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37:帝都豪门商领领,马甲要掉?(一更)免费阅读

137:帝都豪门商领领,马甲要掉?(一更)
    “这边下雪了。”他问她,“领领,你想来看雪吗?”

    商领领眼眸很亮、滚烫,像流星雨掉在了眼里,然后看到了她的心愿。

    “想。”

    帝都最不缺的就是雪。

    景召不爱说情话,“你想来看雪吗”在他那里等同于“我想你”。

    ***

    商领领没有请到假,姜成说电视剧明年春天开播,留给后期的时间不多。

    商领领问景召怎么办。

    景召说:“河县的雪会下很久。”

    等同于:“我等你。”

    ***

    次日,帝都也下雪了,漫天飞舞,是小雪。

    陆女士和景河东来帝都了,中午和商领领一起吃的饭。陆女士说,她过来给一个好友过生日。商领领说,过两天她要去河县了,陆女士跟她一样高兴。

    吃完午饭,商领领就回去配音了。她想早点去河县,晚上八点才收工,开车回桐湘湾的路上,方路明给她发了一张照片。

    商领领看完后,拨了电话过去。

    “谁戴的?”

    三个字,杀气腾腾的。

    小魔女发怒了。

    方路明说话声儿都小了:“何婉林。”

    何婉林是商宝蓝的母亲,帝都的贵太太们都称呼她为商太太,虽然没名没分,但商老爷子让她住进了商家,算是给了她半个“儿媳妇”的头衔。

    “她人在哪?”

    方路明说:“在唐明酒店,我家乔女士开生日派对,何婉林带了商宝蓝过来。”

    商领领踩了油门,车开到路口,左转弯,拐到中兴路。

    唐明酒店是陈家的产业,是帝都消费最贵的酒店,酒店的楼顶是这座城市夜景最美的地方。方太太跟酒店的这任管理人陈知惠有交情,今晚酒店的楼顶不对外开放,只接待方太太的人。

    何婉林一身深紫色礼服,盛装出席,她身边的商宝蓝穿得要素净些。母女两个站在一起像一对姐妹花,一朵是霸王花,一朵是小白花。

    “妈,你怎么戴这条项链了?”

    何婉林脖子上戴着一条红宝石项链,红色衬得她贵气高傲,她摸了摸项链:“这条项链怎么了?”

    商宝蓝小声嘀咕:“这是领领妈妈的项链。”

    这条项链是商家的传家宝,只传给商家的女主人。当年商淮序娶杨姝的时候,这条项链是聘礼之一。

    但杨姝都死了十一年了,何婉林有恃无恐:“现在商太太是我。”

    商宝蓝低着头,很怯懦胆小的样子:“领领知道会不高兴的。”

    何婉林顿时拉下脸:“有她什么事,她都离开商家七年了。”没准死在外头了。

    商宝蓝长得很像何婉林,皮相艳,天生的媚骨,就是一双眉总耷拉着,显得苦情好欺负。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领领妈妈——”

    “你给我住嘴!”何婉林最见不得她这副软弱无用的样子,“领领领领,就知道领领,你还真当她是你妹妹!”

    商宝蓝把头低下,不再说话了。

    “方家两个儿子今天都在,你好好把握,如果能跟方家联姻,你以后的路会好走很多。”何婉林从侍应那里拿了一杯酒,撇下商宝蓝去应酬了。

    不知道是哪个不懂事的公子哥,带了几个女网红进来,方家的小儿子正在给她们表演魔术呢。

    他用打火机点燃卫生纸,然后往下一甩,火光灭掉的同时,他手里多了一支玫瑰花。

    网红们很捧场,纷纷鼓掌,并献上崇拜的目光。

    “哇哦!”

    “小二爷太厉害了。”

    都想钓小二爷呢。

    小二爷帅气地把花掉了个头,插在西装口袋里,然后拿出一包卫生纸,每个网红发一张。

    卫生纸上有压印出来的凹凸字样。

    “云充共享,回头记得给我多宣传宣传。”

    网红们:“……”

    这是一个富家公子哥该干的事儿吗?继承亿万家产不香吗?

    一个下巴超尖的网红就问小二爷了:“云充共享是共享什么?充电宝吗?”

    “卫生纸。”

    网红们:“……”

    好无语,她们做网红的,打广告都是要收费的好吧。

    之后,方路明给网红们深入介绍他的事业——云充共享卫生纸。

    另一头,陈野渡倚着楼顶的护栏,嘴毒地评价了一句:“你弟好蠢。”

    方路深穿了身白西装,眼镜是金框的:“蠢点也好,没有烦恼。”

    陈野渡拿着酒杯,晃悠着,杯中红色的液体一滴一滴地往楼下坠落。

    “你烦什么?”

    “烦案子呗。”方路深朝左边抬了抬下巴,“宝石娱乐岑肆,知道他吧?”

    娱乐圈没人不知道他。

    “听过。”

    “广招银行的黄行长,十月份肇事逃逸,证据都齐了,就等着法院判刑,岑肆把人给弄出来了。”

    陈野渡隔着七八米,在看岑肆:“怎么弄的?”

    “保外就医。”方路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肯定是岑肆搞的鬼,“黄行长一出去,就给宝石娱乐批了六个亿。”

    宝石娱乐岑肆,一个学法律却不把法律放在眼里的男人。

    “他们好像在说你。”

    岑肆没兴趣。

    女伴问他:“你在看什么?”

    他在看何婉林,眼里压着阴沉沉的墨色:“你知道那条项链叫什么吗?”

    女伴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沙漠之星。”

    那条红宝石叫沙漠之星,听说是无价之宝。

    岑肆的手随意地搁在桌子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面,他目光落在手指的尾戒上:“那你知不知它的主人是谁?”

    女伴也不是寻常人,是音乐世家苏家的长孙女,苏江情。

    她是钢琴演奏家。

    她回答岑肆:“不是那位商太太吗?”

    “她可配不起。”

    ------题外话------

    ***

    早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