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30:景召怼情敌(一更免费阅读

130:景召怼情敌(一更
    “两人牵着手呢,应该是男朋友。”

    小张这话刚说完,后边有人接了腔,阴阳怪气的。

    “摄影师的圈子乱得很,没准人家只是玩玩。”

    是馆里的关系户赵荣舟。

    他不是追过商领领嘛,没追到,就酸人家呗。

    左小云也是关系户,谁怕谁,回头就给了个白眼:“说得好像你能进那个圈子似的。”

    赵荣舟被怼得面红耳赤。

    再说商领领那边,她和景召已经到了办公室门口。

    “这里就是办公室。”

    商领领刚一出声,里面十几双眼睛同时往外瞄。整容组里女同事多,都爱瞧热闹,一个个都竖起了耳朵、伸长了脖子。

    景召没有回避,站在门口,低着头,稍稍靠近商领领耳边一些,说话声只有她听得到。

    “我空手来的,就不进去了。”

    商领领点头,嗯了声。

    墙遮了景召一半的轮廓,办公室里的同事只能看到一个侧脸,但身高和气质都摆在那里,和商领领站一块儿十分相配。

    景召说:“下午要是你早下班了,找个咖啡馆等我,我工作结束了过来接你。”

    商领领应:“好。”

    他没有当众亲她,只是握了握她的手,然后又松开:“走了。”

    他转过头去,朝办公室里的诸位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

    众人也终于看到脸了,别的不评价,就评价脸——配得起华兴殡仪馆的馆花。

    “领领,”办公室里最年长的郭姐帮大家问了,“男朋友啊?”

    商领领笑得羞涩:“嗯。”

    郭姐挤挤眉毛:“眼光不错。”

    “谢谢。”

    周姐进来了,把保温杯放下。她刚刚在茶水间装水,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他就是你中的大奖?”周姐是过来人,哪里会看不懂商领领的小女儿心思,“红宝石?”

    商领领支着下巴,用那种很崇拜的眼神看周姐:“周姐你好聪明啊。”

    好心情会被传染,周姐也不禁眉开眼笑:“那是。”

    这时,外面有人喊:“领领领领!”

    是守灵厅的小张,跑了进来,激动得像只扑棱蛾子:“领领,能让景老师给我闺蜜签个名吗?她是摄影迷,很喜欢景老师的作品。”

    消息传得好快啊。

    商领领很开心:“我问他一下。”

    她问景召,可不可以给人签名。

    景召回复得很快。

    商领领看完消息跟小张说:“景老师说好。”

    小张边给闺蜜打电话:“替我闺蜜谢谢了。”

    商领领说不气。

    景召已经走到员工停车场了。

    后面有人喊了声:“喂。”

    语气不是很友好。

    景召回了头。

    赵荣舟甩了甩他的心形刘海,手揣着兜:“你跟商领领在交往?”

    景召没有回他。

    他抬着下巴,端着一脸轻蔑的神色,冷嘲热讽:“那你知道之前有个老头送她来上班的事吗?”

    景召站在车旁边,地上的影子修长挺拔,语气淡淡的,目光深邃:“你看见了?”

    赵荣舟没看见,但他听肖敏说过。

    他怎么着也是个官二代,商领领居然还跟他拿乔,他从不觉得自己有问题,那肯定就是对方的问题,所以他认定是商领领爱慕虚荣、贪得无厌,不答应他就是想攀更高的枝。

    他口气笃定:“很多人看见了,她从一辆老年款的豪车上下来。”肯定是被老头——

    “那是我的车。”

    赵荣舟愣住。

    但他那么自信,他怎么可能会否认自己呢,只有把对方贬进泥里,才能稍微安慰他因为无法得偿所愿而大大受挫的自尊心。

    “你女朋友之前还跟我暧昧来着。”

    景召看了一眼他胸前的工作牌,上面有名字和职位。

    “赵先生,你的自我定位好像不太准,我女朋友的眼光没有那么差。”

    没有针锋相对,景召只是陈述事实,语气平平,四两拨千斤。

    赵荣舟脸都绿了。

    这种人,景召都懒得浪费时间,直接上车,调转了方向,一踩油门,车擦过对方的裤腿开了出去。

    景召很少这样开车。

    赵荣舟绿的脸这下白了。

    左小云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也不知道听了多久,她拖着慢悠悠的步子从赵荣舟旁边过,并送给他两个字:“*。”

    *受了很大的冲击,还怔在原地。

    托了人间大喇叭左小云的福,不到半天,殡仪馆的员工就都知道商领领不是单身了,并且还知道了上次送她来上班的也是这位摄影师男朋友。

    连清洁工都知道了,包括赵守月。

    下午,殡仪馆送来了一具非正常死亡的特殊遗体。逝者的左臂严重损坏,家属希望能尽量修复到原样。

    逝者二十八岁,在去拍婚纱照的路上发生了严重车祸。修复遗体的过程中,逝者的家属几次哭晕过去。

    “洛洛。”

    这是逝者的母亲,才五十出头,几天生出了大把大把的白发。

    她很憔悴,手拉着年轻的女孩,叫她洛洛,哭着央求她:“阿姨求你了,给我们家小磊留个后,小磊是因为你才——”

    话被人打断了:“怎么能这么说话,洛洛当时也在车上,这是意外。”

    洛洛是逝者的未婚妻,出事那天也在车上,打断话的是洛洛的母亲。

    洛洛怀孕已经有九周了,婚礼原本就定在下个月。

    “对不起,是阿姨口不择言。”母亲失了儿子,像没了主心骨,天塌下来了一般,“我知道现在说这个不合适,可是小磊已经没了,要是这个孩子再留不住……我跟你叔也没法活了。”

    一直低头不语的洛洛终于吱声了,她说:“对不起,阿姨。”

    “你说什么?”

    她头上的绷带还没拆,脸上毫无血色,哭哑了的声音干巴巴的:“对不起。”

    她的一句道歉,让原本要成为一家人的人突然变成了仇人。

    于是,逝者的母亲把所有丧子的痛都发泄到了她身上:“你还是人吗?要不是因为要给你拍婚纱照,小磊怎么会出事,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洛洛不吭声。

    洛洛的母亲心疼女儿,挡到前面:“我女儿没良心,那你就有良心了?她才二十三岁,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孩子生下来之后,你是要让她守活寡,还是要让她带着孩子再嫁?”

    两位母亲吵得很凶,哭得也很凶。

    商领领从遗体整容室出来,洛洛走上前,问她:“我能进去看看他吗?”

    商领领点头。

    洛洛一个人进去了。她的未婚夫齐磊睡在了推尸床上,已经脱了相,很陌生。

    她走过去,已经哭不出来了:“我都说了不用拍婚纱照,你非不听。”

    是齐磊说要赶在孩子显怀之前把婚纱照拍了。

    “齐磊,我以后再也穿不了婚纱了。”

    她会一辈子记得有个人带她去拍婚纱照,那个人没有回来,她会记一辈子。

    “对不起……”

    但她不会留下孩子。

    ------题外话------

    *****

    人间百态,各有各的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