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32:男朋友,我想亲你(一更)免费阅读

132:男朋友,我想亲你(一更)
    元旦那天,明悦兮上了热搜,她在美容院被梁建斌的妻子泼了鸡血。

    前排是明悦兮的粉丝,在疯狂控评。

    梁建斌仗着兮姐前老板这层关系,让兮姐帮他奶网红带新人,没谈妥就乱咬人

    什么样的锅配什么样的盖,这对夫妻太让人窒息了

    接着,是公关水军。

    我们兮姐真倒霉,拉出来给红树林事件压热搜

    大家关注一下西南红树林吧

    下面才是网友和路人的真实反应。

    鸿运当头,新年新气象

    蒸煮都不敢吭声,粉丝还在无脑洗

    还记得三年前明悦兮被梁建斌老婆扇巴掌的事吧,你品,你细品

    原配大战小三?

    明悦兮现在的咖位应该看不上梁建斌吧,图他不洗澡?图他年纪大?

    好败好感,她一天到晚不是黑料就是炒作

    不站队,等反转

    ……

    留言里,有这么一条。

    普天同庆,来我主页,下午六点准时发红包

    这位微博用户显然是明悦兮的黑粉,id名:明某某丑照戳我主页。

    这是商领领的黑粉小号,主页发了巨多明悦兮本人恨不得毁尸灭迹的丑照。

    傍晚六点,商领领准时发了红包,不过来领的人好少,可能大家觉得她是个奇奇怪怪的骗子。

    刷完热搜,商领领登了自己另一个号:景召哥哥的小狮子。

    景召哥哥的小狮子:今天也是想舔景召哥哥的一天~

    发完微博,她去景召的超话里打卡。

    最后,她切自己的官方营业号,这个号是她跟热丽传媒签约后公司给她弄的,目的很明确——吸粉,她统共也没登过几次。

    ruby:如下↓

    下面附了一个as的视频,就五分钟长,是新录的。

    这个号是新号,还没多少粉丝。

    我大ruby终于开微博了!

    弱弱地问一句:能催更吗?

    这是真要当网红的节奏?

    楼上,咱们ruby本来就是网红哈哈哈

    ruby,粉丝快五万了,有没有福利啊?

    什么时候做采耳专场?

    ……

    “领领,”陆女士在厅喊她,“吃饭了。”

    章鱼美丸子已经成功打入了章鱼家族。

    商领领把趴在她拖鞋上犯困打盹的景倩倩踢开:“来了。”

    商领领去帮忙拿碗和摆筷子。

    陆女士给景见发了条语音:“景见,叫你哥下来。”

    景见在十八楼。

    他收到消息后,去敲了景召的门:“哥,陆女士喊你吃饭。”

    景召还在屋里:“不用等我,我过会儿再下去。”

    他一下午都没怎么出来。

    陆女士又发消息催了。

    景见再敲了敲门:“你在忙什么?还要多久?”

    景召没回他。

    景见拧了拧把手,发现门锁着。

    这人干嘛呢?景见没管他,自己先下去了。

    景召在修照片,商领领上次拍的那些,不过他效率太低,一个下午都没弄完。

    商领领侧躺在蓝色妖姬的花堆里,这张照片铺了一整个电脑屏幕,补光灯下,她皮肤很白,白得能晃人眼。

    景召靠着椅子往后躺,仰起头,用手盖住了眼睛:景召啊景召,职业素养都喂了狗了。

    他大概迟了十来分钟,才下楼。

    陆女士逮着他问:“你干嘛呢?叫你也不下来。”

    “没干嘛。”

    陆女士去厨房盛汤。

    景召在洗手。

    商领领跑到浴室门口:“景召,你下午在干什么呀?为什么不让我上去找你?”

    水有点凉,景召也没换热水:“在工作。”

    商领领好嫉妒工作这个小妖精,工作这个小妖精总是霸占景召:“我又不会影响你。”

    会的。

    她在,他的效率肯定会更低。

    晚饭后,景河东把熬了一下午的甜汤端出来,先给老婆舀一碗,然后给未来大儿媳妇舀一碗,两个儿子自己有手,要喝自己舀。

    景见打游戏,不喝。

    景召在阳台打电话。

    “你帮我安排一下。”

    电话那边是小董,小董说好的。

    商领领端着甜汤过去,踮着脚把自己的汤匙喂到景召嘴边:“尝尝。”

    景召低头尝了一口。

    她笑盈盈地问:“甜不甜?”

    景召的嗅觉丧失了九成,也不怎么尝得出来味道,他回:“嗯。”

    商领领去拉了把椅子过来,坐到景召身边,跟他喝一碗甜汤。

    景召很忙,一直在打电话,他几次摆手,意思是不喝了,但商领领把汤匙喂过去,他还是会张嘴。

    “喵。”

    人类啊。

    景倩倩不屑一顾。

    甜汤喝完,景召的电话也打完了:“领领,我们下去走走。”

    “好啊!”她噔噔噔地跑去换鞋。

    景召去给她拿外套。

    室外很冷,不过楼下散步的人已经很多,今晚的月亮是小小的一瓣月牙,弯弯的、尖尖的,不是很亮。

    后街有个广场,广场上有人跳舞,音乐声很大。附近大学的学生晚上会出来,街上有不少摊贩。

    十三栋的老方在遛他的那条边牧,边牧名叫将军,将军高大凶猛,吓哭过小区很多小孩。

    景召把商领领拉到人行道的里侧,离边牧远一点:“冷不冷?”

    “不冷。”商领领羽绒服的拉链都拉到了领口,“你总问我冷不冷,我现在都穿很多了。”

    她现在也不怎么穿裙子了,陆女士前几天还提醒她天冷要穿秋裤。

    “配音的事你回复姜成了吗?”

    “回复了。”商领领说,“配音挺有意思的,我想试试。”

    其实也没那么想试试,只是她现在学乖了,想试着培养一些正常的兴趣爱好,省得脑子有自己的想法,一天到晚净想着“笼子文学”和“囚禁文学”。

    景召尊重她的决定:“你想试试的话就去试试,遇到什么问题要跟我说。”

    商领领不看路,看景召:“你也懂配音吗?”

    “不懂,你看路。”

    “哦。”

    景召说:“我指的问题是,要是有人为难你,你可以报男朋友的名字。”

    他说得很一本正经,语气里没有多少风花雪月的成分,他单纯只是觉得“男朋友是景召”这个事实能让商领领在影视配音圈走得顺利一些。

    但商领领被他哄到了,街边庆祝元旦的火树银花都没她眼里的流光溢彩好看。

    “男朋友,你能低个头不?我想亲你。”

    ------题外话------

    *****

    早呀,景召小老婆们~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