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33:景召的美人计哟(二更免费阅读

133:景召的美人计哟(二更
    “男朋友,你能低个头不?我想亲你。”

    因为今天是元旦,街上格外热闹,挂了小串灯的树下人来人往。

    景召左右看了看,人太多了:“在外面要注意影响。”

    商领领:“……”

    亲吻不行,不过可以牵手。

    景召牵住商领领的手,那样握着放进自己口袋里,脚步比平时自己一个人走路时要慢上很多。

    “我下周要出远门。”

    商领领一只手被他牵着,另一只手很自然地抓着他的袖子:“又要出国吗?”

    他真的好忙啊。

    “不出国,要去河县。”

    河县是临省的一个小县城,在深山里,地理位置很偏僻。

    “你去那里拍照吗?”

    景召嗯了声:“要去给那里的老人们拍照。”

    卖红薯的阿婆说过,他们那里很多老人可能一辈子也不会拍几次照片,一些老人的遗照都是从身份证上抠出来的。

    “要很久吗?”

    商领领舍不得跟景召分开,他们交往还没多久,但她也知道不能拦他,也拦不住他。

    她的景召不是一个眼里只看得到爱情的人。

    “一周左右。”

    还好,不会太久。

    商领领心里打算了一番:“那我先去搞配音事业,搞完了再去找你。”

    景召说:“不用去找我。”

    她有点小脾气了:“你怎么这样啊。”

    景召脚步停下来,站在街边一棵挂了银白色小串灯的夹竹桃旁边,一缕一缕的光披在他黑色的大衣上。

    他耐心地跟身边的姑娘解释:“河县在山里,那边冰天雪地的,交通不好,生活条件也不好,你去了我不放心。”

    他不想商领领跟着他去山里吃苦受罪。

    “可是我想去。”

    商领领有点拗,总之就是不想跟景召分开太久。

    他也没再说什么,调个头,走了一小段路,拉着商领领从侧门进了星悦豪庭的地下车库里。

    车库里的灯不是很亮。

    商领领瞧了瞧四周,再看景召:“来车库干嘛?”

    这里没有人。

    景召带着商领领走到左边的一面墙跟前,那里是视角盲区,他松开握着的手,搂住商领领的腰,把她抱到面前,俯身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听我一次,别跟着去了。”

    “哦。”

    美人计啊,商领领最喜欢了。

    她手钻到景召的腰两侧,搂紧,抬起脸,凑过去:“还要。”

    景召又亲了一下。

    交往已经有一周了,他们亲吻的次数一只手数得过来,而且景召次次都点到为止。

    商领领心想:可能景召喜欢纯纯的恋爱。

    可是,她喜欢脏脏的恋爱。ltspanstylegt谷lt/spanstylegt

    她玩着他大衣的扣子,带着预谋,问他:“我喝醉酒的那天晚上,你是怎么‘冒犯’我的?”

    景召不回答。

    商领领戳他的腰:“怎么不说话?”

    他按住腰上不安分的手:“都想起来了?”

    “嗯。”

    商领领仰着头,视线逆着光,就那样看着景召,目光直白又大胆,眼尾像带着钩子。

    她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会用眼神缠人了。

    景召抬起手,遮住她的眼睛:“别这样看我。”

    她偏要。

    她拿开景召的手,踮起脚,在他唇上一下一下地亲着,没什么章法,有时候重,有时候轻。

    景召倒是没动,但也没低头配合。

    在这种事上,他一向有些古板,君子得过分。比如,他和异性的社交距离保持得很远,除了商领领,他从来没有冒犯过任何异性,他不会当众亲热,牵手是对外的最大亲热限度(当然,后面有可能被商领领修改)。

    他提醒:“还在外面呢。”意思是,不可以太胡来。

    “嗯。”

    商领领继续,拽着景召的衣服,偏要他低头,去吻他睫毛下的阴影。

    景召那样僵着不动,过了几秒:“领领。”

    “嗯。”

    他勾住她的腰,拉开距离,被她吻过的睫毛不太安静。

    他破例:“去车里。”

    看吧,他的对外限度被商领领成功修改了。

    她得逞了,笑得开心:“你带车钥匙了吗?”

    “在口袋。”

    景召看了看门口。

    没人。

    商领领手伸进去,在他外套的右边口袋里摸到了钥匙。

    他们陆续上了车。

    景召关上车门,把坐在副驾驶的商领领抱到腿上,帮她戴上羽绒服的帽子,茸茸的毛领遮住了她小半张脸。

    他不是个喜欢在外面放肆胡来的人。

    他抓着她帽子的边缘,稍微仰起头,吻住她的唇。

    开始时很轻,到后面他就顾不上那么多了,搂在她腰上的手越收越紧。

    这个吻,很久。

    她唇上烫烫的,呼吸乱七八糟。

    景召放过她,退后一点。

    “还要不要继续?”

    他那双动了情的桃花眼多了两分迷离,没有往日那么清明。

    他从来不利用他的外貌,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真的生了一双能要人命的眼睛,那种用君子外衣严严包裹下的欲、拼命克制却又拼命叛乱的欲,有多迷人。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微微颤颤:“要。”

    景召再一次吻住了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