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39:正牌商大小姐驾到(一更)免费阅读

139:正牌商大小姐驾到(一更)
    “不跟你说了,我去看看我祖宗来了没。”

    方路明接祖宗去了。

    杨清池瞎逛了两圈,虽然是瞎逛,但视角的方向很单一,就看着一处。

    谢四来了。

    杨清池拿了杯酒,直线走过去,找了个很刁钻的角度,撞了上去。

    红酒刚刚好泼在了谢四的领口。

    “抱歉,”杨清池一点都不像抱歉的样子,“天冷手抖。”

    红酒将白衬衫弄得一片狼藉,谢四正要发作,抬头一看,火气生生刹住了车:“是清池啊。”

    杨清池觉得这人脸真大,又不熟,喊什么清池。

    他手上也沾到了红酒,手刚伸出去,还没碰到抽纸盒,柴秋先了一步,抽了几张,递给了谢四。

    “没事没事。”谢四接过纸,擦了两下,“我去换件衣服。”

    谢四一走。

    柴秋质问杨清池:“你在干嘛?”

    她看得出来,他故意拿酒泼人。

    “我还没问你呢,”杨清池把他的不满全堆在了脸上,“你在干嘛?”

    “我在应酬。”

    跟谁应酬不好,非得跟谢四?

    应酬需要帮人家递纸?

    “那个谢四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名声很烂。”杨清池没好气地提醒,“总之你别太天真。”

    柴秋提也没提谢四,短发别在耳后,英气干练:“你明天还要上课,早点回去。”

    她说完,撇下杨清池,转身转得利索。

    “柴秋。”

    杨清池以前喊她老师,后来就直呼其名了。

    柴秋回头。

    “下雪了。”

    杨清池走过去,把外套脱下来扔给她之后扭头就走了。

    小雪又开始下了,因为实在太冷,宾们移步到了六十三楼的大堂。

    寿星公方太太今晚就没闲下来过。

    方太太闺名乔文瑾,是一名产科医生,她有个外号,叫乔贵妇。

    又有人进来了。

    乔文瑾不顾她的贵妇形象,提着裙子跑过去迎接。

    “常安。”

    没错,就是陆常安女士。

    陆女士跟景河东私奔去华城之前,和乔文瑾是小姐妹。

    室内暖气开得足,陆女士把外套脱下来递给了侍应生:“你不是说只请了几个认识的人吗?”

    陆女士环顾了一圈,恐怕帝都的贵妇们都来了,怪不得让她穿得隆重点。

    “不这样说你哪会来。”乔文瑾暼了眼跟在陆女士身后的景河东。

    多年不见,还是一头熊。

    “这么多人,”陆女士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有点夸张啊乔贵妇女士。”

    乔文瑾才五十二岁,请这么多人,有种做大寿的感觉。

    乔文瑾失笑:“还不是因为我家那两个臭小子,好说歹说都不肯去相亲,这不,我把漂亮姑娘都请来了。”她朝左上的方向仰了仰下巴,“喏,陆常悠也来了。”

    陆常悠看过来了,跟陆女士目光撞个正着。

    乔文瑾问陆女士:“不打个招呼?”

    “多年没联系了,打什么招呼。”

    陆女士晚饭没吃,径直走向旁边的餐桌。

    景河东上前一步,先去给老婆拿盘子。

    乔文瑾挽着陆女士,说体己话:“不是我说你,你就真不争一争?”

    “争什么?”

    “梵帝斯啊。”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那么大个家业,你就甘心让两个外人独吞了?”

    两个外人指的是季攀夕兄妹。

    乔文瑾倒是很佩服陆常悠,丈夫的私生子也能视如己出,这肚量,都能撑船了。

    “怎么争?当年我家老爷子把我踢出族谱的时候,可是登了报的,还放言梵帝斯的一个子儿都不给我。”陆女士是真没那个兴趣去争,“你就别操心了,现在这样也挺好的。”

    不用太大富大贵,不缺钱花就行了,陆常安女士是个知足常乐的人。

    那头,陆常悠没过来,倒是季攀夕兄妹两过来了。

    季攀夕会做人,礼貌地喊陆女士:“小姨。”

    季寥寥跟着兄长叫人。

    陆女士在老爷子的葬礼上见过这对兄妹,当时景召在国外,陆女士带了景见去了葬礼。

    “都不熟,”陆女士摆摆手,意思是哪凉快哪待着,“还是不要乱认亲戚。”

    季攀夕也不自讨没趣,对景河东点了点头,自行离开。

    乔文瑾作为局外人,挺替陆女士可惜的。

    陆老爷子生前很疼二女儿,之所以宁愿断绝关系都不准她嫁给保镖,是因为有大女儿这个前车之鉴。老爷子很不喜欢季修,觉得还是要门当户对才能长久。

    对了,提一下,景河东一开始是陆常悠的保镖,因为陆常悠被绑架过,老爷子特地给两个女儿雇了保镖,结果陆常安看上了景河东。

    红娘陆老爷子不止一次悔青肠子。

    ****

    商领领被拦在了一楼的电梯口。

    保安问她:“小姐,请问您有邀请函吗?”

    “没有。”

    “抱歉,六十三层和楼顶今日不对外开放。”保安很谨慎,看对方气质不凡,为了以防万一,还是问了一句,“您是?”

    不像今日前来赴宴的宾,各个盛装,商领领穿得很日常。

    她说:“商家的。”

    保安仔细打量后,不失礼貌地继续询问:“商太太和商小姐已经上去了,您是商家哪位?”

    商领领离开帝都太久,保安不认得她也正常。

    她给方路明打了个电话。

    “下来接我。”

    方路明一刻钟之前就出来接人了,半道上被狐朋狗友缠住了,他赶紧打发狐朋狗友。

    “来了来了。”

    不到五分钟,方路明到了一楼。

    保安喊他:“二爷。”

    方路明先训斥保安:“怎么这么没眼力,她你也敢拦。”然后他转头,给商领领赔了个傻兮兮的笑:“祖宗走,我带你上去。”

    商领领进了电梯,门合上之前,她一只脚踩在电梯门上,门又重新打开。

    “保安先生。”

    保安先生一个机灵。

    她一点都不凶,声音也很甜:“商家只有一位商太太,葬在天方陵园,商家也只有一位大小姐,叫商领领,下次可不要认错了。”

    保安先生连连抹汗:“对不起商小姐。”

    “没关系。”

    商领领收回脚,电梯门合上。

    何婉林母女来商家的那天,商领领问过父亲,问他那是不是他的风流债。

    父亲说不是。

    父亲说:“爸爸只有我们领领一位掌上明珠。”

    ------题外话------

    ***

    人物关系都不是第一次写,前面都写过,忘了的重新捋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