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28:神秘大佬,你掉马甲了(一更免费阅读

128:神秘大佬,你掉马甲了(一更
    景召开门进屋,景见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也没个坐相,双腿搭在茶几上,桔子皮扔得到处都是,他听见声音抬了下头。

    “恭喜啊。”和尚还俗了。

    景召:“嗯。”

    接着,景见收到了红包,景召发的。

    “脱单红包?”

    景召去冰箱拿了瓶水,一只手拧开,喝了两口:“慰问单身狗。”

    景见:“……”

    不就是谈了个恋爱,怎么人都变狗了?

    景见往嘴里扔了瓣桔子:“我以后怎么称呼十九楼那位?”

    “叫名字就行。”

    “哦。”

    叫嫂子确实肉麻。

    景召边往卧室走:“语气要尊敬一点。”

    景见:“……”

    行吧,长嫂如母。

    景见继续玩他的手机,游戏里有一条新的好友申请,他点开,申请来自一个神秘的女子。

    哪个神秘的女子?

    “007”?

    出于好奇,景见点了通过,没多久,对方给他送了套装过来。

    景见的游戏名:景看看

    景看看:?

    一个神秘的女子:可以带我上分吗?

    衣服都送了,能不带吗?

    对方用女号,景见拉了她组队,是个穿着最新款军需套装的青铜号,头像是一片黑。

    景见问:“打四人的还是两人的?”

    对方没反应,还在那发表情。

    景见发消息:听不到我说话?

    一个神秘的女子:听不到啊

    景见:麦开了吗?

    一个神秘的女子:什么麦?

    景见:右下角,那个喇叭符号,点开

    一个神秘的女子:有两个喇叭

    景见:点队伍

    景见有点后悔通过了好友申请。

    “现在听得到吧?”

    对方:“嗯,听得到。”

    是女孩子的声音,娇娇软软的。景见认出声音来了,可不就是那个“007”。

    “打两人的还是四人的。”

    神秘的女子说:“两人的。”

    景见又问:“去哪个地图?”

    “都可以。”

    景见随便选了一个。

    在等待游戏开始的准备界面里,她的角色人物趴在地上。

    “他们为什么打我?”

    景见回了房间,戴上*:“不为什么。”

    “不会掉血吗?”

    这姑娘不是第一次玩吧?

    景见突然不太想带:“不会,游戏还没开始。”

    “哦。”

    人数满了,游戏开始。

    景见问:“跳哪里?”

    “啊?”不懂诶。

    “跟着我跳。”

    “哦。”

    景召跳了g城。

    他都落地了,那个神秘的女子还在飞机上:“你怎么不跳?”

    “啊?”

    就很懵的样子。

    景见耐心告急:“你没点跟随?”

    “什么是跟随?”

    景见不想说话了。

    神秘的女子终于跳伞了,跳在了监狱附近,一落地她就趴下。

    “你在哪啊?”

    景见在收集物资:“地图会打开吧?”

    “会。”

    “地图上有图标,你来找我。”

    景见继续玩自己的。

    然后,半天她的图标也没动,而且离毒圈很近。

    景见找了辆车:“你在那等着。”

    神秘的女子:“哦。”

    景见离她的位置很远,路上他下车打了两个人,耽误了点时间。

    神秘的女子很焦急:“你来了吗?”特别焦急,“你在哪啊?”

    “景看看。”

    “景看看。”

    景看看:“……”

    景见名字是随便乱取的,她这么一叫,他觉得蠢毙了。

    “景看看,你在哪?”

    景见下车:“在你后面。”

    然后他就看见游戏里穿着最新款套装的角色在左右转圈圈。

    景见无法理解这种迷惑行为:“你在干嘛?”

    神秘的女子说:“我在转弯。”刚转一百八十度好难,老是转过头。

    景见:“……”

    可能对方也知道他很无语,底气弱弱地解释:“我是新手,还不太会操作。”

    这不叫不太会,这叫完全不会。

    “你先自己练练走位吧。”

    景看看走了。

    神秘的女子失落落:“哦。”

    然后没到两分钟,她就被打死了,她也不知道有种操作叫观战,按部就班地返回了大厅。

    这局游戏,钟云端存活时间为六分钟,比上次久了。

    她从卧室出来,在厅徘徊了好半晌,然后走到了室友的房门前,敲了敲门?

    “秦响。”

    她跟说悄悄话似的,很小声:“秦响。”

    秦响从浴室出来。

    钟云端终于不戴口罩了,她五官小巧,脸上有两个梨涡,一双眼睛灵气逼人:“你可以再给我发点红包吗?我给你现金。”

    她没有绑卡,她银行卡还没有弄好,只能用现金。

    秦响说:“可以。”

    等钟云端充值好,去送套装的时候,发现对方头像已经暗了。下次不知道他还带不带她,上次在电梯里,她可是好不容易才偷看到他的游戏名字。

    “哎!”

    游戏里射击好难,她叹气,还是真枪容易。

    翌日,周一,是黑色上班日,不过天气很好,天空很蓝,万里无云,初升的太阳给小区里面的大叶黄杨镀了一层金灿灿的黄,生机勃勃,甚是好看。

    早起的老人在打太极,园林师在浇水,门卫老钟用手机听相声。两位相声演员一逗一捧,逗得里面的观众哈哈大笑,老钟把声音开得很大,小区里热热闹闹。

    有人进了门卫室。

    老钟把相声的声音调小:“早啊。”

    是二楼总带墨镜的那个住户。

    这大早上的她也戴着个墨镜,手里拎着早餐的袋子,压着帽子东张西望,像一只狐獴:“我来拿快递。”

    “一个神秘的女子是吧。”

    不是,她改名了:“钟神秘。”

    老钟:“……”

    钟神秘自己找到了快递,抱着跑出了门卫室。

    老钟乐得不行,相声也说到了*。

    钟云端很快速地跑进了八栋,跑到了电梯口,电梯门打开,里面有三个人。

    “早啊。”

    是房东太太,还有房东太太的大儿子,另外一位钟云端见过,她来找过秦响。

    “早。”钟云端问候完,迅速跑去了楼梯。

    陆女士现在已经习惯了这姑娘神出鬼没,她猜测:“这姑娘难不成有社交恐惧症?”

    商领领说:“有可能。”

    “领领,你看到过她的脸吗?”

    “没有。”

    不过商领领知道她叫钟云端,是秦响告诉她的,她上次去二楼,和钟云端短暂地打了个照面,当时钟云端戴着口罩,没有露脸。

    电梯下到了负一楼。

    景召突然问了句:“她住几楼?”

    陆女士说:“二楼,跟秦师傅合租。”

    商领领看向景召。

    他神色如常:“随便问问。”

    如果他没认错的话,那姑娘应该是从维加兰卡来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