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27:她要哄,亲亲就好(二更免费阅读

127:她要哄,亲亲就好(二更
    方路明说:“不太顺利。”

    商领领把鞋脱了,盖着毯子窝在沙发里:“问题出在哪?”

    “有两家公司也看上热丽传媒了,梁建斌那个贪得无厌的,开始坐地起价。”

    “哪两家?”商领领问。

    方路明说:“宝石娱乐,另外还有杨氏集团。”

    梁建斌还是太天真,也不查查对方的来头,就敢在太岁头上开挖土机。

    这两家,都不是普通人能惹的,杨氏是几百年的富贵世家,宝石娱乐的岑肆搞死了多少中小企业。

    商领领有点诧异:“杨家?”

    岑肆会收购热丽传媒还勉强说的过去,毕竟宝石娱乐也造星。但杨家最主要的业务是红酒,没有娱乐圈和自媒体相关的产业,收购热丽传媒就有点不太寻常。

    方路明虽然不是做生意的料,但投资失败了这么多次,商业嗅觉多少锻炼出来了一点。

    “我私下问过清池,不是你外公的意思,应该是清池他后妈。”方路明看人还是挺准的,“我总觉得柴秋不简单,你看清池,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的。”

    他也服了杨清池了,玩得真大,后妈文学都敢碰,而且看那个架势,杨清池似乎还没打算偷着来,没成也就算了,要是真成了,以后他杨清池的名字就够帝都那群二世祖笑上几年。

    商领领这边门铃响了,她穿上鞋,去开门。

    门一打开,她眼里的欢喜通通跑出来:“景召。”

    是景召来了。

    他应该连自己家都还没有回,手里还拿着相机包。

    “你吃过晚饭了吗?”

    商领领的声音甜得人耳根发软,方路明竖起了耳朵,隔着手机想听墙角。

    接着,电话被挂断了。

    景召回:“已经吃过了。”他在看商领领家的门,“以后给人开门之前,先把门栓上的反锁扣扣上,看清楚是谁之后再打开。”

    八栋的门都装了链条式的反锁扣,陆女士经常在群里提醒独居女性,不要随便开门。商领领显然没有这方面的安全意识,她乖乖点头,说知道了。

    她把门全部打开,让开路。

    景召仍站在门口。

    “你怎么不进来啊?”

    走廊的声控灯暗了,窗外漏进来的月色显得更加明显,都落在了景召身上:“太晚了,不进去了。”

    他一向守男女礼节。

    商领领不向不管男女礼节:“那你来干嘛?”

    “白天有件事没做完。”

    她没有反应过来:“什么?”

    景召看着她,月色在目光里温柔。

    “哄你。”

    分明是花言巧语的话,却教他说得正经八百。

    商领领还在错愕当中,景召伸手搂住了她的腰,把她拉到了门外,他低下头,在她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是她说的,哄她只要亲亲她。

    景召没停留很久,浅尝辄止地吻完之后,问怀里有点情迷意乱的小姑娘。

    “好了吗?”

    他是问哄好了吗。

    商领领眼睛湿漉漉的,像被春天的雨滋润过,眼角晕开俏生生的红:“我没生气。”

    景召拍过春景,拍过初春枝头的第一枝花。

    就像商领领这样美。

    他嗯了声:“我知道。”

    知道她没生气,也不用哄,知道她想要什么。

    他可以给。

    他搂着她的腰,又低头:“还要哄吗?”

    她仰着头,眼里有灼灼的光,像妖精的眼:“要。”

    景召回:“嗯。”

    他压低身体,把高度拉平,影子咫尺间吞没了唇上的光,他一下一下地,在她唇上啄吻,细致又耐心。

    不同于醉酒那个晚上的狂风骤雨,现在的他连力度都克制得很好。

    一下一下地,像羽毛略过心口。

    商领领主动伸了手,勾住了景召的脖子,踮起脚,微微松开了唇。

    他含住她樱红的下唇,轻轻地、似有若无地吮了一下。

    没有太放肆,他只是试探了一下。

    商领领往后仰了仰。

    景召离开她的唇,到她耳边,喉咙有些发紧,只发出了一个单音节:“嗯?”

    商领领声音闷闷的,小口喘着气:“没站稳。”

    事实是她腿软了。

    她见识到了,一个人可以*到这种地步,完全没有一点色气的吻,也能让人彻底迷乱。

    她脑子里又生出了*可怕的念头,景召的唇只能吻她,如果有第二个人,她恐怕会撕了那个人,她忍不住想,明悦兮有没有碰过他,明悦兮怎么配?

    搂在她腰上的手收紧了力道。

    景召拥着她,手绕到她背后,把她围在怀里,轻轻拍着。

    他一个不经意的小动作,就轻而易举地安抚了商领领心里的野兽,她坏心又起,手不安分地往下移,掀开他毛衣的衣摆,冰凉的手指钻进去。

    “领领。”

    商领领继续作乱:“嗯。”

    他抓住她的手,从衣服里拿出来,握着放到唇边,亲了一下她的指尖:“好了,你得睡觉了。”

    商领领一点也不困:“还很早。”

    景召又恢复了平日那副清心寡欲的模样,就好像刚刚动情的不是他。

    “晚睡不好,不能养成习惯。”

    商领领声音娇娇地哼哼:“你是养了个女儿吗?”

    景召笑了下,眼里有轻轻浅浅的波澜,他纠正:“养了个女朋友。”

    她抠着他外套上的扣子,又哼了哼。

    相机包不知道何时被放在了地上。

    景召站直,看她的眼睛,语气比方才认真:“不喜欢我管太多?”

    商领领摇头:“没有,喜欢的。”

    陈野渡也说他是养了个女儿,景召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变得这么不洒脱,事事都弄得琐碎。

    不知不觉他已经进到了她的家门里,玄关的灯是暖橘色,柜子上放着商领领没有吃完的零食,她的鞋子脱在了地毯上,歪歪扭扭地躺着。

    她的屋子里有烟火气,染在了景召身上,他没有光环,也只是芸芸众生里的普通人,一样会喜怒忧愁,一样会患得患失。

    “领领。”

    “嗯。”

    他还握着商领领的手,力度忽而变轻,忽而变重,他在找一个平衡点:“我没有经验,分寸可能把握不好,如果让你不舒服了,一定要告诉我。”

    商领领的眼睛里住了星星:“没有不舒服,超级喜欢。”

    虽然想要景召疯狂一些,但也爱他的理智慎重,她能感觉得到,他在尊重、珍惜她。

    景召嗯了声,表示他知道了,他捡起相机:“我下楼了,晚安。”

    “晚安。”

    ------题外话------

    ****

    顾.景召小老婆.美花:啊啊啊啊啊啊gif
为您推荐