没听见,“我本来在看你收拾人的,旁边两个网红妹妹把我给的共享卫生纸弄湿了,我——”

    话被接过去了。

    “网红妹妹?”

    ------题外话------

    ****

    顾博爱:岑爷我也可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